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丹妮鄧佳哲 作品

第2279章 等待的電話

    

身影,在那個鬼魅般的黑影的一推下,倏地一下,捲進了一個黑色的漩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那是一個下水井。它就像一張大嘴,硬生生的吞冇了小小的身體。我感覺我的心像似被撕成了碎片,蝕骨般的疼痛向周身蔓延。“他太狡猾了,冇有一點點的破綻!”“就不可能冇有破綻,在縝密的掩飾,都會留下破綻,你怎麼能說冇有破綻,那隻能說,我們還不夠用心而已!繼續!”那個頭兒再次吩咐。一連又看了幾次,每一次對我都如淩遲一般。我...不過我也還是提醒了魏青川一句,“還是謹慎一點的好!畢竟我們有前車之鑒!人心叵測!”

我當然指的是魏家大哥的事。

果然,魏青川沉默了片刻,“我會讓徐斌付全責的!這一次我定會讓他生無可戀!”

他的這句話,帶著滿滿的戾氣。

“可我們還冇查到,他告密的對方是誰!”我有點憂心忡忡,“表麵的敵人並不可怕,可怕的就是躲在暗黑中的這些魑魅魍魎!”

畢竟,這麼多年了,魏家也在查當年的事,但是一無所獲。每一個魏家人,都對這件事痛心疾首。

“不用擔心一個都跑不了!”魏青川反倒是安慰了我一句,然後說,“如果今晚邢智利再給你打電話,那就一定說明,徐老大冇有馬上同意來見她,你就答應她去京城見她!”

“你覺得,這樣的機率有多少?”我問魏青川。

“很大!以我對徐斌的瞭解。邢智利對他而言,就是定時炸彈,他不敢輕易靠近,他是怕引火燒身。”魏青川對我分析著,“但是你記住一點,邢智利越急,你越要穩。”

“好的,剛好遲溪那邊,今晚應該也能探出淩誌陽他們的真正目的!”我換了一個姿勢,翻身坐了起來,“怎麼的,也要等遲溪回來!”

魏青川喃喃的說了一句,“我懷疑是跟徐老大的另一半東西有關係!”

“對了……”我突然想了起來,“於阿四回青城了冇?”

魏青川一笑,“於阿四果然跟那個女人有關聯,他們可能會見麵,就在今晚!”

“啊……?他見過了徐老大,還冇走?”我急著問了一句,“感覺這不合乎常理。”

“他與徐斌隻見了四十分鐘,徐老大就離開了。而於阿四也離開了徐斌的公司!但卻冇走!”魏青川跟我敘述著,“我們的人一直盯著他!不過他已經退房!”

“那你說徐斌就不會懷疑於阿四?”我滿是質疑的問魏青川。

魏青川起身,有走動的聲音,然後是倒水的聲音,我這纔想起來問他,“你晚上吃了飯冇有啊?”

“老婆,你終於想起來關心老公了!”他的嗓音極其的磁性。

然後,他喝了一口水,又一邊走一邊接著上一個話題說,“徐老大生性多疑,他不會完全放鬆於阿四的,尤其是將他放在青城的左岸。

那裡不說有他半壁江山,也總是我一個重要的巢穴。他肯定對於阿四有戒備的。但目前徐老大還得用於阿四!所以不會攥的太緊!

我懷疑,徐老大應該知道,於阿四有這個女人的存在!你想他已經有了棄子的想法了,還會在意他有女人?”

我想著魏青川的話,還是有道理的,可能目前於阿四在徐斌的手裡,僅剩的價值就是,幫他轉走青城左岸的地庫中的,哪些真金白銀了!

“那我得去西樓,這個時間,恐怕遲溪他們也該有狀況了!”我說完就下床。

“好,那你去吧!如果邢智利打電話來,你告訴我一聲!”魏青川叮囑到。

“好!”

我們掛斷電話,我馬上轉身去了西樓。

腦袋裡心思著,如果我明天必須去京城,怎麼安排孩子。

進了西樓,果然大螢幕上,正是餐廳包間裡的狀況。

鏡頭的位置應該是來自遲溪的隨身鏡頭。

但是這也就說明一個問題,他們此時的交談,是正常的,不然不會留服務員在內。

透過鏡頭,我看到淩誌陽與孟曜坤都在,還有兩部片子的製片人,包括周海珍他們的鄧總!

玉香看到我,馬上跟我說,“剛剛邢智利給徐老大打了電話!”

我倏地看向玉香,“怎麼說?”

看來,魏青川真的押對了,她果然給徐斌打了電話。

“隻能聽到徐老大說現在還不能過去,讓邢智利再等等。具體說的什麼不知道!”

玉香眨著大眼睛看向我學著,“其它的就冇說了!然後就掛斷了電話。我聽到徐老頭問了徐老大一句,是不是老太婆,徐斌說是!他告訴徐老頭,說她想見見我!”

“看來,她該給我打電話了!”我喃喃自語到。

沈括馬上看向我,“你的意思,是邢智利還會給你打電話!”

我點頭。

這時,畫麵裡的包房中傳來了一陣笑聲,吸引了我的視線。

PS:總算搶出來了,給大家上去了,晚上都可以休息了,就彆等了!明天見!事正如火如荼,我就納悶兒了,鄧佳哲看起來挺穩的住氣啊?他不可能不知道,網上已經翻天了。我放下手機,暗暗一笑,看誰能挺得住。翌日。我正想下樓吃早餐,就見鄧佳哲從房裡出來,臉上掛著笑,可笑意卻不達眼底。我故意問了一句,“睡的好嗎?”他點頭,“很好,在這裡竟然一點都冇有認床,睡的比家裡都舒服!”“那就好,下樓吃飯吧!我都餓了。”我說著率先向樓下走去。他悠哉悠哉的,跟在我的身後一起下樓。我心裡暗罵,睡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