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梔蔓蔓 作品

第1章 自生自滅

    

活不久的!”薄雲深的目驟然一沉,手上的力道鬆了鬆。秦煙頹然摔倒在地,纖細白皙的脖頸已經布上紅印,抬起微的手上,大聲地息,迎上那人的視線,咬著牙道:“薄夫人沒有跟薄先生說麼?薄先生頭上三個哥哥都是死於癌癥,薄家有家族基因缺陷,而薄先生你也逃不掉。你有高達百分之八十的癌患,剛巧我和你的配型合適。”“你胡說什麼?”薄雲深攥了手指,下顎的線條繃起,“那隻是患!”“是患!但是是很高的患!薄夫人隻剩下你這麼一...桐城一貫四季如春,但今年的冬天格外凍人。

秦煙披著單薄的婚紗站在落地鏡前,臃腫而厚重的拖地大擺,襯得愈發地骨瘦如柴。好在白貌,凹凸有致,依舊是今天最的新娘。

哐當一聲——

有人踢開臥室的大門。

“告訴我,你用了什麼換條件?”

薄雲深一張俊臉英氣人,墨黑的瞳仁裡,漫布著星星點點的寒意。

他將一遝舊報紙砸在秦煙臉上,“秦小姐,這樣聲名狼藉的你,到底用了什麼樣的換條件,才能說服我那麼苛刻的母親,順利嫁進薄家?”

秦煙的眉頭一,手下意識地了自己的小腹。

婚紗不是修的款式,但八個多月的肚子,實在已經大到遮不住了。

薄雲深的目移到的肚子上,眼睛裡有醉意也有嘲諷,“甚至還懷著別人的野種!”

“不是……”

不是野種。

秦煙下意識地反駁,薄雲深卻搶先一步截了的話,單手住了的脖頸,冷笑著反問:“不是?不是野種,難不還是我的孩子?秦小姐,我似乎不認識你吧?今晚,纔是我們正正經經地第一次見麵!”

秦煙的脖頸被得哢哢作響,但是雙手卻始終護著自己的小腹。

“放、放開我…”秦煙漲紅了臉,雙目盯了薄雲深不放,“你死了我,你也活不久的!”

薄雲深的目驟然一沉,手上的力道鬆了鬆。

秦煙頹然摔倒在地,纖細白皙的脖頸已經布上紅印,抬起微的手上,大聲地息,迎上那人的視線,咬著牙道:“薄夫人沒有跟薄先生說麼?薄先生頭上三個哥哥都是死於癌癥,薄家有家族基因缺陷,而薄先生你也逃不掉。你有高達百分之八十的癌患,剛巧我和你的配型合適。”

“你胡說什麼?”薄雲深攥了手指,下顎的線條繃起,“那隻是患!”

“是患!但是是很高的患!薄夫人隻剩下你這麼一個兒子了,百分之八十的概率,絕對不敢賭!”秦煙笑了笑,“你不是問我條件麼?條件就是,我隨時為你捐骨髓,但你得放棄初,跟我結婚。”

薄雲深的臉愈發地難看,沉默許久,才一臉嫌棄地開口。

“秦煙,除了結婚,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

“除了結婚,我什麼都不要。”

秦煙目堅定,語氣幾乎可以用固執來形容。

薄雲深一把將從地上拽起來,死死著的下顎,涼薄的眸泛著紅,“為什麼?你是喜歡我喜歡瘋了麼?哪怕今天讓你一個人著大肚子走完婚禮,你也非要嫁給我?你知不知道,薄太太這個位置是我朋友的,是蔓蔓的!”

蔓蔓……

秦煙的耳朵嗡嗡作響,肚子裡翻騰得厲害,他如刀刃一般的話明明也沒聽進去幾個字,可“蔓蔓”這個稱呼,還是

一下子就攫住了的心臟。

鼻子酸酸的,了角,深吸了一口氣,將眼眶裡的,生生了回去,而後下顎微抬,迎上男人的視線,冷冷道:“很高興薄先生還記得自己的朋友。你來這裡,大概是為了林蔓失蹤的事吧?”

“蔓蔓失蹤果然跟你有關!”薄雲深的兩片薄抿了凜冽的刀鋒,蒼勁的手指幾乎要碎的下。

“我沒那麼大的本事,是薄夫人幫我。”秦煙頹然笑了笑,指了指後梳妝臺上的戶口本,“婚禮已經辦完了,就差結婚證了。薄夫人隻有在今天看到結婚證,林蔓才能平安無事。”

“你瘋了!”

薄雲深瞬間被惹惱,猛得一甩胳膊。

秦煙實在是太瘦弱了,竟然生生被丟了出去,肚子堪堪撞在了桌角,鉆心地疼痛一下子湧了上來!

“疼,我的肚子疼。”

肚皮繃了,一陣陣劇痛襲來,秦煙護著肚子,一張小臉盡失,秀眉重重擰起,“帶我去醫院,快帶我去醫院——”

薄雲深的目沉了沉,蹲下子,瞪眸視著秦煙:“告訴我,蔓蔓在哪裡?你告訴我,我就帶你去醫院!”

很快地,鮮紅的染紅了潔白的婚紗,秦煙在肚子上的那雙手,瞬時就沾滿了腥味兒。

“我不知道!薄夫人沒有告訴我。”

秦煙咬著牙,一貫冷靜,從沒有像此刻這麼慌過,腹部的劇痛讓很害怕,覺得被薄雲深那麼一撞,好像開始宮了,好像要早產了。

“你還,是麼?”

薄雲深麵無表,漆黑的眼底如深海,好似有一地容,但是轉瞬即逝。

秦煙與他對視的剎那,心臟咯噔跳了一拍。從他的眼底看到了絕,一如八年前的絕。

知道求他沒有用,隻得拖著被鮮染得**的擺,手去梳妝臺上的手機。

薄雲深忽地站起來,快一步,握住了手機,當著的麵,拔出了手機卡。

“你做什麼?”

秦煙的聲音立時帶了哭腔,眼底的淚花再也製不住,一種類似委屈的無力侵襲了的四肢百骸,左側腔的悶痛甚至超過了宮的陣痛。

薄雲深沒有理會,而是徑直走進了洗手間。

接著,秦煙就聽到了水馬桶沖水的聲音。

“不要——”

秦煙怔怔立在原地,腦袋嗡地一下,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知道薄雲深在做什麼,他一定是把的電話卡沖掉了!

為了林蔓,他要到如此的地步,哪怕是死在這裡,他也絕對不會有一一毫的心疼。

薄雲深一出洗手間,反手就拔了梳妝臺上的固定電話,將電話線徹底扯爛。

秦煙疼得快要暈過去了,小臉煞白,抬起染著的手指扣著他的大掌,“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救

救我的孩子……”

薄雲深不說話,眼神裡滿滿都是果決。

秦煙咬了咬牙:“如果我的孩子死了,我是絕對不會給你捐骨髓的!”

“那正好!我也是!”薄雲深的眼底浮著寒意,“我就是死,也不會接你捐的骨髓!”

說完,他用力一個個掰開了秦煙的手指,隨手了一張紙巾,將手背上的鮮一寸寸乾凈。

秦煙慌了。

“雲深!你不能這麼對我!”

“孩子是你的!”

婚難:薄先生請走開

秦煙薄雲深此的地步,哪怕是死在這裡,他也絕對不會有一一毫的心疼。薄雲深一出洗手間,反手就拔了梳妝臺上的固定電話,將電話線徹底扯爛。秦煙疼得快要暈過去了,小臉煞白,抬起染著的手指扣著他的大掌,“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薄雲深不說話,眼神裡滿滿都是果決。秦煙咬了咬牙:“如果我的孩子死了,我是絕對不會給你捐骨髓的!”“那正好!我也是!”薄雲深的眼底浮著寒意,“我就是死,也不會接你捐的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