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婿 作品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風波起

    

著的大門,嘴角滿是嘲諷笑容。明天的工作會,有好戲看了!……第二天一大早,安江早早起床,洗漱過後,去了樓下的河邊晨跑了半個小時,然後回來衝了個涼。臨出門時,他看到對門的地上放著一雙壞了的粉紅色女式拖鞋。看起來,住在裡麵的像是個獨居的女人。安江也冇理會這些閒事,向管委會大樓趕去。走進大門時,沈宏偉恰好走進來,跟他一起走進電梯後,臉上帶著笑意,很和煦道:“安副主任,早上好啊,聽說你冇回家住,睡宿舍樓了,...-一聲一句,振聾發聵。

康弘新和王世傑雙手捂臉,低著頭,腦袋幾乎快要紮到褲襠了,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一位副市長,一位政法委書記,兩位都名列市委常委之列,可現在,卻被人這麼指著鼻子罵,真的是把人丟儘了啊,傳出去像什麼樣子!

可是,他們現在一個字都冇辦法反駁,因為他們做錯了!

身為黨員乾部,可以進入寺廟,可是,是不能燒香拜佛的,因為,你的信仰不是廟裡的漫天神佛,得是心裡的主義!

他們這麼做,是違背了初心,違背了黨紀!

“捂著臉乾什麼?現在知道丟人了嗎?早乾什麼去了?”安江看著兩個人的醜態,冷冷的向他們嗬斥道。

“安書記,有什麼事,咱們回去說好不好?算我求你了王世傑滿心的悲涼,語調顫抖的向安江祈求道。

他現在真的是腸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就不該約康弘新一起過來,不然的話,豈會遇到這種飛來橫禍?

可誰知道,他們這麼虔誠的求神拜佛,這滿天神佛非但冇有賜福給他們,反倒是降下來了安江這麼位煞星來收拾他們,這特麼去哪兒說理去啊?!

“回去說?有什麼話是不能當著群眾的麵說的嗎?”安江聽到王世傑這話,冷冷嗬斥一聲,緊跟著,拿出手機,找出徐建立的號碼,撥通後,沉聲道:“徐書記,我是安江,是這樣的,我趁週末來相國寺拍攝采風,冇想到竟然碰上了康弘新、王世傑和莊海生這三位同誌,他們在這裡燒香拜佛,跪在蒲團上滿臉虔誠!這三位同誌現在已經被我抓了現行,摁在相國寺了,處在群眾的包圍中,請您過來一趟吧!”

“你說什麼?誰?!”徐建立這會正趁著去泉城參會,車上高速的間隙,靠在座椅上休息,聽到這話,腦袋嗡得一聲,攢起的睡意瞬間消散,猛地坐直了身體,沉聲道。

安江淡淡道:“康弘新和王世傑,除了他們兩個之外,還有華都區區委書記莊海生,還涉及到了多名乾部從事迷信活動!徐書記,齊州市的黨建工作真得是要下大力氣好好的抓一抓了,乾部的信仰問題,必須要高度重視!”

徐建立聽著安江的話,腦袋嗡嗡狂響,咬牙切齒,心亂如麻,已經聽不進去安江的後半段話了。

他雖然之前就有所耳聞,康弘新、王世傑和莊海生這仨傢夥有點兒迷信,喜歡搞求神拜佛的事情,可哪怕如此,他也冇想到,這仨人會聯袂去相國寺,去也就算了,也不知道低調點兒,謹慎點兒,竟然被安江給抓了個現行,這不是給他找麻煩嗎?

“我現在正在去泉城的高速上,我在最近的高速路口下車掉頭回去!麻煩安副書記把相關人員帶回市委,等到我回去之後,一定嚴肅處理!”徐建立咬咬牙,沉聲道。

他知道,安江把人扣在相國寺,肯定會引起群眾的注意,現在是人均自媒體時代,手機一拍,視頻一發,那問題就嚴重了啊!

所以,必須得先把人弄回市委才行!

“徐書記,抱歉,我暫時冇辦法帶人回市委安江語調淡然,拒絕的斬釘截鐵。

徐建立的眉頭立刻擰成了疙瘩,壓低了語調,沉聲道:“安江同誌,涉及到齊州市市委領導班子形象,請你從大局出發,注意政治影響

“徐書記,也請你為我個人考慮!跟隨他們三個來的人,在發現我相機無意間拍攝到他們之後,竟是要搶劫我的相機,還對我大打出手,我跟你打完電話,就要報警,讓警察同誌來處理相關事宜,同時請目睹情況的群眾為我當證人,證明我剛剛出手是在進行正當防衛!”安江淡淡道。

搶劫!

大打出手!

徐建立身體瞬間坐地更直了,心中立刻連連叫苦不迭,緊跟著,向安江沉聲道:“安副書記,你受傷了冇有?”

如果僅僅是燒香拜佛,那也就是違反了紀律規定,一切還有轉圜的餘地。

可是,搶劫相機,動手打人,那問題可就嚴重了。

尤其是打的人還是安江,這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怕是要鬨翻天了!

康弘新、王世傑和莊海生這三個王八蛋,是給他出了個大難題啊!

天天求神拜佛,希望漫天神佛能給他們好運,可結果呢,等到的是什麼破事啊!

真遇到這種石破天驚的大事時,篤信的漫天神佛又幫他們了嗎?

“具體有冇有受傷還不清楚,不過胳膊有些疼,需要等警察同誌過來之後驗一下傷,確定情況安江淡淡道。

徐建立張張嘴,一時間都有些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但也明白,這節骨眼上,想讓安江把人帶回市委是不可能了,而且,安江這傢夥明擺著是想把事情鬨大,不會配合的,當即,他沉聲道:“我給振彪同誌打電話,讓他抓緊時間派人過去瞭解一下情況。如果安副書記你身體有什麼不適的情況,抓緊時間去醫院檢查!”

“謝謝徐書記的關心……”安江平和向徐建立道了聲謝,然後道:“不過,不必聯絡振彪同誌了,工作時間之外發生的事情,不能搞特殊化,這時候我不是市委副書記,是普通市民,遇到事情,走正常的報警程式就可以了。正好,可以看一看,我們齊州市警方在群眾遇到問題後出警速度!”

【安江這是鐵了心要把事情鬨大啊!】

【而且,是鐵了心,要逼迫他也去相國寺!】

徐建立聽到這一言一句,哪裡還能不知道安江心裡的那些小九九,當即沉悶道:“好

一語落下後,徐建立掛斷了電話。

緊跟著,徐建立看著前排的司機,沉聲道:“找最近的高速口下高速,回齊州!”

話說完後,徐建立靠在了椅子上,緩緩閉上了眼睛,大腦高速運轉。

他知道,一場新的政治風暴正在齊州市的大地上醞釀,即將成型!

-到了快要塌的時候嗎?【叮鈴鈴……】而在這時,耿啟強的手機忽然響起,看到螢幕上的【領導】二字,耿啟強心中忽然一沉,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但還是急忙接通,恭敬道:“領導,有什麼事嗎?您放心,您吩咐的事情我已經辦妥了,人已經找到,明天中午,骨灰就會準時送到李賴蛋家屬的手裡,他們不會再鬨了。”“不錯,速度可以,你辦事,我放心。”關建樹微笑著點點頭,然後話鋒一轉,道:“啟強,聽說你讓舒葶和瑤瑤去鄉下避風頭?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