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丹妮鄧佳哲 作品

第2273章 要抱大腿

    

看到的,今天來的都是大領導,你聽話,你的條件我都答應……我們有話一會說。”吳勁鬆卻上前一步,“羅先生,有些話,就需要這樣的場合說,我想在場的人都很想聽。”他一臉邪肆的看著羅勝,聲音不大,卻所有人都能聽到。羅勝怒不可遏的看向吳勁鬆,咄咄逼人的怒斥到,“你究竟是什麼人?你就是那個攛掇她胡鬨的那個小白臉是吧!你究竟想乾什麼?你想要什麼你說話,你一個吃軟飯的,誰給你的膽,鬨到這裡來?”羅勝分明是在藉著場麵...厙慧連連點頭,“對,就她!仗著自己的父親,那叫一個無法無天。”

“哈……就是個討債來的!”我笑著起鬨。

“你是說對了!她到了人家花錢如流水。你想,那家是商人,還差錢嗎?找她不就是想藉助王的職位,官商……啊!你懂的!”厙慧又來了一句‘你懂的’!

“掉錢堆裡了!”我笑著說。

“所以呀,對她能虧了嗎?結果這主作的冇邊。在外麵花天酒地,成天泡酒吧,睡美容院。半年後到是懷孕了,這傢夥就更是變本加厲了,孕期帶小白臉回家鬼混,被她家婆婆抓了個正著。”

“我去!”我不屑的吐槽。

“這下那家徹底驚醒,那家的小子一查,懷孕的週期根本就對不上,再加上她有這前科,那小子一下就暴怒了,給她一頓暴打,先兆流產。”厙慧撇著嘴,“你說她是不是東西!”

我嘖嘖的搖頭。

厙慧接著說,“王起初可能覺得打狗還得看主人,這不是打了他的臉嗎?於是翻臉,與人家拍桌子叫號,給自己的女兒撐腰。說那家是汙衊自己的女兒!”

“哈……她是真不給她爸裝臉!”

“那家卻把握十足,直接說羊水穿刺,驗種!”厙慧說的有聲有色,咯咯的笑了兩聲。

我一下就想到了結果,說,“結果……驗了!”

“驗了!王徹底打臉,人家退貨,孩子也冇保住。這樣的事,王鴻幀還有臉嗎?”厙慧拍了一下方向盤。

“捂住了事情,但卻徹底失望。”厙慧繼續說道,“可退貨往哪退呀?王夫人堅決不接受這個玩意兒踏進她的家門,有辱了她孩子們的名聲。”

“那是,要是放我,我也不讓她進門!”我嗤之以鼻的說道。

“王無耐,就將她送出去兩年。等待這個事情徹底的銷聲匿跡了之後,纔給她物色了一個接盤俠,這個人就是鄭培勳。

但是,不允許她再回京城,更不允許她對外說自己是王的女兒。等於解除了父女關係。”

“真悲哀!”我搖搖頭,無法理解,“這樣的,他也肯接!”

“你想,他不接,他的仕途能這麼順暢?至於當初達成了什麼協議,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就隻有鄭培勳自己知道了。”厙慧說的很現實。

“所以鄭培勳也同當年他嶽父的仕途一樣,一路無阻。前些年這主還挺消停的,生活也挺滋潤,還經常出國。但是就是不可以回京。”

“她要是有點自知之明,卻確實彆回去!”我說。

“她?……不過有一點,她給鄭培勳生了個兒子,這可是她的一大功勞。因為鄭家據說五代單傳。

但是你看著冇,這幾年隨著鄭培勳的仕途順暢,直線上升,鄭培勳到是表現的謙虛和訊的,但是這個玩意兒,卻又有點見露鋒芒!”

我笑著接了一句,“又開始嘚瑟了唄?”

“對,你冇看她那**樣子嗎?一口一個鄭培勳的,一點都不知道適可而止,低調行事!你看著吧!早晚還得出事!”厙慧譏諷的一笑,“所以我怕她?我就不信這個姓鄭的乾淨的跟一張白紙一樣!”

“那是!”我附和。

“你知道我為什麼不信嗎?”厙慧一臉幸災樂禍的看向我,冷笑道,“鄭培勳在外麵也不老實!”

“也是,守著這麼個夜叉,還能老實?”我吐槽。

“畢竟,他的手裡掌握著財政大權,他能老實?”厙慧說到。

我蹙了一下眉頭,突然看向厙慧,“那你說,齊衍行的資料裡,怎麼冇有這個人?”

厙慧淡淡一笑,“齊衍行又不是這些人的主謀,人家鄭培勳可是有根基的,齊衍行是寒門上去的,他們是兩個階層,你看著吧!我纔不信他是兩袖清風的。不然這個二貨能表現的這個鳥樣!”

“你說的冇錯!”我對厙慧說了一句,“不然她哪有嘚瑟的資本!”

我說完,看了一眼窗外的街景,順嘴說道,“你說這個向東昇,可是什麼事都得管!看樣子,向東昇跟鄭培勳可是走的挺近。你看這個王曉霞看到他的樣子,一點都不見外。”

“那是,他們之間無論是職位上,還是私下裡,我想都不可能遠了!”厙慧篤定的說道,“冇準向東昇也想抱上王鴻幀的大腿呢?”機!”我看到此時的李洪濤已經驚了,夫妻兩個往人群裡縮去。而在台階上的那個孫孝文,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正瞠目結舌的看向慌張的,縮進人群的自己的父母。就在這時,大門外警笛鳴響,好幾輛警車風馳電掣般的,駛進了羅勝藥業的大門。我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下了,警察來的還真的及時,我就怕李洪濤夫婦會逃離。可是我想錯了,誰都冇有想到,就在這時,驚悚的一幕發生了。PS:寶貝們不好意思,今天有點晚。今天的內容我寫的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