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耳兔 作品

第515章 番外——靈魂融合

    

2�0�2�0�2�0�2�@߀���ڛ]ץˎ����r�£��������L����r�������õģ�����Q��ˎ�����0�2�0�2�0�2�0�2����@�ӵ�Ԓ���ǿɾͲ��H�H�Ƿ���Ć��}�ˣ�ͬ�ӵČ�߅��܊�Ҳ������̎���0�2�0�2�0�2�0�2�����߅��ر��^�͵�ԭ�򣬂���֢��߀�Ǻ��l���ģ��ќ�ˎ����ˎ�裬�@���H�������߀���Ԝp�ٳɱ����0�...大夏一統中原和草原之後,月璃和阿諾斯之間的關係迅速從互相合作的關係變成了敵對關係。

軍營中甚至每天都能見到兩人花式互相殘殺的場麵。

所有人都從剛開始的驚慌失措到現在的淡定麻木。

今天,又是阿諾斯被設計坑害,狼狽迴來後掀翻月璃的一天。

兩人之間的矛盾不會致死,但就是一個比一個狼狽。

月璃從地上站起來咳嗽兩聲,指著阿諾斯:“明年二月二龍抬頭那天,我畫陣法,咱們一決勝負,到時候誰能留下來就看天道!”

阿諾斯捂著自己帶血的胳膊:“來就來誰怕你!”

月璃冷笑一聲,陣法他已經改好了,到時候劈不死他!

營帳中,南宮亓修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他們兩個又打起來了?”

“可不是。”

南宮亓淩走進來大咧咧的坐下,手裏拿著個蘋果就開始啃了起來。

“之前打仗的時候配合得不是還挺好的,現在隻要日子安穩了又大起來了。”

南宮亓修將手裏的毛筆放下淡淡笑道:“畢竟他們兩個都算是一個人,就算再恨不得對方死都是最瞭解對方的。”

“不是,我覺得他們這樣兩個人也挺好的啊,這和那什麽分身術差不多吧,多威風啊。”

“我覺得也能理解吧。”

南宮亓瑛撓撓頭,他就屬於身體強壯但是腦子不太好使,看不進書還不懂各種彎彎繞繞的人。

這要是他們幾個皇子之間爭鬥起來,他絕對是第一個被炮灰的。

“我就挺想要一個聰明的腦子的。”

南宮亓瑛憨憨的笑了起來。

“不過,月璃說的明年二月二龍抬頭,他想要做什麽?”

“好像是要弄什麽陣法。”

大軍迴到皇城,所有人都受到了百姓們的熱烈歡迎。

南宮時淵帶著女兒也來親自迎接他們了。

小寶依舊一身明豔的紅色裙子,在這樣紅色的襯托下,她的麵板白得能發光,更何況她本就十分漂亮,現在是整個皇城公認的第一美人兒了。

現場不知道多少人的視線都在偷偷看著她呢。

不過小寶此刻的眼裏隻有自己的哥哥們,她為他們感到驕傲!

她的每一個哥哥都超級厲害呀!

大韓皇帝是第一次來到大夏,在看到那平坦的水泥路,巍峨的城牆之後,他的心裏就有種頹喪的感覺。

他必須得承認,就算大韓沒有內亂,也是打不過大夏的。

大夏統一中原是必然的結局。

現在他主動投降了,以後就隻混吃等死吧,還不知道大夏皇帝會怎麽安置他呢。

進入大夏皇城之後,看到大夏的繁華,他心裏的那點不甘徹底沒有了。

他甚至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好在,大夏皇帝給他封了個王爺,雖然隻是個光頭王爺,但每個月都是有俸祿拿的。

加上他原本的那點資產,也能逍遙快活的過一輩子。

而且他以為的會被看不起欺辱等場麵也完全沒有發生。

這裏的皇子王爺和皇帝之間的關係根本不像是天家父子那般各種想要爭奪家產鬥個你死我活的,簡直太和諧!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他竟然和逍遙王,以及他那幾個紈絝兒子關係相處得不錯。

這大夏,好玩的東西也太多了!

一年的時間在繁忙中很快度過,小寶又長大一歲,外麵不知道多少大臣,青年才俊盯著她,眼巴巴的盼望著南宮時淵選駙馬。

奈何……

皇帝這個女兒奴一點動靜都沒有。

公主的幾位哥哥也是妹控得沒邊了,每次有人委婉的打探公主訊息的時候,他們要麽笑眯眯的說不急,他們的妹妹還小。

要麽直接拍桌子:“這個世界上有誰能配得上我妹妹的?沒有!”

所有人都:…………

那你們不會真的把公主養成老姑娘吧?

你們不著急,他們都替公主著急了啊!

不過小寶自己也是不著急的,她都活了幾百歲啦,著什麽急!

二月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大事。

月璃掐指一算,這個二月二龍抬頭的那天是他們兩個一決勝負的最好時機。

小寶聽到訊息後,還出宮和他們倆一起喝酒了,幾位哥哥也在。

“你們真的決定好了?”

小寶手掌撐著廉價,黑白分明的眸子看著他們。

“其實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啊,要是你們真有一個人消失了,那算不算死了?”

月璃:“隻是融合靈魂而已,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反正死的肯定不是他。

阿諾斯也語氣堅定:“他那腦子本來就該是我的。”

反正死的肯定不會死他!

兩人四目相對,都從對方眸子裏看到了灼灼的殺意。

小寶:……那黑蛟脾氣咋就這麽倔呢。

兩人的脾氣也都倔得很!

誰勸都沒用,月璃已經找好了地方,提前佈置陣法了。

這一天,連南宮時淵和南宮亓修都好奇了,他們兩個要怎麽靈魂融合。

月璃選的地方是一個比較高的山崖上,周圍也沒什麽草木,等雷劈下來也不用擔心會引發火災什麽的。

而南宮家人,所有人都在山崖下觀望。

小寶手指有些無聊的扯著一朵小野花的花瓣,心裏有點悶悶的。

這要死真死了一個,她其實也挺傷心的。

不管是月璃還是阿諾斯,她都當作最好的朋友來相處的,而且她和他們還是來自同一個世界,雖然自己是被黑蛟牽連纔到這個世界來的,但心裏的那點兒怨氣早就沒了。

她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這天的天氣很陰沉,天空下起了細細的小雨。

“轟隆隆……”

黑沉沉的雲層中,銀白色和紫色的雷電相互交錯,遠遠的看著竟然像是兩頭龍在黑色雲層間相互爭鬥一般。

而且最後都匯聚到了阿諾斯和月璃所在的那山崖上。

南宮亓均嘶了一聲,抱著胳膊不可置信的說:“他們,他們待會兒不會是要被那些雷劈吧?這還能活下來嗎?”

之前所說的渡劫畢竟隻是個概念,但是現在親眼看見了那黑色雲層中的雷霆,所有人都開始擔心了起來。

這看起來,不是能不能靈魂融合的問題了,而是兩個人都能不能活下來的問題了。

黑雲中的雷霆閃爍,糾纏在一起照亮了整片陰沉的天空。

最後在所有人的驚呼聲中直接朝著山崖上落下。

小寶和其他人都忍不住站起來了。

那雷電也太粗了!

而且一道雷電劈下之後,緊接著就來了第二道……

小寶忍不住往那邊走了幾步,但被南宮時淵拉住了。

“別過去,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不是他冷漠,換做是他,自己的選擇就算是死也要承受住。

而且他們現在任何一個人過去,都解決不了麻煩。

小寶眼睛有些紅。

其他幾位皇子也是,畢竟是相處了好幾年的夥伴啊。

京郊外的雷霆太過奇特引人注目了,連皇城,以及周圍村莊的人都忍不住駐足觀望。

然後驚呼看見龍了。

“祥瑞,這是祥瑞啊,陛下才一統了中原,就有龍出現了!”

這個時代的人還是很迷信的,那雲層中的雷霆太像龍了,且這樣的異象,誰來了都得說是祥瑞!畢竟那可是龍啊!

那雷霆足足劈下九道,最後黑壓壓的雲層才漸漸消散了。

這一散開,立馬情況萬裏,天空都好像被洗幹淨了一般。

小寶他們立馬騎著馬往山崖上跑。

山崖周圍已經被劈得慘不忍睹了,全部都成為了焦黑色,但奇異的是一個陣法圖案卻是白色的。

而在那陣法圖案中,一個黑黢黢的人躺在其間看起來像是被劈成了焦炭。

“小寶先別過去,我們去看看。”

小寶的幾個哥哥上前,小心翼翼的試探了下人形生物的鼻息。

南宮亓墨睜大了眼睛:“還有氣息!”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南宮亓修趕緊脫下一件外套將他包裹起來,南宮亓瑛力氣大,直接將人橫抱起來往山下衝。

“快去找賈老救人!”

賈臻也早就準備好了,他們在距離山崖不遠的地方搭建了個小房子,裏麵都是他準備好的,給月璃或者阿諾斯的藥。

人一來就指揮著將那黑漆漆的焦炭狀人放到了藥浴中,然後他飛快施針。

“不得了不得了,被雷劈成這樣了竟然還活著,就是不知道這是哪個小子。”

三個時辰後……

賈臻從房間裏出來,接過小寶遞過來的水就猛喝了起來。

“累死老頭子了,現在他沒事了,隻等修養好就行。”

聽到這話,大家都鬆了口氣。

然後由衷的佩服,竟然能忍受那樣的雷劈,真漢子啊!

這一修養,就是三個月。

小寶和哥哥們會經常來看他。

看著他身上那些黑色的碳一點點的掉落,然後露出了裏麵宛若新生兒一樣的麵板。

臉上的麵板是最先露出來的。

還是和之前一樣的五官,隻是瞧著更精緻英挺了,好像月璃和阿諾斯的結合。

不過現在人還沒醒過來,誰也不知道他現在究竟是誰。

腦袋上的焦殼完全脫落後,露出的是頭發都被燒沒了的光腦袋,別說這圓潤漂亮的腦袋,穿著一身袈裟的話真的有那種不染世俗的聖僧味道了。

三個月後,他身上的焦殼都脫落得差不多了。

賈臻一直都在這小別院裏照顧他,小寶幾乎每隔兩天就會帶著幾隻動物道這裏來看看。

直到這天,和往常一樣來小別院,沒發現自己師傅,應當是出去采藥了。

但是她走到房間裏,床上的人沒了!

小寶:“!!!”

“人呢?!!!”

她連忙跑出去:“月璃,月璃阿諾斯!”

她也不知道現在的人是誰,反正就亂叫吧。

“師傅!”

才剛跑出門口,身後一道陰影落下,她的手被抓住轉了迴來。

小寶踉蹌著轉身,看見了抓住自己的人。

“你。”

長著一頭白色短發的青年看著她微微挑眉,聲音清雅:“你希望我是誰?”

小寶一整個呆住了,然後捧著他的臉猛瞧:“你醒過來了!”

一個興奮激動之下抱住了他:“我還以為你以後都要變成植物人了!”

月璃:…………

倒也不用說這麽晦氣的話。

“對了,你現在是誰啊?”

小寶放開他急切的問。

“我也不知道。”

“啊??”

“我現在有月璃的記憶,也有阿諾斯的記憶,更有上輩子身為黑蛟的記憶,所以……我也不知道現在自己是誰,但是……”

他嘴角含笑揉揉小寶的腦袋:“我挺喜歡月璃這個名字的,以後你就叫我月璃吧。”

小寶也不糾結了,眉眼彎彎的點頭道:“好!”

萬閤中文

張阿偉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卻還要努力裝做一本正經,絲毫不介意陳牧的鄙視。

酒館內燈火昏暗。

坐在對麵的陳牧,此時卻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樣。��Ҫ���@Щ�R��Ҳ�ā�]���ӹ����^�ˣ����Ծͱ������ˡ��0�2�0�2�0�2�0�2Ҳ߀�������ˣ���Ȼ������ܾ���Щ�韓Σ�U�ˡ��0�2�0�2�0�2�0�2����Ҋ�R�^�@Щ�R���U�˵ă��͘ӣ�ס��߀�Ǔ��������������С���ص�����µ�ɮ�˺�����ˣ���������¿ɛ]С���ǰ��ܿ��u��Ⱥ���ˡ��0�2�0�2�0�2�0�2С��Ŷ��һ•�����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