是時候拚了 作品

第106章 既分高下、也決生死!!北寒真君馮奇落!!

    

,簡直味同嚼蠟!”陳天撇撇嘴一陣嘀咕,對於這趟出門,可謂是差評滿滿。首先,在此期間陳天已經幹掉了城內數以百計的凡人,其中還不乏武道好手。一個個均是惡貫滿盈的積惡豪強、或貪官汙吏等。隻可惜,他們均非入靈生靈,陳天殺了他們也是白殺,根本拿不到灌頂壽元。而且,陳天手裏的那顆‘噬靈魔源珠’,也是同樣毫無動靜,不屑於吞噬那些凡人的生機。至於陳天品嚐的凡人美女,則都是各大勾欄的頂級頭牌,環肥燕瘦、各有千秋。但...不得不說,此時此刻的陳天屬實是想的多了億點點。

不吹不黑,涼...他是不可能涼的,根本不可能。

畢竟那個元嬰境的老怪物,對陳天所做出來的操作,根本就不可能威脅到他的小命。

但陳天此刻有此擔心,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畢竟他現在根本搞不清楚那個老怪物對他所做出來的操作,究竟對他的威脅到底怎麽樣?

如果陳天知道那個老怪物對他的操作,僅僅隻是用來追蹤他,然後對他的神魂造成一定的傷害的話,他肯定就不會這麽慌了。

不過,隨著陳天此刻有億點點擔心自己的小命安全。

他立即就意識到,自己接下來必將要迎來一場惡戰。

甚至在陳天的想象當中,而且還是一場關乎到他生死存亡的死戰。

鑒於此,陳天此時此刻便隻能夠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盡可能的提升他自身的實力,讓他的底蘊變得愈發強大。

唯有如此,纔能夠從容麵對接下來的危機。

於是,陳天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命令自己的金手指。

“梭哈,給我全部梭哈。”

沒錯,陳天此刻所要求的梭哈的東西,自然正是他這些年所積攢的灌頂壽元。

要知道,陳天自從將火球術提升到圓滿500級,離開了苟了差不多上百年的地方之後。

他所斬獲的上百萬年的灌頂壽元,便全部積攢了起來,並沒有使用掉。

主要是因為,陳天打算留著那些灌頂壽元,以備不時之需,萬一他日後遇見了需要修煉、而且對他用處極大的功法秘術的話。

就能夠在第一時間將其灌頂到極致。

所以陳天這些年,就將他的灌頂壽元的儲備,給暫時積蓄了起來。

不過此時此刻,隨著那個元嬰鏡的老怪物已經向陳天出手,並且即將殺過來,與陳天決一死戰,那麽陳天現在自然也不能藏著掖著了。

必須要把他所有的灌頂壽元,給全部梭哈使用,一點不留,全部用來提升它圓滿火球術的等級。

沒有辦法,畢竟不吹不黑,唯有提升火球素纔能夠在短時間內直接增強陳天的實力和底蘊,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而隨著陳天直接將上百萬年的灌頂壽元給全部梭哈用掉。

陳天原本已經達到了圓滿500級的火球術的等級,盾時就開始飆升了起來。

頃刻間,陳天腦海中便浮現出了長達上百萬年苦苦修煉火球術的日日夜夜。

短短片刻之後,這種感覺便在陳天的腦海中逝去,取而代之的陳天所修煉火球術的經驗,變為了它的火球術的等級。

最終陳天的圓滿500級的火球術的等級又狠狠飆漲了一大截,達到了圓滿589級。

距離600級已經不遠。

而隨著陳天的圓滿500級的火球數提升到了全新的超高等級,也就是589級後。

他的火球術的整體威能,自然也是比原本500級的時候要恐怖的多得多。

毫不誇張的講,至少提升了10倍有餘。

這就是陳天的火球術的可怕之處,隨著它的等級越來越高,它的整體的威力自然也是越來越強。

僅僅提升了幾十個等級,它的火焰力量比圓滿500級的時候可怕了10倍不止。

按照這樣的節奏發展下去,等陳天的火球術的等級達到1000級的時候,可以說陳天直接一發火球術應該就能夠秒殺金丹圓滿、甚至元嬰初期都能夠直接拿下。

當然了,這隻是陳天此時此刻的美好憧憬,究竟能不能做得到,那就隻能等到火球術的等級提升到圓滿1000級之後再說了。

“不錯,有了圓滿589級的火球術,我的底氣也算是提升了不少。”

“再加上當初妖君玲姨賜給我的護命假嬰。”

“我度過此劫,應該問題不大。”

“那麽接下來就讓我看一看,到底是誰膽敢陰我?”

“如果對方不敵我的火球術,或者不敵妖君玲姨賜給我的護命假嬰的話……”

“那就必讓對方知道什麽叫殘忍!!!”

陳天嘴角狠狠一獰,一字一頓如此說道。

簡直讓人心驚肉跳,攝人心魄。

也不怪陳天如此狠厲,實在是他對於膽敢陰他、企圖要他小命的敵人,真心深惡痛絕,根本忍不了。

就像陳天說的那樣,如果那個元嬰境的老怪物不敵他的火球術或者不敵妖君玲姨賜給他的護命假嬰的話。

那麽陳天必須要讓對方感受到刻骨銘心的殘酷懲罰,必須要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總而言之,此時此刻陳天心中的怒火已經達到了極致,必須要讓敵人付出慘痛代價。

旋即,陳天一陣飛遁,來到了一處山巔。

而後邊在此地盤膝打坐,全力以赴地恢複損傷的神魂之力,然後努力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

陳天這樣做,自然正是為了等那個老怪物殺過來,然後與對方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至於陳天為何沒有直接飛離此地、跑路逃命?

不是陳天不想,而是不能。

因為陳天知道,當他體內的法力丹田被那個老怪物用噬靈魔源珠給封印了之後。

他就已經不具備直接跑路的資本了。

唯有與對方決一死戰,幹掉對方,才能化解此劫。

否則別無他法。

而陳天也從來不是一個慫逼,所以此時此刻,他既然已經將自身的實力盡可能的提升到了最強的地步。

那麽接下來他自然要和那個老怪物來一場,殊死搏殺。

究竟鹿死誰手,那就要看誰的神通更勝一籌了。

不得不說,陳天的勇氣還是相當的到位的。

要是換成其他的膽小的修士,麵對這樣的危機的話,是絕對做不出陳天這樣的操作的。

肯定立刻馬上,就如同喪家之犬一樣奪路而逃了。

而陳天並沒有選擇這樣恥辱的操作,而是正麵硬剛。

時間流逝,數個時辰之後,一陣猖狂的大笑從遠處傳來: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很有勇氣。”

“竟然膽敢直接在此地等著老夫,屬實難得。”

“看來你小子這麽硬氣的份上,本座會給你留一個全屍的。”

“記住本座的名號——北寒真君馮奇落!”

話音落下,一道金丹大圓滿的恐怖氣機,便從極遠處閃電般飛掠而至。

陳天頓時雙眸一眯,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察覺,她在假裝跌倒的同時,就已經悄無聲息的,將我們兄妹三人研製的追蹤靈粉,抹在了他的身上!”“哼!這人隻有練氣六層,我們兄弟二人則全是練氣七層、再加上同是練氣六層的三妹,我們三兄妹必能穩吃了他!”“這當然!此人自從進入周氏仙坊,便將坊內的商鋪,逛了一遍,鐵定是一隻肥羊!”“大哥這話沒毛病!等這人離開坊市後,就是我們動手的時候,隻要滅了他,我們必能大賺一筆!”“必須的!”就在陳天戀戀不捨注視那名女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