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拚了 作品

第104章 魔網封印!!陳天法力告急!!不能忍!!

    

麽簡單的。隻可惜,他從一開始就認為它就是個具有‘避水’功能的異寶,並沒有向沐離深究此物的資訊。此刻就算察覺到了它的異常,也是一籌莫展,根本無法窺察它究竟是何物。至於返回黑水河麵,再去找到沐離兄妹倆、拷問一番...很遺憾,已經來不及了。畢竟陳天之前煉化此物,可是用了大半天的時間。那兄妹倆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陳天又能去哪找到他們的人呢?“算了,管它是個什麽東西呢?”“還是繼續積攢灌頂壽元吧。”“隻要...正是那顆噬靈魔源珠!

此寶自從大約上百年前,陳天從那個少年郎的手中獲得之後,它除了給陳天用來避水之外,便一直為陳天源源不斷的提供魔氣。

可以說,這麽多年以來,也算是為陳天立下了汗馬功勞,至少讓陳天體內的那顆詭異的種子距離生根發芽,確實越來越近。

不過很可惜的是,哪怕陳天這上百年,已經持續不斷的努力用這個寶物為體內的那顆種子積蓄能量,這麽多年過去,那顆種子也是始終沒有吃飽。

至於讓它像陳天想象中,也和期待中的那樣,產生一定的變化的話,也是始終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這樣一來,陳天這些年也漸漸放棄了對那顆種子的研究,甚至於連這顆噬靈魔源珠的話,也是逐漸拋之腦後。

當然了,繼續使用它積蓄魔力,滋養那顆種子的操作卻是始終沒有停下的。

畢竟陳天知道,隻要自己持續不斷的努力下去,堅持下去,早晚有一天能夠把那個種子給喂飽,然後就能夠知道它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寶物。

而轉眼上百年過去,這個噬靈魔源珠在陳天的手中一直都是風平浪靜,非常的安穩,始終沒有產生出任何的變化。

一副就是一個沒有任何害處的死物而已。

這讓陳天也逐漸放鬆了對它的警惕,一直都認為它根本不可能產生任何變化,也不會對自己造成任何影響。

但是卻萬萬沒有想到,時隔上百年後,陳天此番再次深入萬妖山脈,屠宰各種妖物積累灌頂壽元的同時。

這顆寶珠在這一次,卻出現了意外,就在此時此刻。

這個噬靈魔源珠竟然先是爆發出一陣陣的嗡鳴聲,這種聲音很是邪性,至少在陳天的耳朵裏聽起來,直接讓他有一種頭昏腦脹神魂顛倒的感覺。

僅僅隻是片刻時間,就讓陳天有一種遭不住的痛苦的感覺,感覺腦袋裏麵好像有無數把利劍在切割他的神魂,這種痛苦實在讓陳天很難頂。

同一時間,這顆魔珠之內也開始湧出了一顆顆血色的符文,然後組成了一張不知名的血腥味十足的魔網,然後直接鑽進了陳天的丹田之中,網住了他的氣海丹田。

而陳天對此卻無能為力,根本無法阻擋。

不是陳天不想,而是他根本做不到。

首先這個魔珠爆發出來的嗡鳴聲,已經讓陳天的神魂處於極其痛苦的地步,這樣一來,陳天哪裏還有心情和能力,去施展秘法來阻擋那張魔網呢?

根本就做不到!

甚至於,連使用火球術處理它的操作,都做不出來。

沒有辦法,實在是這個魔珠所爆發出來的音波攻擊,太過詭異也太過刁鑽,陳天根本防不了。

這也是陳天踏入修仙界以來,首次出現這種危機。

簡直比當年田飛鳳使用靈鏈注入他的體內,還要更加讓陳天心驚和驚怒。

可以說,此寶這一波所爆發出來的操作,完全超出了陳天的想象,是他根本沒有預料到的。

陳天萬萬沒有想到,這麽多年過去這顆魔珠始終風平浪靜,沒有展現過任何異常,結果現在竟然給自己來了一波大的。

當這顆寶珠爆發出的魔網,網住了陳天的氣海丹田的下一刻,陳天立即就開始內視了自己的氣海丹田。

然後陳天驚駭的發現,那張魔網竟然讓陳天的氣海丹田完全與外界隔絕開了。

也就是說,從此以後,陳天如果沒有解除這張魔網的話,他的氣海丹田內將再無法從外界汲取靈氣恢複法力。

也就是說從此刻起,陳天丹田氣海的法力用一點就少一點,直到用光那就再也沒有辦法恢複了。

除非將那張該死的魔網給解除掉。

隻不過,想要解除那張魔網,顯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因為陳天在觀察它的同一時間,立即便使盡渾身解數,想要將它給清除出體內。

但是很遺憾,陳天根本做不到,不論是他使用法力係的神通,還是其他的種種秘法,全都對它無效。

竟然全部根本無法撼動分毫!

所有的秘法打擊在它的網路紋路上麵,都像一拳打中棉花一樣,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始終有一種讓陳天有力使不出來的感覺,非常的無奈。

而陳天不信邪之下,自然是使出了他的壓箱底的招牌神通,也就是它的圓滿500級的火球術。

但很快,陳天的臉色就徹底難看了起來,因為即使是圓滿500級的火球術,對於那張魔網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這張魔網竟然簡直就像冰兒的先天冰肌玉骨是一樣一樣的,對於火焰神通的火焰之力,有著極大的克製。

這樣一來,哪怕陳天的火球術已經達到了圓滿500級,他所展現出來的火焰之力的強度可以說是極其的恐怖如斯,那也是,拿這張魔網幾乎是沒有多大效果的。

按照陳天的估計,哪怕他不吃不喝,一直使用圓滿500級的火球術,來煆燒那張魔網的話,也至少需要持續個整整10年。

但由於此刻陳天的氣海丹田,已經被那張魔網給封禁,裏麵的法力隻出不進,這就代表陳天想要一直使用火球術,持續個10年,那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了。

頂多持續個兩三個月就會法力損耗一空。

這樣一來,陳天需要一直使用圓滿500級火球術使用個整整10年才能搞定那個魔網的話,陳天又哪裏來的這麽多的法力儲備呢?

根本就做不到的!

畢竟在那張魔網的封印之下,陳天的氣海丹田內的法力,可是用多少就少多少,根本無法重新恢複的。

這對於陳天而言,絕對不是一個好的訊息。

說是讓陳天整個人都不好了,也不為過。

最要命的是,陳天卻根本想不到自己到底為何會遭遇如此橫禍?

畢竟不管怎麽說,那顆噬靈魔圓珠,到了陳天手裏已經上百年,始終都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為何偏偏在此刻卻突然讓陳天倒了大黴呢。

這就讓陳天百思不得其解,而且陳天也有一種預感,甚至可以說是100%的確定,這顆魔珠背後必有隱秘。

也就是說,陳天懷疑他自己十有**,可能已經被一個未知的存在給盯上了,也被對方直接給陰了。

這就讓陳天心中的怒火噌噌噌的往上竄。

如果實力允許,如果有機會的話,必將拿下對方抽魂煉魄,讓他生不如死。

竟然膽敢暗中對陳天出手,悄悄的陰陳天,這是陳天絕對不能夠忍受的事情!到時候一定要好好把握,將他煉成上佳耗材!”“切不可白白浪費掉!”周氏‘三小姐’點了點頭,同樣衝老嫗一陣傳音。而她嘴裏的‘練氣六層的小修’,自然不是別人,正是陳天了。此女為了完成某種操作,竟然直接要求築基老嫗將陳天煉成某種耗材...顯然是要陳天死!所以,她的這種行為,對於陳天而言,無疑正好成了和田飛鳳一樣的賤人!鑒於此。此女的下場,顯然已經註定了!而此刻的她,也完全沒有意識到,她將如意算盤打在陳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