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耳兔 作品

第1章 公主

    

大呀,這裏有其他人住嗎?”她以為自己進宮來住的那地方就已經夠大了。“沒有,陛下不喜歡有人太靠近他住的地方,這裏也一直沒人,現在就您一個人住。”小寶邁著小短腿兒開開心心的走進去,她先看的不是房子,畢竟一眼就能看出來相當豪華了,住的肯定差不了。她第一眼看見的是好大的院子。前院就有大概一畝地的樣子,不過雖然被規整得很好但是什麽也沒種。蘇小寶看著這地眼睛都亮了。春喜看了眼小公主覺得有些奇怪,她怎麽感覺小公...“小寶你個死丫頭死哪兒去偷懶了,家裏的雞也沒喂衣服也沒洗,被老孃抓住你看我不打死你!”

清晨寧靜的小山村,山霧朦朧,公雞都剛打鳴,一個身著粗布裙的胖婦人就站在門口叉腰罵罵咧咧。

而被她叫的主人公,此刻正躲在柴房的角落裏偷偷躲著,有點髒兮兮的小手捧著一個小小青澀的果子在啃。

“好難吃呀。”

才三歲的小姑娘,身上都有些髒兮兮的,一頭黑發也亂糟糟地瞧著不像樣,但卻依稀可見小孩的麵板雪白細膩,五官眉眼精緻,特別是那雙眼睛,小鹿一般又大又圓,透著屬於小孩子的純真,幹淨又清澈。

她小小一團的小孩兒蹲坐在有些髒亂的地上,雙手抱著青澀果子,即使酸得腮幫子疼,漂亮秀氣的五官都糾結到了一起,依舊不肯放手。

無他,小寶肚子好餓好餓了,現在隻有這點吃的。

舅媽每天隻給她啃一個不好吃的粗糧窩窩,她吃不飽呀,嗓子都被刮疼了。

自從娘親離開之後,小寶的生活直線下降,整天整天的餓肚子。

小寶蹲坐在地上委屈巴巴的一小團,看起來好不可憐。

“娘親,你說的爹爹要什麽時候來接小寶啊。”

奶聲奶氣的嘟囔聲剛落下,她就敏銳地聽到了外麵除了舅媽的叫罵聲,以及由遠及近的噠噠聲。

好像是馬的聲音,而且馬還挺多的。

“這裏可是蘇燕孃家。”一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

蘇小寶聽到有人叫自己娘親的名字,裏麵從柴房小心翼翼地露出去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

看見外麵的場景小寶頓時一雙眼睛睜得圓溜溜的,因為她發現平時對自己耀武揚威的兇巴巴的舅母,此刻正對著那些騎著馬的人點頭哈腰的,臉上都要笑出一朵花來了。

“幾位官爺,請問是蘇燕娘做了什麽事嗎?我就知道她不是個安分的東西,官爺,我們家雖然和她是親戚,但是我們可早就已經分家了,她做的什麽事情都和我們無關啊。”

在普通老百姓的固有的印象中,被當官的找上門了絕對不是什麽好事,所以馬三娘在看見這群當官的第一時間就覺得應該是蘇燕娘闖出什麽禍事了,第一反應當然也是急於撇清自己。

“胡說,壞蛋,小寶的漂亮娘親很好!”

聽到舅母又在說自己娘親了,蘇小寶氣呼呼地跑出來為自己娘親辯解。

“你壞!”

馬三娘在看見蘇小寶的瞬間目露兇光“好你個蘇小寶,教你做活的時候偷懶,這時候倒是跑出來頂撞長輩了,果真是個有娘生沒娘養的小畜生!”

說著就舉起手要打她。

蘇小寶反應也迅速地哧溜一下往旁邊躲過去。

而這時候一隻手也伸過來攔住了馬三孃的手“放肆!”

兩個字卻帶著官威,瞬間把馬三孃的臉都給嚇白了。

小寶也躲在了男人身後,明亮烏黑的眼眸崇拜地看看男人再看看馬三娘,隻覺得好威風呀。

這時候蘇小寶的舅舅也急忙從屋子裏跑出來了,還有他們的兒子大壯。

幾人連忙跪在官爺麵前磕頭,蘇鐵柱小心翼翼地詢問。

“官爺,你們到我家來是有什麽事情嗎?”

林正清垂眸看了他們一眼,還沒說話就發現自己的衣服被扯了扯。

他低頭就對上了一雙格外幹淨漂亮的眼眸。

“你是爹爹嗎?”

林正清“…………”

蘇鐵柱被嚇得連忙嗬斥“小寶過來跪下,怎麽能這麽和官人說話!”

林正清卻蹲在蘇小寶麵前,看著麵前的小女孩,雖然小臉髒兮兮的,卻依稀能從她的臉上看到當今的眉眼。

“我不是你爹爹,但我是你爹爹派來接你的。”

他的語氣很溫和,卻叫跪在地上的蘇家人嚇得睜大了眼睛。

蘇小寶的爹爹!難道當初燕娘沒有騙他們,小寶的爹爹真的是權貴人,他們一直以為燕娘得了臆症幻想出來的,可現在看來卻是真的!!

“那我們什麽時候去找爹爹啊?”

小寶也不計較這些,她開心地笑了起來,現在隻想去找爹爹。

“我們現在就走。”

“好!那你們等我一下下哦。”

小寶稚嫩的小奶音迴答得可響亮了,說完就邁著小短腿而飛快地往屋子裏跑去,沒過多久就抱著一塊黑色的靈牌跑了出來。

“我們走叭。”

林正清低頭看了眼,小寶手裏抱著的正是蘇燕孃的靈牌。

“小寶。”

眼看著蘇小寶就要跟著那些大官人走了,蘇鐵柱和馬三娘忍不住叫住了她。

她以後就要去過大富大貴的生活了,那他們呢?

“哦對了,還有你們。”

林正清麵對蘇鐵柱一家三口的時候就沒有那麽和顏悅色了。

“毆打侮辱當今公主,你們該當何罪!”

蘇鐵柱和馬三娘頓時被嚇得六神無主臉色慘白。

“公公公……公主!”

他們震驚又害怕地看著蘇小寶,恐怕打死他們也想不到,以前一直被他們認為是沒爹野種的孩子,竟然是當朝公主,也就是說她的爹是……

蘇鐵柱和馬三娘被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同村聽到訊息趕過來的其他人,甚至是村長也聽到了林正清的話,頓時也被這訊息給震驚得張大了嘴巴。

他們不可思議的看向小寶,竟然……竟然是公主!

村長想到平時村裏是怎麽對待這母女兩個的,頓時眼前一陣發黑,其他不少人也心虛得很,更多的卻是懊惱,這可是公主啊,要是……要是他們平時對小寶和蘇燕娘好一些,是不是以後就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了!

而且他們村裏出了個公主,這可是天大的榮耀啊!

可惜現在吃後悔藥都來不及了。

馬三娘爆發出了一陣慘烈的哭嚎。

“冤枉,冤枉啊,我們沒有侮辱小寶,剛才,剛才那都是誤會啊大人,我們平時沒有這樣的。”

林正清“你們當我是瞎子嗎?剛才若不是我攔著,你便真打下去了。”

蘇鐵柱聞言頓時惡狠狠地瞪了馬三娘一眼“你這個死婆娘,誰讓你打小寶的!”

馬三娘被嚇得瑟瑟發抖,聲音都哆嗦了起來。

“我我……”

『點此報錯』『加入書簽』�0�2������Ę�ϵ��I�ߣ��f�����Ǻ��꾫���^��ȥ���Ǒ�����Ĵ󠔑B�ȣ��f�������������^���0�2�0�2�0�2�0�2�����@���꾫���еģ��������Y��Щ��ʳ�˚�ĺ��꾫����Ů�ġ��0�2�0�2�0�2�0�2���@һ����̫�ZĿ�ˣ��@һ·����������ҕ���ľ͌������0�2�0�2�0�2�0�2�����H�����꣡���0�2�0�2�0�2�0�2�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