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75:開局撕毀回城調令 作品

第1613章 新一輪的收割!

    

濟民、王遠華等人。而聽完周揚說的這些,劉濟民等人也對出血熱多了一層瞭解。隻可惜現在青城那邊情況緊急,不然的話,他們還真想在這裡看看周揚是怎麼分離病毒毒株的。在送走劉濟民等人後,周揚親自去了一趟實驗室這邊。畢竟要和人共用一個實驗室,怎麼說也得和人打聲招呼不是。當顧寧和秦學義等人聽到周揚要借用他們的實驗室,然後分離出血熱病毒毒株之後,都是驚的一批。昨天晚上,他們還在懷疑周揚的方法到底管不管用,甚至於今...京郊.鐮刀計劃總部!

不大的小會議室裡此時已經坐滿了人,鐮刀計劃領導小組的成員全部到齊了。

主位上,新官上任不到一週的周揚見人已經到齊了,當即放下手中的檔案,隨後說道:“人齊了,那咱們就開始吧!”

聽到這話,宋文忠、老許以及王部長等人立即停止了交談,然後將目光全部聚焦到了周揚的身上。

“傻大木入侵阿科家的訊息,大家都知道了吧?”

話音剛落,就聽宋文忠當即說道:“知道了,早晨廣播裡就說了,冇想到傻大木那邊之前的舉動竟然不是恫嚇,而是來真的。”

許部長也附和著說道:“傻大木那邊的行動實在是太快了,前兩天新聞裡還說他們已經從邊境撤兵了,而且還說雙方正在談判,冇想到突然就動手了,顯然談判就是個幌子。”

衛生部的王部長則是說道:“相比於這些,我更驚訝傻大木那邊的軍隊所爆發的的戰鬥力,他們竟然隻用了幾個小時就拿下了阿科家的首都,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

“雖說不是,阿科家雖小,但也有幾萬正規軍啊,但在傻大木大軍的攻擊下,幾乎是不堪一擊,傻大木一方的軍隊啥時候這麼厲害了”

聽到眾人的這些話,周揚和一旁的宋文忠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裡的笑意。

傻大木那邊軍隊戰鬥力為什麼提升的這麼快,他們自然是知道的,這和兩國之間的軍事合作有密切的關係。

隻是像這樣的事情通常都是被嚴格保密的,即便是像許部長、王部長這樣的人也對此一無所知。

周揚輕咳一聲,然後開口說道:“既然大家都知道這事兒了,那我們就來談談這次事件對於我們的影響。”

剛說完,就聽宋文忠有些疑惑地問道:“他們打他們的,關我們什麼事情,難道還能影響到我們?”

周揚淡淡地說道:“老宋,傻大木和阿科家都是海灣地區重要的產油國,是歐派克的成員國,他們之間發生戰爭,必然會引髮油價的波動,這不單單會影響到我們,甚至於會影響全世界。”

許部長當即說道:“周總指揮說得對,能源對全球的影響是巨大的,這一點從前兩次石油危機就能看出來,尤其是對於小日子這種島國來說,影響更是巨大。”

“畢竟島國資源匱乏,各種工業原料都需要從國外進口,能源漲價必然會造成運輸成本增加,再加上日元升值帶來的影響,這事兒對於小日子來說,真可謂是雪上加霜啊!”

聽到這話,眾人這才明白周揚所說的影響到底指的是什麼了!

這時王部長開口道:“這麼說來,接下來小日子的日子將會更加的不好過了?”

許部長當即說道:“可以這麼說,但至於能讓小日子難受多長時間,這就要看這事兒得多長時間解決了。”

“如果說中東的那些國家能共同發力,然後通過談判把事情解決了,可能影響也不會很大。但如果談判解決不了事情,那這事兒影響可就大了。”

這時周揚接過了話茬,說道:“老許剛纔說的隻是在冇有發力介入的情況下的可能,但如果再有其他勢力介入並引發更大規模的戰爭的話,那就另當彆論了!”

“外力介入周總指揮你說的可是賊鷹?”宋文忠道。

“對,阿科家可是賊鷹的忠實盟友,傻大木悍然入侵阿科家,這就是在打臉賊鷹,他們不可能坐視不理的!”周揚道。

“你的意思是賊鷹有可能會插手此次戰爭?”宋文忠道。

“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會!”周揚斬釘截鐵的說道。

“你的理論依據是什麼,要知道事情已經發生快一天了,但白房子那邊到現在都冇有發表對此事的態度啊?”宋文忠道。

周揚當即說道:“我得理論依據就是賊鷹需要石油!”

“石油?”

“對,石油對於我們來說隻是工業生產的必需品,但是對於賊鷹來說,這是他們維護世界霸權的基礎,要是離開石油,他們的綠幣和其他國家的印刷發行的紙幣冇有任何的區彆,即便是為了維護石油 美刀的體係,他們都不允許傻大木這樣的挑釁行為,甚至於不惜為此發動戰爭。”周揚道。

儘管關於賊鷹為何插手海灣戰爭的原因,有很多不同的說法,但核心就是石油。

這冇有什麼需要鋪墊的和佐證地方,石油就是是賊鷹在傻大木乃至以後幾十年在中東地區行動的主要原因,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單單一首《我為祖國偷石油》,就能看得出賊鷹為了石油吃相有多難看。

所以,不管賊鷹插手中東地區的爭鬥給出什麼樣的理由,都隻是表麵現象和冠冕堂皇利益驅使之下的騙局,實質不過是為了石油和美元的地位不動搖,保住他們“藍星領導者”的位置罷了。

不信可以看看,此後幾十年裡被他們針對甚至於直接出兵侵略過的國家,大多都是產油國,比如說傻大木、再比如說敘利亞、波斯以及利比亞

“如果賊鷹真的出兵乾預這事兒,那傻大木能支撐得住嗎?”許部長沉聲道。

周揚淡淡地說道:“支撐得住或者是支撐不住,和我們都冇有關係,我們現在要討論的是,如何利用這次突發事件,為我國謀取利益!”

關於這個問題,周揚其實早就想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也就是說傻大木一定會輸。

至於原因嗎,還是實力相差太過於懸殊。

戰爭有自己的法則,一切陰謀詭計在絕對實力麵前都是徒勞的,儘管傻大木這兩年通過和華國的軍事合作,極大的提升了部隊的戰鬥力。

而且還從周揚這裡,得到了對方沙漠風暴行動的“預案”,並對此進行了針對性的佈防。

但兩個國家的綜合國力相差太遠了,前期賊鷹可能會吃點虧,可能不會像前世那樣以無敵之姿橫推傻大木,但隻要他們稍稍總結一下失敗的經驗,就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當然了,這個勝利可能比預期的要艱難一些。

不過正如周揚剛纔說的那樣,這場戰爭是輸是贏他並不關心,他真正關心的是如何利用這個機會。

“周總指揮,我覺得以現如今的情況,我們完全可以持續做空小日子的股市!”許部長道。

周揚點了點頭說道:“我也是這個意思,受戰爭影響,全球油價必然暴漲,小日子那邊的股市則是會再次受到重創,我們可以持續做空那邊。”

“不僅僅如此,我們還可以在全球範圍內做多那些石油公司以及衍生品公司的股票,更重要的是,我們要賣油。”

“賣油?”

“對,我們這兩年冇少從傻大木和波斯換取石油,現在國內囤積的原油至少有五千萬桶,等國際油價上漲了,我們就可以通過拋售這些原油,來賺取外彙了!”

許部長當即說道:“這個想法很好,但就看國際油價什麼時候能漲起來了!”

“想來時間不會太久!”周揚自信滿滿的說道。

石油不僅是具有極大地經濟價值的資源,更是一種極其重要的戰略物資。

在當前工業化迅速發展時期,缺少石油就好像被割斷了大動脈,軍事武器、化工建設,乃至民眾日常生活都會受到嚴重影響。

不出意外的話,幾天後國際原油價格就會暴漲。

“周總指揮,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王部長道。

周揚冇有任何猶豫,直接說道:“立即給港島那邊發報,命令他們繼續做空小日子的股市,同時抽調資金做多各大石油公司的股票。”

“是!”

“老許,我準備以鐮刀計劃領導小組的名義,向上麵建議大流量出口石油的建議,想必大概率是能通過的,你們商業部這邊也要做好相關準備!”

“是”

隨著周揚一連串命令的下達,鐮刀計劃遍佈全球的公司、團隊全都行動了起來,再次對賊鷹、倫敦以及小日子股市揮舞起了鐮刀,開始了新一輪的收割告訴你要做啥!”“行!”隨後李長青再次說道:“除了鑄件廠和機械廠的事兒外,我還想和你聊聊縣裡的情況!”“縣裡怎麼了?”李長青歎了口氣說道:“也不知道你這段時間到外麵轉冇轉,眼下縣裡各個鄉鎮公社的情況也不美好!”“咋個不太好?”“今年春季低溫乾旱,雖說在你的提醒下,大部分鄉鎮公社都躲過了莊稼幼苗被凍死的災難。”接著李長青話音一轉,繼續說道:“但是眼下各地的莊稼長勢都不太好,秋天的時候又要減產了!”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