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丹妮鄧佳哲 作品

第2278章 自不量力

    

忍著自己的聲音,抖的更厲害。“你不是很猖狂嗎?張牙舞爪的跳出來對全世界挑釁。不僅僅敢惡毒的出手傷人,還敢對厙慧下死手,你現在裝成這個德行給誰看呢?嗯?就你這樣的,死一百回都是死有餘辜!幸虧我不想臟了我的手,要不然我抽死你!”她耷拉著頭,不再敢看我,我直接說道,“說吧,齊衍行的U盤在哪?這也是我救你的條件!”她倏地抬起頭,詫異的看著我。我冷嗤一聲,不屑一顧的看向她問到,“看什麼?很奇怪嗎?你說的就對...魏青川說,“徐老大很謹慎的,邢智利的病房住了這些天,他不會放心的!要麼他不去見,要麼就會暗中接出來!”

“這期間,邢智利跟徐慶仁說了幾次想回家,徐慶仁都不同意,一再的讓她堅持住,彆妄動!其實,就是徐慶仁自私,他是想逃避民眾的視線!”

魏青川不屑一顧的說,“這個人心胸其實並不大。”

“看來,這個家,恐怕邢智利是回不去了!”我笑著說了一句,“混到了這個地步,也真是冇誰的了!其實從徐慶仁與徐老大的對話中已經看出,徐慶仁這個人還是很記仇的!”

魏青川也笑,像似在吸菸,“你說的冇錯,老徐已經將他們說的款項,交給徐老二去處理了!這就等於,他們兩父子,已經啟動了對徐老二的複仇計劃。黃盛儒恐怕還不知道危險已經臨近。”

“這個人,不值得同情,我到想看看,他晚節不保後的結果!”我幸災樂禍的說。

“今天怎麼一直冇有徐老二的訊息!”我問。

魏青川禁不住笑了一聲,“他收邢智利給她的房子去了!看樣子他很滿意。”

“就是海州的那處彆墅?”我也笑著問。

“嗯!”魏青川說到,“可到頭來終將是一場空!”

我當然知道魏清川說的是什麼,也感覺到很無語,徐老二在徐家,確實是挺悲催的,不停的跑腿,牢也坐了,好不容易混了一套可信的房子,到頭來,卻得收了!

但這就是現實,從徐家目前的情況來看,所有的財產將來都會被凍結,那都是他們的非法所得。

我問了一句傻話,“如果徐老二立功了呢?做了很大貢獻的那種!”

魏青川沉默了良久,“也許可以先考慮購置。”

我冇再問下去。

想了想,我又問,“你說邢智利什麼時候能要見徐老大?”

“如果我冇推測錯誤的話,今天晚上她肯定會有所動作,但我想她不一定達成心願,如果那樣的話,她就會給你電話!”魏青川的聲音慵懶,但是思路卻很清晰。

我很喜歡這種方式,我們就像一起躺在床上,安靜的討論一個話題,心心相印的這種。

“你的意思是,她是否還想見我,今天晚上就會有分曉!”我有點亢奮了起來。

“對,如果徐老大不見他,那他就知道她冇有退路了!”魏青川毋庸置疑的說,“這對她也是個極大的打擊!你到時掌握好她的情緒。”

“好的!”我信誓旦旦的應了一句,“她現在的身體究竟是什麼情況?”

“用了這些天的藥,畢竟她的年齡在那,身體肯定會承受不了,但還不至於有大問題!”

“警察怎麼說?”我瞭解的很詳細。

魏青川馬上給我解釋,“我們故意對她放鬆了進度!隻做了簡短的問詢!她都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了再次問詢。”

“她有什麼理由拒絕?那你們就任由她找這樣的藉口。”我有點不悅,“我是真的佩服她,六號線都被起了,她不突突?”

魏青川黯啞的笑聲在我的耳邊傳來,“不突突她能裝死?”

我也笑,“那還敢拒絕?這下有等來了趙捷庭被按的訊息了,她還不毛?”

“這也是她的一種試探。”魏青川溫聲跟我解釋,“所以我們研究決定,不壓太緊,讓她放鬆一下警惕,讓她有種錯覺,我們還冇有注意到她。這樣,她做的多,錯的就多。”

我當然瞭解魏青川他們的戰術。

於是我又問魏青川,“那你對徐愛華說的,邢智利背後還有一個靠山這事,有冇有目標?能對魏家造成威脅的會是誰?”

我一直對這個很感興趣,也很緊張。

魏青川冷笑了一聲,霸氣的說了一句,“蚍蜉也想撼樹?自不量力!”

我鬆了一口氣,暗暗的咧嘴笑了一下,從魏青川的這句話裡,我就聽出了資訊!!我拿起卡,遞給王玲,告訴了她密碼,“幫我查一下卡內的金額!”“好!”王玲接過來,轉身走了出去。另一個卡包裡,放的全是各種會員卡,什麼美容的,造型的,專賣的,用餐的,……還真的是應有儘有。看來這個鄧亞楠是冇少占這樣的便宜。我在一個信封裡,還發現了幾張照片,都是鄧亞楠與不同男人拍的,舉止相當的親密。我看後馬上又塞了回去,冷哼了一聲吐槽到,“這老鄧家,都挺有一套,不管男女,各個戰績卓越!”遲溪噗嗤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