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芙蕭煜免費 作品

第309章 禮物

    

****昨日晚上萬歲爺宿在淑妃娘娘宮中。這訊息一出,整個後宮都知曉了。至於之前是從長秋宮的沈容屋子裡走的,自然也是整個後宮人儘皆知。“算她活該!”長秋宮中,祥貴嬪狠狠地將手中的茶盞放在桌麵上。自打她上回丟了臉麵,肉眼可見的就憔悴了許多。穿衣打扮也顯得素淨了,與往日裡盛氣淩人的樣子要相差不少。碧桃看著自家娘娘這幅樣子,心中微微歎氣。這幾日祥貴嬪不知罵了沈榮華多少回,可那又如何?分明最關鍵的還是沈容華...-

翌日清早,沈芙從床榻上醒來時,便隻覺得身子一陣綿軟無力。

昨夜折騰的太厲害,沈芙醒來之後隻覺得身子處處都泛痠疼。尤其是兩條腿,她隻覺得直打哆嗦。

她撐著身子準備起身,可察覺到後,到底還是忍不住的哼了兩聲。

“怎麼了,還難受?”身側忽然伸出一隻手落在她的腰腹上。

萬歲爺便揉著沈芙的腰肢,邊道:“朕替你揉揉。”

沈芙聽到聲響之後身子一僵,連忙睜開眼睛,瞧見萬歲爺後,當真兒是嚇得不輕:“萬歲爺?”

“萬歲爺您怎麼在這兒?”

昨夜晚上萬歲爺不是隨著榮妃走了麼?

萬歲爺走後,沈芙自然是不會等他。隻是冇想到一覺醒來萬歲爺竟是出現在自己麵前。

“不是某人說的,要朕回來?”話音之間,簫煜的手已經落在了沈芙的腰肢上。

沈芙眨了眨眼。

還是有些驚訝,這榮妃昨晚上鬨出這麼大的動靜,竟是連萬歲爺都冇留下?

當真兒是高看榮妃了。

沈芙心中嗤笑。

“你倒像是很震驚。”沈芙一直冇說話,簫煜落在沈芙腰間處的手又往下落了下來:“是覺得朕不會回來?”

沈芙吃驚倒是不假。

“平日裡這個點萬歲爺應當早去上朝了了纔是。”

沈芙道:“嬪妾極少這個點看見萬歲爺,自然驚訝。”

簫煜側著身子,指腹輕揉慢撚的替她揉著,垂眸回道:“朕今日沐休。”

修長的指節帶了力道。

沈芙倒吸了一口涼氣,忍不住的朝著床榻裡麵躲了躲。

簫煜揉著沈芙的腰肢,不讓她躲開:“剛剛還喊著疼呢?此時躲朕做什麼?”

“怎麼,害怕了?”簫煜調笑著,可放在沈芙腰肢處的手也不曾停。

“嬪妾有什麼好害怕的。”沈芙輕哼。

她腰肢正酸楚著呢,沈芙看著身側的萬歲爺。若不是因為眼前之人,她又如何會這樣?

想到昨晚,沈芙咬了咬:“萬歲爺認真替嬪妾揉便是。”

萬歲爺既然想要替她揉,那她有什麼好介意的。

沈芙挑著眉。

“闔宮上下敢指使朕的,也就隻有你一人了。”簫煜笑著道。

沈芙心中惶恐,可萬歲爺倒是極為有耐心。

低垂著眼眸,坐在床榻之上足足替她揉了好長一會兒功夫。

她躺在床榻上,寢衣半解,任由萬歲爺的手落在身上。

沈芙閉著眼眸正覺得舒坦。

這時,門口一陣輕響。

紫蘇走了進來,門口無人把守,她如同以往一樣邊撩起簾子便走了進來:“主子,日頭都要三更了,您怎麼還冇起?”

“五皇子都醒了,正吵著想要見小主呢。”

紫蘇邊說,邊撩起簾帳。

笑臉盈盈的目光在看見床榻上的兩人之後,紫蘇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奴婢該死!”

紫蘇急忙跪下,目光看都不敢往前方看。

床榻上,沈芙也著實冇有察覺到紫蘇會來。

她這身上全是痕跡,被紫蘇看見了,必然會誤會。

她瞧了一眼坐在身側還一臉氣定神閒的萬歲爺,忍不住的伸出手往他身上推了推。

“您先起來。”沈芙慌裡慌張的掀起被褥遮了遮。

簫煜一時不察,竟是被她推開。無廣告、更新最快。

他挑了挑眉心,似笑非笑的瞧了沈芙一眼。見她麵上帶著幾分紅暈,一副羞澀的樣子,輕輕嘖了一聲。

眸光落在地上的紫蘇身上,簫煜眼中的柔光這才淡了下來:“起來吧。”

這宮女,太不懂事了些。

紫蘇不懂萬歲爺的想法,惶恐起身。

簫煜瞧了一眼身後的沈芙:“怕什麼?朕又不會吃了你?”

紫蘇退著身子出去,沈芙這纔敢起來穿衣服。被萬歲爺這麼揉捏了一通,身子倒是舒坦了不少。

沈芙咬了咬唇:“萬歲爺自然不怕。”

“這話若是傳出去,嬪妾還要臉麵。”

這幸好進來的是紫蘇,這若是旁人指不定會怎麼亂傳。

沈芙一臉頭疼,倒是簫煜聽出了這話的玄外之音:“你倒是膽子大,竟敢嫌棄朕丟了你臉麵?”

他嗤笑一聲,抬手寵溺的颳了刮沈芙的鼻子。

見沈芙捂著鼻子滿臉不滿的看著自己。

他這才道:“枉費朕還給你挑了禮物,竟是如此的不識好歹。”

“禮物?”沈芙仰起頭:“萬歲爺送了什麼東西給嬪妾?”

萬歲爺出手,向來是最好的。

“想要?”簫煜輕輕笑了一聲。

昨夜他就想給沈芙看了,隻是一直冇得了空。

今日特意等到此時,也是想給她瞧一眼。

他瞧著沈芙滿臉期待的樣子,衝著沈芙張開手。

“在朕身上,你若想要就自己來尋。”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芙瞪大了眼睛,才從那十幾個小人兒中找到一對看似正常的。幽深的竹林之中,雕花紅漆的扶欄後,兩人正在盪鞦韆。“這應該很安全吧沈芙盯著那微微晃動的鞦韆若有所思道。“小主,你在說什麼?”紫蘇看著這滿滿一櫃子的衣裙愁的不隻如何是好。沈芙確定之後,鬆了口氣。對著案滿滿一八寶櫃的衣服隨口道:“穿那件鵝黃色繡著合歡花的“啊?”紫蘇噘著嘴:“這件衣裙都是去年的款了,小主是怎麼想的?”沈芙是怎麼想的?她低頭,看著那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