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橋故人 作品

第1章 同居

    

了煙,蕭良搖頭苦笑。才安定的了半個月的生活,再次被人打破,像平靜的湖麵丟一顆石子,泛起陣陣波紋。蕭良越想越氣,敲了敲房門,大聲道:“我告訴你啊,這裏晚上電不穩,經常停電。”房間裏,傳來喬嫣然沒有的聲音。“知道。”“下水道也經常堵,廚房裏鬧蟑螂。”“我會買蟑螂藥!”“還有……”“閉上你的,別煩我!”不等蕭良再說,房間裏,喬嫣然冷冷喝道。蕭良歎了口氣,狠狠掐滅煙頭。“最後提醒你一句啊,那屋的床腳好像斷...週末,清晨。

蕭良著眼前這個的不像話的人,腔中鬱結著一團無名怒火。

幾分鍾前,這個人帶著行李敲開了他剛租的房門,並勒令他一日之搬出這裏。

“我再說一次,從我的房子裏搬出去,我今天就要住進來。”

“憑什麽?我跟中介簽了合同的。”蕭良著怒火。

人雙手環,一副勝券在握的高高姿態,“我問過律師了,你和中介簽的合同是無效的,趕走你最多算我違約,出於善良付你三倍押金,如果你不搬,我也可以找律師和你談。”

說著,人從限量款的名牌包包裏拿出一本房產證。在“房屋所有權人”那一欄,赫然寫著的名字。

“看到了麽?喬嫣然,是我本人。”

蕭良長吸一口氣,忍著怒火道:“就算你要違約,可是搬家找房子也需要時間,喬小姐是不是太霸道了?”

在寧城這樣高消費低收的都市,租一間合適的房子並不容易。

半個月前,他複員歸來,足足找了三天,才找到這間兩室一廳的房子。地理位置不錯,價格也很便宜,就是破了點。

本以為運氣不錯,哪想落了黑中介的圈套。

當喬嫣然把房產證擺在眼前,他也隻能自認倒黴,本著多一事不如一事的原則拿錢滾蛋。

“你今天就搬走,就算我違約,退你三倍押金。”

喬嫣然似乎急於打發蕭良離開,當場拿出手機準備轉賬,蕭良礙於理虧,隻能悶悶的掏出銀行卡遞了過去。

喬嫣然接過卡低頭作了一通,眉頭忽然深深皺起。過了一會,那張俏臉已經掛滿了寒霜。www.x33xs.com

“該死,連我的日常生活卡也凍結了。”

“凍結?”蕭良當場樂了,“既然沒錢,喬小姐要不還是等房租到期吧。”

“不行!”

喬嫣然果斷搖頭,姿態收斂了些。

“蕭先生,給我三天時間,三天後,我會付給你違約金!”

“我還不幹呢!”

蕭良沒好氣道:“這世道騙子那麽多,我這一走,三天後去哪兒找喬小姐?”

“你到底想怎樣!”喬嫣然語氣冰冷。

蕭良也來了脾氣,冷笑道:“喬小姐,是您非要趕走我啊,您一名牌,樓下還停著豪車,幹嘛非要為難我這個窮人?”

“誰為難你,我是走投無路才……”喬嫣然惡狠狠瞪著蕭良,眼圈忽然微紅。

藏在心深的委屈,在蕭良這個陌生人麵前徹底決堤。

從一年前父親出車禍陷昏迷開始,一張張偽善的、惡心的臉始終環繞旁,讓夜不能寐。

家族為了利益的聯姻,無扼殺著對幸福的。

人渣一樣的聯姻物件,甚至派人嚴監視了的住。

不想為為了冰冷利益而犧牲的工,最終鼓起勇氣逃了出來……

蕭良有些錯愕,顯然沒想到這人會哭。

他語氣緩和了些,別過頭道:“實話跟你說了吧,我沒錢找新房子,你要是不退押金,我隻能住在這裏。”

“那就一起住!”

喬嫣然惡狠狠丟下一句,忽然提著行李朝裏側臥室走去。

“誒!這不無賴嗎?”蕭良趕追去。

喬嫣然腳步停在門口,回頭冷冷盯著他,“等我退了押金,你立刻滾蛋,這是我的房子,你纔是無賴!”

砰!

隨著裏屋臥室的門重重閉合,蕭良呆呆站在門口。

這特喵的,什麽事兒啊?

想他十八歲離開寧城伍,為一名榮的軍醫,六年間跟隨隊伍南征北戰,去過蒼茫無際的北方戈壁,也曾深危機四伏的熱帶雨林,在雪域高原上迎風唱歌,在東部海岸線上眺故土……

與敵人鬥爭,與閻王搶命……戎馬生涯,曆經生死無數。

如今,窩在這世俗的老破小裏,被一個人欺負到了頭上。

點了煙,蕭良搖頭苦笑。

才安定的了半個月的生活,再次被人打破,像平靜的湖麵丟一顆石子,泛起陣陣波紋。

蕭良越想越氣,敲了敲房門,大聲道:“我告訴你啊,這裏晚上電不穩,經常停電。”

房間裏,傳來喬嫣然沒有的聲音。

“知道。”

“下水道也經常堵,廚房裏鬧蟑螂。”

“我會買蟑螂藥!”

“還有……”

“閉上你的,別煩我!”

不等蕭良再說,房間裏,喬嫣然冷冷喝道。

蕭良歎了口氣,狠狠掐滅煙頭。

“最後提醒你一句啊,那屋的床腳好像斷了一……”

砰!

不等蕭良話音落下,裏麵傳來一聲沉悶聲響,伴隨人的痛呼。

蕭良臉上浮現一抹快意恩仇的笑容,哼著小調朝廚房走去。

一鍋饅頭,兩個煎蛋,加上熱騰騰的蔬菜湯。蕭良來到餐桌上坐下,抓起饅頭狠狠咬了一口。

一轉頭,發現喬嫣然站在臥室門前,盯著飯桌麵晴不定。

蕭良好奇道:“你們有錢人,早上也吃饅頭嗎?”

“謝邀,剛好沒吃。”

喬嫣然順勢來到對麵坐下,同樣抓起一個饅頭,小口小口吃了起來,神已經恢複之前的坦然。

蕭良被饅頭噎的直翻白眼,大口大口喝著蔬菜湯。

這人,錢包要是有臉皮一般厚,他估計早滾蛋了。

無論從穿打扮,還是從氣質來看,兩人都不算一個世界的人。

因此這一頓飯,兩人都沉默寡言,各懷心思。

“救命啊!快來救救我的孩子……”

就在這頓清湯寡水的飯吃到一半時,門外忽然傳來陣陣婦人的呼救聲。

蕭良豎耳傾聽,確定這呼救聲是隔壁於大嫂的聲音。

雖然才來了半個月,但對於隔壁鄰居,他還算是相。

於大嫂是從鄉下嫁過來的,丈夫早逝,獨自拉扯著兩個孩子,也算是個苦命人。

聽到呼救聲,他立刻放下饅頭,轉頭衝了出去。

隔壁房門大開著,於大嫂站在門口淚流滿麵,喊得嗓子沙啞,單薄的影顯得格外無助。

看到蕭良,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把抓住他胳膊。

“蕭良,你來的正好,快幫嫂子看看,圓圓這是怎麽了……”

您提供大神南橋故人的合租神醫:收留逃婚大小姐”喬嫣然果斷搖頭,姿態收斂了些。“蕭先生,給我三天時間,三天後,我會付給你違約金!”“我還不幹呢!”蕭良沒好氣道:“這世道騙子那麽多,我這一走,三天後去哪兒找喬小姐?”“你到底想怎樣!”喬嫣然語氣冰冷。蕭良也來了脾氣,冷笑道:“喬小姐,是您非要趕走我啊,您一名牌,樓下還停著豪車,幹嘛非要為難我這個窮人?”“誰為難你,我是走投無路才……”喬嫣然惡狠狠瞪著蕭良,眼圈忽然微紅。藏在心深的委屈,在蕭良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