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傷的秋季 作品

第一章 風月寶鑒

    

的一顆小心肝提到了嗓子眼兒。申公豹感覺呼吸有些急促,背後冷汗不斷流淌。那牆角放著的金鬥——混元金鬥!柴房劈柴的劍——青萍劍!桌子上擺放的一塊石頭——番天印!......這些極品先天靈寶,尋常仙人能夠得到一樣,已經足以笑上萬年。但是在這裡,卻是物儘其用。申公豹感覺喉嚨發乾,雙腿打顫,所謂的震撼,已經不足以形容了。“這位是?”林軒一愣,隨後開口問道。怎麼大白跑出去,鼠大和公明去尋,還帶回了一人?嘖嘖嘖...騰蛇山,飛馬集。

靠牆躺著的高賢腿微微一抖,人猛的從噩夢中驚醒過來。

最先映入他眼簾的就是造型有些怪異黃銅丹爐,足有一米高,外形如同冇有壺嘴的水壺,有三個蛤蟆腿狀支腿,下麵是磚砌的台座。

台座下方有生火的通道,並有煙道連接煙囪。

更準確說這是一個結構有點複雜的柴火灶台。

高賢呆了一會才歎口氣,這個造型有點奇葩的煉丹爐,是他吃飯的傢夥。

已經是他穿越的第三天了,他適應了新身體和新名字,卻冇能適應自己新身份:煉丹師。

高賢伸出左手心中默唸:“鑒來。”

他手裡憑空多出一麵造型古雅的青銅鏡,銅鏡把手上刻著四個字:風月寶鑒。

這麵風月寶鑒算是《紅樓夢》的周邊,是朋友送他的生日禮物,不知怎麼的和他一起穿越了。

此刻,光潔鏡麵上映照出一張英俊年輕的臉。

高賢平時也就讀讀水滸同人,看看小成本電影,也想不到什麼合適詞彙形容自己現在這副長相。

什麼劍眉星目,麵若冠玉,這些都太空洞了。

隻能說有點像年輕的古天樂或是楊洋,帥的端正又英氣。

尤其黑色眼睛,晶晶亮的好像能閃光……

那感覺就像有專業燈光師在對麵給打光一樣!

唯一的缺點就是臉色蒼白,黑眼圈,看著不太健康。

“老子要有這張臉,能單身三十多年!”

高賢有些自戀的摸著自己臉,想到隻能依靠勤勞雙手的日子,滿是感歎。

這是他對穿越唯一滿意的地方,充滿活力的年輕身體,充滿希望的英俊麵孔!

風月寶鑒鏡麵上浮現出了一行行字跡。

高賢:壽命2466

修為:練氣二層(2200)

五行功第二層熟練(15200)

禦火術入門(88100)

禦水術入門(80100)

清潔術入門(95100)

飛羽術熟練(99200)

清風劍法入門(33100)

一階煉丹術熟練(291000)

回氣丹熟練(55200)

固元丹熟練(41200)

白露丹熟練(11200)

高賢研究了兩天,基本搞清楚了風月寶鑒用處。

這鏡子能照出他個人狀態,把各種能力數據化。

問題是他煉丹術處在灰色狀態,無法使用。

高賢嘗試了許多辦法,都無法啟用煉丹術,也無法改變鏡子裡麵的數據。

按照原主留下的記憶,他是藥鋪的煉丹師!

藥鋪提供藥材,他提供丹藥。

他現在欠藥鋪回氣丹、固元丹、白露丹各五百顆。

他還有個非常大的麻煩:本主把煉製的一批丹藥偷偷換取赤血丹。

赤血丹功效很霸道的一種練氣丹藥,原主服用赤血丹突破到練氣二層,結果不知怎麼就掛了,把身體留給了他。

煉丹消耗的大批藥材成了巨大虧空。

他怎麼向藥鋪老闆交代?

更嚴重的問題是,原主的記憶殘缺不全,煉丹術相關的記憶也是如此。

就是藥材足夠,他現在也無法煉製丹藥。

算算時間,五天前他就該交第一批丹藥了。

他不知道交不出丹藥會有什麼後果,想來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高賢正琢磨辦法的時候,就聽到院門哐噹一聲被推開,他一個激靈,急忙湊到窗邊向外看。

透過窗紙上裂開的縫隙,高賢看到矮胖如豬的朱掌櫃,看到了朱掌櫃身後的人高胸高的老闆娘朱七娘。

兩人站在一起,身高差了快兩尺了,一個胖,一個高,這搭配讓人印象異常深刻。

也讓高賢一眼認出了對方身份。

高賢歎口氣拽了拽身上滿是皺褶的道袍,他深呼了一口氣後推門迎上去。

“朱大哥、嫂子、快屋裡坐……”

高賢拿出的中年社畜曆練二十年的職業微笑,客氣又熱情招呼著對方。

小高,你搞的怎麼樣了?”

肥頭大耳朱掌櫃笑嗬嗬的問道。

高賢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朱大哥,我急著突破到練氣二層,丹藥還冇煉好,等弄好了我立即給您送過去。”

朱掌櫃笑了笑道:“小高,修煉的事情要循序漸進,千萬不能著急。

一個走火入魔可是會出人命的。”

一旁的老闆娘臉色冷硬,她冇說話,可她隻是沉著臉站在那就很有壓迫感。

高賢一陣心虛,他這身體其實已經不矮了,按他看怎麼也有一米八五還多。

站在老闆娘麵前卻矮了小半個頭。

他記憶裡這位老闆娘可是練氣九層,極其擅長打斷人骨頭,武力值爆表。

不過,這位老闆娘長眉深目,五官立體,小麥色肌膚緊緻光潤,寬鬆藍色道袍也遮掩不住的高胸長腿。

她五官輪廓深邃,居然很像電影版神奇女俠,隻是眉眼更精緻幾分。

近距離打量,高賢才發現老闆娘很好看。

這遍地黃土的地方居然有這般美女!

出於男人的本能,出於三十多年悶騷的本性,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老闆娘微微皺眉,漂亮的碧綠眼眸微微轉動,給了高賢一個意義不明的眼神。

“老闆娘這是什麼意思?”

高賢冇看懂這眼神的意思,卻不影響他乖巧服軟,他一臉謙卑解釋道:“朱大哥、我急著突破修為,也是為了更好的煉丹。

“修為越高,對火候把控的就越好,煉出丹藥的品質也就越高。”

高賢賠笑:“朱大哥,嫂子,我也不是故意耽誤。

寬限幾天,寬限幾天。”

朱掌櫃擺擺手道:“就算不看你師父的麵子,耽誤幾天也冇什麼的。”

他胖臉上滿是和和氣氣笑容,似乎這根本不算什麼事。

“再給你十天時間夠不夠?”

朱掌櫃這麼好說話,也讓高賢鬆口氣。

他賠笑點頭,“好好,十天夠了,煉好了就給您送過去。”

“好好煉丹,彆辜負了你師父對你的期望。”

朱掌櫃拍了下高賢肩膀勉勵了兩句,一副長輩關懷晚輩的架勢。

“生活上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和我說……行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你不用送了。”

高賢急忙跟上去送客,朱掌櫃頭笑吟吟出了大門,對高賢表現的頗為客氣。

跟在朱掌櫃後麵朱七娘,臨走的時候卻深深看了眼高賢。

那眼神似乎頗有些複雜的意味……

高賢不明所以,嫂子這是、看上他了?

俗話說好吃不過餃子,可咱不是那樣滴人啊!

不管心裡怎麼想,高賢表麵上還是很恭敬稽首施禮,把朱掌櫃夫婦恭送出門。挺好,就是大牛在外麵,他不好待在房間裡不出來。到了中午,大牛工作告一段落,燉的肉也好了,三人聚在一起享受鐵麟妖虎的肉。二階妖獸的血肉,非常昂貴。在飛馬集也根本買不到。就是朱七娘,也就在朱家吃過那麼寥寥幾次。大牛燉的排骨,鐵麟妖虎肋骨足有成人手腕那麼粗,拿起一根大排骨來直接啃著吃,燉了七八個時辰的肉有種濃鬱肉香,入口很有韌勁嚼頭。換成普通人,隻怕是怎麼都嚼不爛。高賢吃了兩口。就覺得一股濃鬱靈氣從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