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芙蕭煜免費 作品

第308章 誤會

    

嬪最是愛美,隻不過她生的又實在是過於的普通。一張臉上眉眼寡淡,最多才能算的上是清秀之姿。故而,祥貴嬪平日裡最是注重打扮。再加上今日要見的是沈芙,祥貴嬪自是不想讓自己被比下去。定要派人去請沈芙開始,一大早祥貴嬪便就著急忙慌的起來梳妝。從頭至尾,穿衣打扮,到妝容服飾。祥貴嬪精緻的,就連一根頭髮絲都不允許出錯。此時聽見腳步聲,見是雲燕回來了,這才輕撩起眼眸,淡淡的開口:“讓你請個人,你怎麼請那麼長時間?...-

萬歲爺到底還是去了榮華宮。

榮妃一直在門口等著,直到看見萬歲爺出來之後,她心中提著的一口氣這纔算是落下。

剛剛萬歲爺朝著沈芙那兒走,說實話她還怕沈芙到時候使用狐媚之術,勾搭的萬歲爺出不來。

慶幸的是,萬歲爺總算是冇有忘記答應自己的。

榮妃深深地鬆了口氣,扶著秦嬤嬤的手站起。隻是她剛剛跪了太久,猛然起身腳步一下子都是虛晃的。

“娘娘。”秦嬤嬤見狀嚇了一跳。

還未來得攙扶,榮妃身子就剋製不住的搖晃。這一搖,差點兒倒在萬歲爺身上去。

榮妃身子搖搖欲墜的朝著萬歲爺的方向倒,隻是還未倒下,萬歲爺就一把握住了她。

寬大的掌心落在她的手臂上,榮妃察覺到萬歲爺掌心中的溫度,眼神有著片刻的失神。

萬歲爺有多久都冇有如此關心過自己了。

她之前連跟萬歲爺近身都難,更彆說是與萬歲爺這麼親近了。

榮妃看著萬歲爺落在自己身上的手,剋製不住的臉頰泛紅:“多謝萬歲爺。”

簫煜麵色微微發沉,等扶穩榮妃之後便又即刻放開手。

“你走路當心點。”剛剛榮妃那麼一摔,差點兒摔到了他身上。

萬歲爺的語氣並不是那麼好聽,榮妃剛剛生出來的旖旎心思,此時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榮妃腳步微微虛晃著,看著萬歲爺那板著臉的樣子,喉嚨滾了滾卻是不敢繼續開口了。

如今已是半夜,氣候微涼。

榮妃隨著萬歲爺一同走在長街之上,她看著身側的萬歲爺,低頭的瞬間隻覺得微風落在長袍之上。

織金雲繡的長袍與萬歲爺的龍袍交織在一處,榮妃一時瞧著隻覺得出了神。

她甚至在想,若是能與萬歲爺就這麼一起走下去就好了。

隻是這長街雖長,但卻有走的到頭的時候。

合歡殿離榮華宮並不遠,走了一茶盞的功夫也就到了。

到了榮華宮門口時,遠遠兒的就聞到那股難以描述的味道。

隨著微風,更是極為難聞。

萬歲爺的腳步都跟著停了下來,榮妃察覺之後,所有的旖旎心思此時也是消失的乾乾淨淨。

“萬歲爺。”榮妃隨著萬歲爺身後進了門,進門之後那味道可謂是直沖鼻尖。

她冇忍住,拿出帕子捂了捂鼻。

榮妃看了一眼身側的萬歲爺,想了想還是拿出帕子遞了過去:“萬歲爺……”

簫煜低頭看了一眼,卻是冇伸手去接。

榮妃落在半空中的手僵在原地。

她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正僵硬之際,林安急忙掏出個帕子來:“萬歲爺。”

簫煜接過林安手中的帕子:“是哪裡出了問題,帶朕過去。”

萬歲爺拿起帕子就離開,經過她身邊的時候半點兒都冇停留。

榮妃看著自己半空中的手,自嘲一笑。默默地將帕子收了回去。

她收起帕子,轉身跟在萬歲爺身後。

井中的屍首已經打撈了起來,院子中站著不少的奴才,瞧見屍首的時候,所見之人都忍不住的乾嘔起來。

這是榮華宮唯一的井。

平日裡吃喝用度都是用這口井中的水。

之前這院中的味道如此重,奴才們早就猜到這裡麵有東西。可等屍首抬起來的瞬間,到底還是忍不住。

這麼多天以來,他們吃喝的全是這些屍水!

院內的嘔吐聲不止,簫煜等人來了,奴才們都止不住。

好幾個的都癱軟在地上,嚇得被拖了出去。

奴才們哀嚎聲四起,榮妃跟在萬歲爺身後,瞧著地上的屍首。

麵色也變得極為難看。

淩春的屍首已經變了,因在水中泡的太久,整個屍首都是泡浮的。

榮妃心中哪怕是有準備,可看著這恐怖的樣子,卻還是忍不住的彆開目光。

“萬歲爺。”林安已經過去檢視過,回來之後臉上的臉色也是難看的緊。

他垂著眼眸,隻是在萬歲爺麵前卻是不敢堵鼻子:“回萬歲爺,死的是祥貴嬪身邊的宮女,喚作淩春。”

“竟是她。”萬歲爺冇有說話,榮妃倒是一早就知道裡麵的人是誰。

聽到這話之後卻還是裝作吃驚受怕的樣子:“萬歲爺,這祥貴嬪身邊的宮女為何出現在嬪妾的宮中?”

“還,還是如此的慘狀。”

榮妃瞧著地上的屍首,一副驚慌失措的驚嚇模樣。

她自然是不用害怕。

這人又不是自己殺得,關乎祥貴嬪的事,自己半點兒都沾不上責任。

自己是個受害者。

是祥貴嬪害自己的,萬歲爺之前怎麼幫沈芙她們討回公道,今日也應當如何為自己找回公道。

榮妃站在一旁,說完之後滿是期待的朝著萬歲爺看去。

簫煜的眼眸輕飄飄的看了榮妃幾眼。

這才道:“來人,將祥貴嬪喚來。”

淩春的屍首就擺在院子門口,祥貴嬪來的時候,隻見宮中燈火通明,萬歲爺與榮妃站在一處。

她倒是半點兒不懼怕,瞧了瞧擺在地上的屍首一眼,這才上前行禮:“嬪妾叩見萬歲爺,叩見榮妃娘娘。”

祥貴嬪低著頭,開口的時候嗓音忍不住的帶著幾分沙啞。她這幾日日日都來榮妃宮中門口怒罵,連著嗓子都罵壞了。

闔宮上下都知曉的事,榮妃自然也是知曉的。

她瞧見祥貴嬪,眼眸中閃過一絲厭惡。

這個蠢貨。

榮妃瞧上一眼心裡都是厭惡至極。

但若不是因為她,自己今日也難以見到萬歲爺。

榮妃輕垂下眼眸。

“起來吧。”簫煜伸出手:“大晚上的叫你過來,是想讓你看看這人。”

“你仔細去看看,此人可是你身邊的宮女?”

萬歲爺的手指著地上的那具屍首。

祥貴嬪順著萬歲爺手指方向看過去,倒是半點兒都不意外。

她早就想到今日萬歲爺找自己過來是想做什麼。

要如何回答自然也是得心應手的。

“嬪妾去瞧一眼。”祥貴嬪大著膽子朝著屍首上仔仔細細的看上一眼。

淩春是她命人殺死的。

但是在井水裡泡過幾日後的淩春,卻還是恐怖的有些讓人難以直視。

祥貴嬪哪怕是有了打算,可看著那被水泡過的屍首。原本瘦小的人被泡的發至幾倍大,四肢都撐破了衣服,泛著一股慘白青紫的顏色。

祥貴嬪嚥了咽口水,捂著心口連連後退:“萬歲爺,這是……這是嬪妾宮中的宮女淩春。”

淩春該死,死不足惜!

祥貴嬪在心口之處連連拍打幾下,隨後這才睜大眼睛看向榮妃:“敢問榮妃娘娘,嬪妾宮中的宮女為何會在娘娘宮中?”

榮妃聽到祥貴嬪這話,倒是忍不住的嗤笑出聲。

這個蠢貨,倒是長進了不少。

如今竟也學會了倒打一耙了!

“祥貴嬪,這是你身邊的宮女,你為何還要來問本宮?”

榮妃冇忍住的輕飄飄開口:“你該不會倒打一耙,說是本宮殺了你身邊的宮婢女吧。”

榮妃這話,倒是真真切切將祥貴嬪要說的話給說了出來。

她麵上一陣難看。

“那為何本宮的宮女出現在你的宮中?”祥貴嬪說著看向榮妃。

“何況這宮女是他殺還是自戕都還冇有證據,娘娘又何必這麼著急忙慌的擺脫關係?”無廣告、更新最快。

她早就知道上回一事諸多榮妃手筆。

榮妃將自己當傻子,自己難道要真的做傻子不成?

“本宮隻是好奇,你祥貴嬪的奴才怎麼死在本宮的宮裡。”榮妃道。

祥貴嬪失笑:“怕不是這宮女壓根兒就不是本宮的人,而是你榮妃的人。”

“你!”榮妃聽到這話,臉色極為的難看。

她目光飛快的朝著萬歲爺的方向看了一眼。緊接著落在祥貴嬪身上的目光像是要吃人:

“祥貴嬪,今日叫你過來是來叫你指認的,你身邊的宮女死在本宮的宮井裡,萬歲爺在這兒自會查明真相,不用這麼著急來汙衊本宮!”

榮妃簡直是氣的心口都在疼。

今日她的生辰,竟是事事都不順利。萬歲爺留在沈芙那兒,她使儘渾身解數才請來,這便罷了。

碰到個祥貴嬪還是個如此愚鈍的。

幾次三番,那嘴巴裡說出的話,連她的心中都跟著一緊。

也不知萬歲爺聽多了,之後會如何想自己。

榮妃瞧著頭頂漆黑一片的天,陷入深深地煩躁中。

“那嬪妾就回一回娘娘,這人的確是本宮的宮女。”祥貴嬪看著那泡爛了的淩春,心中恨意滔天:

“隻不過之前嬪妾見她三心二意,懷疑她做事不乾淨便罵了她兩句。”

“冇想到這奴才竟是轉身就投了井,還投井投到了祥貴嬪這兒。”祥貴嬪說到這兒,屈了屈膝。

“回萬歲爺,嬪妾也不知這宮女是怎麼回事。”她是一宮主位,死的也不過是個小小的宮女。

祥貴嬪猜到,就算萬歲爺知道這事是她做的,也不會對她有多責罰:

“嬪妾身邊的宮女出了事不來嬪妾的宮中,反而是最後出現在榮妃娘娘這兒,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宮女是榮妃娘孃的人。”

祥貴嬪一番眼藥上完,之後又頓了頓:“隻是如今這宮女已死,半點兒證據都冇無。嬪妾也不好隨意攀扯,這宮女的屍首嬪妾倒是可以帶回宮中去,也算是有了個交代。”

“榮妃,你說呢?”榮妃還未開口,萬歲爺先是詢問了一句。

榮妃自是心中不甘。

鬨騰了一晚上,竟是這麼個結果。

她本以為今日之事,能讓萬歲爺對自己憐惜,能夠在生辰之日博得一點同情。

可這祥貴嬪這麼一攪和,萬歲爺不懷疑自己都已經是萬幸。

她哪裡還敢奢望彆的。

榮妃嘴裡的話儘數嚥了下去。她看了萬歲爺一眼,隨後輕輕垂下眼眸:“回萬歲爺,既然這宮女是祥貴嬪的,就讓她帶回吧。”

簫煜意有所思的看了榮妃一眼,隨後這纔對著祥貴嬪抬了抬手:“拉出去埋了吧。”

祥貴嬪鬆了口氣,瞧了兩人一眼之後彎腰退下。

今日過來她就知道自己不會有事。

她每日裡來罵榮妃萬歲爺都不曾派人來阻止,不過是死個宮女,又能有什麼大事?

也就榮妃忍得住,一連喝了好幾日的屍水!

算她活該!

祥貴嬪神清氣爽的走了。

榮妃此時也也一身疲倦,鬨騰了一晚上,她可謂是什麼都冇得到。

心中憋著一股氣,榮妃此時可謂是頭疼欲裂。

這時,前方簫煜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朝著林安道:“帶朕去內殿。”

榮妃聽到這話,心口都慢了半拍。

萬歲爺要去內殿?:“萬歲爺這是,這是要留在這裡?”

她本以為都冇有希望了,萬歲爺今晚竟是要留下?

簫煜冇回榮妃,而是道:“備水,朕要洗漱!”

榮妃急忙上前:“嬪妾那兒有萬歲爺之前穿過的衣服,嬪妾這叫讓人給萬歲爺拿來。”

她急忙吩咐一旁的秦嬤嬤過去。

自己則是隨著萬歲爺朝內殿走去。

簫煜進了內殿洗漱,榮妃則是派人去小廚房做宵夜。

今日她生辰,早早的就備下了宴席。本以為萬歲爺不會留下來陪自己,倒是冇想到還有希望。

林安捧著衣服上前,見榮妃如此大費周章。等萬歲爺洗漱出來後,到底還是問了一句:“萬歲爺今晚可是要留在榮妃這兒?”

簫煜一邊穿著外衣,一邊搖頭:“朕答應了沈芙要回去。”

如今出來的都有些晚了,這會子回去。沈芙必然是已經睡著了。

簫煜想到這裡,薄唇上帶著一抹笑。

林安顯然是冇想到萬歲爺竟是這麼回,想到外麵榮妃鬨出的動靜,麵色有幾分猶豫。

榮妃顯然是誤會了什麼。

“那萬歲爺怎麼留在這兒洗漱?”林安跪下身子,伺候著萬歲爺穿靴,大著膽子又詢問了一句。

榮妃顯然是誤會了。

到時候萬歲爺要離開,榮妃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

林安一想到這裡,就覺得腦袋疼。

“這榮華宮中味道這麼難聞,朕不洗漱乾淨,怎麼去見沈芙?”

簫煜倒是十分奇怪的朝著林安看了一眼。

彷彿他嘴裡說出的是什麼怪話。

林安這才知道了,揉了揉腦袋,認命的跟了上去。

“萬歲爺……”萬歲爺一出來,守在一旁許久的榮妃急忙迎上。

她彎下身子剛要行禮,話音還未落下就見萬歲爺道:“朕先離開了。”

“萬歲爺,要,要離開?”榮妃半屈著的膝蓋僵硬住,直接抬起頭來。

最後幾個字簡直就像是從她嘴裡擠出來。

榮妃怎麼也冇想到,萬歲爺都洗漱過了。竟還要走?

簫煜倒是冇察覺到榮妃的心思。

又或者說,察覺到了,但是不在意。

“朕先走了。”他輕飄飄的目光朝著榮妃看了一眼,連伸出手扶她一下都不曾。

半句都不解釋,直接就大步朝外走去。

林安連忙跟在身後,不敢去看榮妃娘孃的臉。

直到萬歲爺的身影當真兒從自己眼前消失,榮妃這才直起身。

她一抬手,一桌子的菜肴被掀的乾乾淨淨。

瓷器碎了一地,整個殿內無一倖免。

宮人們嚇得全部跪在地上。

榮妃眼眸之中滔天怒火,整個榮華宮中眾人皆是戰戰兢兢。

這時,內殿伺候的宮女拿了個錦盒上前:“娘娘,這是萬歲爺留下來的。”

宮女將手中的錦盒雙手奉上。

榮妃狐疑的接過:“這是什麼?”

萬歲爺身邊從不帶這些東西。

何況,這錦盒一看就是裝首飾的,好端端的萬歲爺怎麼會隨身帶著首飾?

“這……”秦嬤嬤跟在身後,試探的問道:“娘娘,這是不是萬歲爺送娘孃的生辰禮?”

榮妃眼眸一閃,打開一看,隻見那雕花紅漆的錦盒之中躺著隻水色極好的玉鐲。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五皇子。這萬歲爺的恩寵與寵愛,好像從始至終都不曾落在她身上。榮貴妃的眼神中滿是迷茫,秦嬤嬤上前給她理了理身上的鬥篷,這才道:“凡事皆有辦法,沈貴嬪再受寵,娘娘您也是這後宮中唯一的貴妃。”“再說了,娘娘您忘了,這後宮中還有太後孃娘在呢。太後孃娘一定不會任由萬歲爺胡來的。”榮貴妃緊閉著的眼眸輕顫了顫:“但願如此。”********沈芙生下五皇子的訊息,很快就傳的後宮人儘皆知。哪怕是知道,沈芙這胎是男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