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傷的秋季 作品

第254章 帝俊此人自作孽不可活

    

該說什麼,她找高賢也是看中他長的好看,又會說話,就像一個有趣玩具。今天高賢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歡悅。這種歡悅並不是隻有強烈刺激,還有著悠長的餘韻,讓她感受到了舒適、安逸、寧靜。自從修煉混元金身決,她就像變成了一塊金屬,已經喪失了大部分感覺。現在,她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你很好。”朱七娘憋了半天,就隻說出了三個字。她拿走了兩箱丹藥,也給高賢留下兩張法符。一張金身符,一張庚金劍符。高賢不想吃軟飯,很...現在,怎麼會在梅山小院之中?

還正好向著林軒偷襲,開玩笑麼?

“難道,師叔早就算到了此事,因此今日纔會大清早便是開了梅山小院的門!”

雲霄緩緩收回了心中的震撼之情,隨後神色湧動,心中暗自猜測。

“定然是如此了,我就說,這三界之中,還有什麼能夠逃過師叔的謀劃?”

碧霄微微一笑,隨後神念傳音回道。

“西王母!

三霄!”

帝俊感覺剛纔撞了林軒一下,全身痛苦難當。

甚至還有一種神奇的造化之力,在身體之中不斷遊走。

帝俊感覺自己,似乎元神越來越凝實。

即將要重新演化出肉身。

但是,這肉身似乎極為孱弱,若是化形,隻怕自己元神將會被封印其中。

日後再也難以施展元神所擁有的手段。

“西王母,三霄娘娘,見過三位道友,朕乃是帝俊,冒犯這前輩,還望四位道友幫忙說說好話,不要怪罪小人……”

帝俊心中叫苦不迭,神念傳音對著四美說道。

都怪自己貪心啊!

若不是自己貪心,如今又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這林軒身上蘊含的神異力量,似乎和輪迴相似。

但是,在帝俊感知之中,那是遠遠超過了後土的輪迴之力。

可遠遠冇有林軒體內那神異力量這麼強大。

可以說,這種力量之下,在帝俊的感知之中,遠遠超過了天道,地道,人道三道。

太強悍了!

我這是什麼運氣啊!

居然招惹到了這麼恐怖的存在。

帝俊叫苦不迭,恨不得當場給自己兩個耳光。

要不是因為自己現在動彈不得,隻怕打死自己都不為過。

帝俊用元神施展神念,正在對四美講訴自己的身份。

“啪!”

林軒一掌拍在了帝俊的身上。

“這金絲雀怎麼了?難道是它撞了自己?可不能死啊!”

林軒緊緊皺著眉頭,滿臉愁容地開口說道。

說話間,還動手拍了拍帝俊的身體。

帝俊感覺一股龐大的力量呼嘯而來。

這下好了,自己徹底成為了一隻金絲雀,元神之力被禁錮在肉身之中,再也出不來了!

“啾啾!”

帝俊雙目之中,滿是哀求之色,開口想要對林軒求饒。

但是,那話語從口中出來,卻是變成了鳥叫之聲。

“好了好了!

總算是活過來了!”

林軒鬆了一口氣,不由眉開眼笑。

看來這心臟復甦法,不僅僅是對人類有用,就是對動物也有用啊!

想到這裡,林軒心中頗為開心。

這金絲雀賣相極好,養在鳥籠之中,更是不錯。

帝俊卻是雙目之中湧動出了淚水。

原本,他是元神之體,想要占據一個強者的肉身,從而奪舍重修。

日後,登頂三界,也不是不可能。

不曾想,自己看到了林軒,以為不過就是一個凡人,想要吞了靈魂,讓自己元神鞏固幾分。

畢竟,帝俊已經死了。

此刻不過就是元神狀態。

元神狀態之下,受不了三災五劫。

那自然是不能久存。

帝俊需要時不時吞噬一些元神,強大自己。

之前那西方教的羅漢,便是如此倒黴。

本來是下界而來降伏冤魂,想要凝聚一些功德,卻不曾想,出山便是遇到了帝俊這種怪物。

最終落得個元神被吞的下場。

帝俊是元神之體,隻要奪了強者肉身,本來還能夠重修,可以省個萬年時間。

現在可好,撞在了林軒的眉心,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入體。

直接便是元神化為了肉身。

還是一隻金絲雀的肉身。

這不是等於自己完全成為了一隻金絲雀,日後要多少年才能修成正果啊!

帝俊真是連哭,哦不,連死的心都有了!

這一幕,落在了四美的眼中,更是震撼無比。

這傢夥!

帝俊這位上古妖庭的天帝,就這樣被林軒師叔打成了一隻真正的金絲雀?

天啊!

如此強大的元神,即便是後土娘娘在輪迴之中,也難以鎮壓。

但是在林軒師叔麵前,就好似鬨著玩兒一般。

“林軒師叔那一日突破,強大的力量,湧動於地脈之中,將之地脈都打裂了!

這段時日,地脈裂縫之中,爆發出了大量的冤魂!”

“想必就是平心娘娘後土,這麼多年來,難以鎮壓那輪迴之中的冤魂!”

“這帝俊,依我看,就是那個時候從輪迴之中逃出來的!”

西王母思索一番。

她如今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大羅金仙的巔峰,距離準聖也不過就是一步之遙。

如此之下,她如何看不出帝俊現在的狀態。

那帝俊,想來就是從輪迴之中脫困而出,但是因為是元神狀態,失去了肉身的保護,因此,想要吞噬他人,強大自己元神。

不曾想,遇到了林軒師叔。

不得不說,這帝俊也真夠倒黴的。

同時,在四美眼中,林軒師叔似乎故意要捉弄帝俊,因此以**力直接封住了帝俊的元神,再為其凝聚出了一具肉身。

但是這肉身太過孱弱了,就是一隻普通的小鳥。

看起來,像極了一隻金絲雀。

直接導致了帝俊的數十萬年修為蕩然無存,化為了飛灰。

慘!

實在是太慘了!

“自作孽,不可活!”

碧霄冷哼一聲。

林軒到底是她心儀的男人啊。

雖然林軒強大無比,可以說,三界之中,根本冇有人能夠傷了林軒。

但是,有人害林軒,依舊是讓碧霄暴怒不已。

“你們關注的重點不對。

林軒前輩,居然憑空便是給帝俊凝聚出了肉身,並且將帝俊的元神封印其中,還能獲得生機!

如此造物之力,可不比尋常啊!”

雲霄沉默了半天,突然神念傳音,對著眾人說道。

雲霄此言一出,頓時讓眾人沉默了。

憑空造物,這種手段,簡直就是逆天了。

這三界之中,隻怕是道祖鴻鈞也冇有這種手段吧?

一時間,眾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林軒師叔,你到底有多強大啊!

雖然眾人都知道林軒很強,甚至可以說強大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但是又因為林軒憑空造物的本領,再一次重新整理了眾人的三觀。之氣為根,凝鍊神意為槍,專破陰邪汙穢……”周燁把他的真陽法門解釋了一遍,高賢聽著還真不錯。高賢也知道,這等廣告宣傳,也不能太當真。但他眼下情況不好,就隻能姑且信之。隻是現在談這些太吃虧了,總要等老頭明白鹿角散的好,大家才能坐下來慢慢談。“先生,我房子被人燒燬,想借您地方暫住一宿。”高賢想住在周燁這裡,主要是擔心邪祟,和老頭漂亮女兒可冇任何關係。周燁看高賢說的可憐,又纔拿了鹿角散,又算是熟人,也不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