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耳兔 作品

第517章 番外——月璃自薦

    

看向自己兒子。南宮亓修臉上帶著笑意“迴稟父皇,已經在恢複了,賈醫師說我雙腿的恢複情況很好,再過一個月的時間便可以練習行走了。”他本就是個心胸豁達的人,之前雙腿在一次次診斷中沒了希望都不曾自怨自艾,更何況現在已經有希望了,內心那點心結開啟,南宮亓修看著更加溫潤沉穩。南宮時淵點頭“陪朕下一盤棋吧。”小寶和南宮離就在旁邊撐著下巴排排坐當觀眾。看著自己還沒下完的棋就這麽被撤下去了,他嘟囔抱怨。“我都還沒下...給小寶選夫婿,篩選後留下來的無論是身份背景,還是容貌學識都是一流的。

第一輪篩選下來,直接從幾千人留下了不到百人。萬閤中文

南宮時淵和小寶的哥哥們正在看那些人的資料,然後發現裏麵好像混入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這個……是什麽?”

南宮亓修看著手裏的那份資料嘴角抽搐,然後眼神有點冒火了。

其他人見他這反應也湊過去看了看,然後……

“月璃的資料怎麽在這裏!!!”

沒錯,混入其中的正是月璃。

當他被叫到皇宮的時候,果斷跪下。

上方的南宮時淵死死地盯著他。

“你什麽意思?”

月璃跪姿筆直,說的話也相當鏗鏘有力。

“我想過很久了,把小寶交給其他男人我怎麽也不放心。”

“所以呢?”

小寶幾位哥哥還有侄子看著他的眼神就很兇殘。

“交給你就放心了?”

“說,你是不是早就對我妹妹圖謀不軌了!”

“可惡,引狼入室了屬於是,這家夥也太雞賊了,虧我們還那麽相信你你就是這麽恩將仇報的?”

我們把你當兄弟,你卻覬覦我們妹妹!

真想給你幾個**鬥啊!

月璃:“之前還真沒圖謀不軌。”

他表情有些訕訕:“就是最近看你們給她選夫婿,我心裏不舒服了,然後一個衝動之下就去報名了,再然後就憑實力被選上了,我有什麽辦法呢。”

他之前對小寶,真的就是那種關係很好的朋友方式相處的,甚至有時候在心裏是以哥哥自居的。

但是眼瞅著他們真的開始給小寶選夫婿了,隨著天南地北的人來到皇城,他的心情就越來越不好了,晚上睡覺都睡不好了。

他剛開始也想不明白這是為什麽,或許是長時間的相處下來,他也是看著小寶一點點長大的捨不得她嫁出去。

也或則是月璃的記憶在作祟,他對小寶是有一種區別於朋友的特殊感情和佔有慾的,不僅月璃的記憶,阿諾斯的記憶中同樣對小寶有種莫名其妙的佔有慾。

又或者是,他和小寶都來自同一個地方,在這個世界隻有他們兩個的靈魂是相同的,而且他還欠著小寶的因果呢,還是救命之恩的那種。

畢竟要不是因為她,自己的靈魂都消散了也不會有現在的他了。

所以……都說救命之恩以身相許。

然後他就去報名了。

在南宮時淵他們那要殺人的視線中,月璃硬著頭皮說。

“其實,其實仔細想想也是有好處的,而且我查過了,被選進來的那些人中真的不合適小寶。”

幾人就這麽看著他。

南宮時淵倒是開口了:“說說,怎麽不合適了。”

月璃立馬就精神了,對著南宮時淵他們侃侃而談。

“這些人中有幾個是其他國家的繼承人,也有草原大部落的少族長,但是那些地方太遠了,你們不想小寶嫁去那麽遠的地方吧?”

這是肯定的,南宮時淵就一個女兒,所有皇子就一個妹妹,所有皇孫就一個小姑姑……

那必定不可能讓小寶嫁得太遠的。

所以那些其他國家的繼承人,被篩選進來的也隻是給那些國家一個麵子而已,最後肯定是會被淘汰掉的。

月璃當然猜到了他們的心思了,然後繼續說其他人。

就說這次的探花郎和狀元郎。

兩人雖然都沒娶親,家裏更沒有侍妾通房什麽的。

但是……那位探花家裏有一位收留的表妹,這年頭近親結婚簡直不要太正常,而那位表妹也對探花很有意思。

隻這一點,那位探花就被淘汰掉了。

狀元呢,他雖然沒有表妹,但他的身體不好啊,看起來就病怏怏的。

其他人也被月璃查得明明白白,缺點一數一大堆!

當然是他自認為的缺點,簡直到了吹毛求疵的態度。

月璃現在完全就是擱這兒上眼藥來了。

所有人都被他細數了一遍缺點之後他就開始踩著別人誇自己了。

這拉踩妥妥的。

“我就不一樣了,身份背景你們都知道,性格能力的你們也知道,如果以前還是月璃和阿諾斯兩個人的話我是不敢這麽誇自己的,畢竟那兩個一個缺腦子一個身體弱。”

眾人:…………

你這是狠起來自己都不放過啊。

月璃完全沒那倆人是自己的自覺。

“但是現在呢,我身體很好,身高187,四捨五入都兩米了,過目不忘學識好,這點不是我自誇你們也清楚的哈,全家上下就我一個人也沒什麽公婆啥的要伺候,最年輕的內閣大臣前途不可限量。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和小寶這算是青梅竹馬吧?她的什麽秘密我都知道,以後想做點什麽根本不用遮遮掩掩的還擔心會被背叛。

而且這裏的男人基本都是好麵子的,覺得女人就該在後宅,我就不一樣了,我吃軟飯我都很開心!”

說到吃軟飯,他臉上還露出了一個特別真切的笑容來。

南宮時淵等人:…………

倒也不必把吃軟飯開心說得那麽理直氣壯。

不知道是不是被忽悠了,反正聽他這麽一說下來,大家真的覺得,月璃對小寶是最好的選擇了。

但……還是非常非常不爽。

“你先離開吧。”

月璃臨走的時候還特別強調:“你們一定要好好考慮啊,可別因為私人原因就把我給刷下去了。”

臨了還問一句:“我現在是不是不能去找小寶了?”

“滾!!!”

那一聲滾是幾個人一起喊出來的,房頂都差點被掀翻了。

月璃縮著脖子趕緊灰溜溜地跑了。

不過離開之後,他的臉上是帶著笑容的。

給小寶寫信去,自己不能去見她了,那總還能托人送信的。

反正把小寶嫁給其他人是不可能的,永遠也不可能。

他還得報恩呢,那白蛇傳裏不都說了,他覺得自己現在就是男版的白娘子,額……黑公子。

呸……這什麽破比喻。

反正就是要去報恩的,報恩當然要以身相許啦!

要是小寶的爹爹和哥哥們不同意選了其他人。

月璃陰森森的想著,那就隻有對不起他們了,身體殘缺一下,斷點胳膊腿兒什麽的應該不礙事兒的吧?

萬閤中文

張阿偉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卻還要努力裝做一本正經,絲毫不介意陳牧的鄙視。

酒館內燈火昏暗。

坐在對麵的陳牧,此時卻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樣。�����ı����籧�����������ϡ��0�2�0�2�0�2�0�2���봹���۾��H���������ڴ��������p�p���˲䣬�ִ��˂���Ƿ��С����ץ�������·������ᣬ����Ϥ��ζ�������Կ������0�2�0�2�0�2�0�2�X���Y���Ժ������W�^�@���뷨�����w���ѽ����\������ȫ�����������ˡ��0�2�0�2�0�2�0�2���Tλ�������w������Ȏ���С��ޒȥ�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