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拚了 作品

第105章 點子太背!!找死!!要涼了?!

    

)佑(摸)著冰兒的腰肢,一邊持續使用火球術溫暖滋潤著她,盡力讓她好受億點點了。突然就在這時。陳天臉色微微一變:“竟然有人來了!”“而且...人數還很多!”陳天低語兩聲,立即大手一揮,祭出儲物袋內的法袍,為冰兒穿戴整齊,遮掩住了她那絕世春光。旋即腳步一動,閃身向這處巨型山腹的出入口遁去。片刻後,陳天便遠遠看到了李家、張家...等幾家的修仙者隊伍。“站住!”“此地現已有主,爾等立即從哪來回哪去,否則,...而事實上,不得不說,陳天的預感和分析能力也屬實是非常的到位。

因為實際上的情況,也正如陳天所分析的那樣,他的確就是被人給陰了。

而陰他的家夥也不是別人,正是那顆噬靈魔源珠背後真正的主人,也就是那個奪舍了少年郎的元嬰境的老怪物。

此刻,那個老怪物經過一段時間的飛遁追查陳天之後,他已經來到了距離陳天不到一萬裏的範圍之內。

而這個老怪物如今已經恢複到了金丹大圓滿的申通實力來看的話,一萬裏的範圍對他來講根本算不上什麽。

因此,當那個老怪物距離陳天的距離縮短到了這個範圍之內,他立即就開始感應他的那個噬靈魔源珠。

然後開始施展他的獨門秘法,直接溝通那個魔珠,對陳天實施了一波陰損操作。

那就是,直接讓那個噬靈魔源珠爆發出了一張魔網,封印了陳天的氣海丹田。

而且還讓那個寶珠爆發了一波音波攻擊,對陳天的神魂也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和影響。

可以說,這個老怪物的秘法的效果還是相當到位的,直接就成功的讓陳天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不但神魂神識之力,在短時間內難以恢複,就連體內的氣海丹田,也被那張魔網給徹底封印,從此法力便隻出不進。

按照這種情況來看的話,陳天的法力損耗一空,隻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而這個老怪物之所以要隔空衝陳天做出這樣的操作,主要的目的也是為了讓陳天在他趕到之前,根本跑路不了。

即使跑路也跑不了多遠。

而這個老怪物做出這種陰損操作,也屬實是一種無奈之舉。

畢竟他已經有了前車之鑒。

像上百年前,陳天就曾在他的感應範圍之內,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波好不容易重新出現了,這個老怪物,自然要避免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

於是他在還沒有找到陳天之前,在達到了距離陳天上萬裏範圍之內,便直接使用了這種秘法。

優先封印了陳天的丹田,讓陳天接下來想要使用法力秘術跑路的話,就得悠著點兒。

而且不管陳天再怎麽節省體內的法力,也總有耗光的那一天。

這樣一來的話,他在接下來的時間裏追查到陳天的下落,那便是不費吹灰之力了。

當然了,陳天也可以直接將他的那個噬靈魔源珠給丟掉,這樣一來他就無法憑借這顆魔珠找到陳天。

但是陳天現在即使把這顆魔珠給直接扔了,也已經根本來不及了。

不要忘了,這個老怪物已經將這顆魔珠爆發的魔網封印在了陳天的丹田之中。

這樣一來,他完全可以憑借那張魔網清晰的感應到陳天的具體位置。

鑒於此,陳天此刻即使丟掉那顆魔珠也已經沒用了,他丹田氣海內的那張魔網纔是他此刻麵臨的最棘手的問題。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不得不說,此刻的陳天顯然已經被這個老怪物給死死的拿捏住了。

而此刻元嬰境的老怪物在感受到他的噬靈魔源珠爆發的魔網,已經成功封印住了陳天的氣海丹田,並對陳天的神魂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和傷害之後,這個老怪物頓時就忍不住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好!!很好!!!”

“本座此番施展的秘法的效果屬實到位,那個小子現在肯定很慌吧。”

“不過他慌那就對了,畢竟從本座開始出手的那一刻起,他的神魂還有他的法力,就註定要遭受大劫。”

“那麽也就是說,從現在起,他就是本座眼裏的五指山內的潑猴,根本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接下來,本座隻需一邊感應他體內的封印魔網,一邊找到他即可。”

“即使那小子再怎麽善於跑路,他也根本不可能逃得掉,再加上他的法力又隻出不進,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耗光。”

“那他就更加無路可逃了,所以本座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夠成功的將他拿下,然後將他抽魂煉魄發掘一切秘密。”

“根據本座對於那小子的種種反常跡象來分析的話,他身上的秘密必定非同小可。”

“那麽等本座講他拿下之後,必定能夠斬獲相當到位的仙緣,屆時說不定一舉進階元嬰境,恢複前世神通和底蘊,都不是沒有可能啊,哈哈哈~!!!”

這個老怪物一邊繼續向陳天所在的位置飛遁而去,一邊嘴裏發出非常蕭狂的聲音。

很顯然,此刻的這個老怪物對於拿下陳天發掘陳天的所有秘密,已經是充滿了絕對的信心。

不過這也是非常正常的情況,畢竟這個老怪物已經成功的封印了陳天的丹田氣海,而且還對陳天的神魂神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和傷害。

再加上這個老怪物,又是一個金丹盡圓滿的存在,隻要他找到陳天,那麽對於拿下陳天必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至少表麵看起來是這樣的!

哪怕陳天擁有圓滿500級的火球術,也根本反抗不了。

但遺憾的是,這個老怪物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

他所認為他很快就能夠吃定了的陳天的手裏,卻擁有妖君玲姨賜下的一種重寶,也就是護命假嬰。

這個寶物多年以來,一直被陳天捏在手裏,還始終沒有使用過,現如今依然還保留著三次的機會。

每一次的機會,都相當於妖君玲姨那個元嬰境大圓滿存在的全力一擊。

這樣一來,這個前世是一個元嬰期的老怪物,而這輩子僅僅隻恢複到了金丹大圓滿的老鬼,他能擋得住嗎?

就算退一步講,他能夠擋得住一次,但是他能夠擋得住第2次,或者第3次嗎?

鑒於此,這個老怪物這一波即使贏了陳天,他也依然沒有什麽勝算。

不得不說,這個老怪物屬實是點子太背。

他將他的如意算盤打在陳天的身上,顯然是找錯了目標。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這個老怪物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通。

妖君玲姨那個元嬰境大圓滿的存在,竟然連護命假嬰那麽珍貴的東西都賜給了陳天。

這絕對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也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情況,但這偏偏卻是事實。

這樣一來,這個老怪物這一波想要去找陳天的麻煩,顯然有億點點不自量力。

除非他恢複了前世元嬰期的修為和神通還差不多,但遺憾的是他並沒有。

所以接下來,這個老怪物想要找到陳天拿下陳天,其實就和廁所裏點燈——找屎(死)沒有區別。

而另一邊。

此刻的陳天自然還意識不到這個情況。

現在的他感受到自己氣海丹田和法力的糟糕局麵,整個人的心已經沉到了底:

“該死,難道我要涼了?!”姐姐突破之後,再完成了一些事情,肯定會再來與你相聚。”“畢竟你可是姐姐的第1個男人,當然了也是最後一個男人,姐姐會記得你的,也絕對不會放棄你。”“不過,你真的不考慮跟姐姐一塊走嗎?”“你現在隻是練氣期而已,跟了姐姐,姐姐進階金丹以後便養著你,難道不香嗎?”這一日,李晴兒與陳天剛剛結束了一波之後,笑著衝陳天說道。絕美的臉頰上充滿了依依不捨,但是很快就變得堅定了起來。就像她說的那樣,此刻的她已經無限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