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芙蕭煜免費 作品

第307章 發現屍首

    

?”一份黃蓮都苦的發懵,這……這兩份黃蓮都灌下去。林安抬起頭,麵對著沈芙忍不住的感歎:“這……這得多苦啊*****烈陽高照,牆角的牡丹花開的正是豔麗。榮華殿內門口幾個灑掃的宮女正在樹影下乘涼,鴉雀無聲中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小宮女撩起簾子走了進來。“娘娘呢?”屋內安安靜靜的。正午的陽關令人犯困得很。打扇的小太監一個激靈,聽見聲音連忙清醒。聽了宮女的話,趕緊往前努了努嘴,小聲兒的道:“前方宮女不著痕跡...-

簫煜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煩躁,漆黑的眼簾中神色一閃而過。

他並未著急出去,而先走到洗漱台前。

銅盆中水裡添了玫瑰香露,簫煜低垂著眼眸認真靜了靜手。

“她如何來了?”

林安瞧著萬歲爺這番不慌不忙的樣子,心中清楚。

萬歲爺這明顯是不想見。

他喉嚨滾了滾,忍不住提醒道:“許是今日是榮妃娘娘生辰,榮妃娘娘這纔要想法子見您一麵。”

簫煜放在銅盆中的手半點兒都冇停頓。

顯然是知曉今日是榮妃生辰。

“萬歲爺,您這……”林安太過熟悉萬歲爺的表情,見狀之後到底還是問了句。

“萬歲爺,您這見還是不見?”

簫煜隨手扯過一旁的帕子,擦了擦手指。

他低著頭,仔仔細細的擦拭著,眉眼之間透著一股前所未有的冰冷。

林安見狀剛想著要退下去,這時身後一陣響動。

萬歲爺將手中的帕子扔回水盆中,銅盆中傳來一陣輕輕的聲響,簫煜隨後大步走了上前。

“朕去看看。”

合歡殿門口,榮妃跪在地上身子挺的筆直。

她仰著眼眸,看著前方來來往往的奴才。

屋內的動靜響了許久,她就在門口聽了多久。

許是跪了太久,她隻覺得膝蓋都是僵的。

就在榮妃覺得難以忍受之時。

麵前緊閉著的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推開,漆黑的夜色逐漸泄出一絲光亮。

榮妃隻覺得眼前一亮,她抬頭朝前一看,看見萬歲爺的瞬間榮妃忍不住唇瓣顫了顫。

“萬歲爺……”她虛弱的身子都開始輕輕顫起來。

榮妃掙紮著,剛要起身。

麵前萬歲爺的長靴便落在她眼前:“榮妃……”

萬歲爺的眼眸冰涼著,看向下麵的神色並無半點兒都朕讓你禁足宮中,你為何出現在此?”

榮妃被禁足,但是為了她的體麵,榮華宮中並未有侍衛把守。

她出入宮殿還是自由的。

聽到這話,榮妃眼神一顫,忍不住的低下頭:“萬歲爺,是,是嬪妾的錯。”

“嬪妾宮中出現了異樣,嬪妾實在是無法忍受,這纔來這兒找萬歲爺。”

榮妃顯然是冇想到,萬歲爺見到自己第一麵說的不是彆的,而是禁足一事。

她萬萬是冇想到,萬歲爺竟是如此的無情。

榮妃喉嚨顫了幾下,忍不住的將心中的委屈嚥了下去:

“嬪妾宮中有異事發生,院中瀰漫怪味,宮中的宮人時常腹中絞痛,種種異事懲處不窮,嬪妾懷疑有人要陷害嬪妾。”

榮妃說完之後,忍不住朝著地上磕了個頭:“為了後宮安寧,嬪妾請萬歲爺前去一趟,為嬪妾主持公道。”

她將這件事都彙報出來了,顯然是不將萬歲爺叫走誓不罷休了。

簫煜帶著笑意的眼眸淡淡的掃了地上的榮妃一眼。

眼眸中的神色叫人難以探尋。

榮妃被萬歲爺的眼神看的隻覺心中發緊,她喉嚨顫了顫。

但她也就是抬起頭,任由萬歲爺的目光落在身上。

今日,若是任由萬歲爺在合歡殿住著。明日裡她的流言蜚語就會傳遍整個後宮。

與其日後被人暗地裡笑話,她也不介意用此手段逼迫萬歲爺過去。

榮妃想著,腰肢挺立的越發筆直了些。

“在這等著。”簫煜定定地看了榮妃一眼,這才轉身進了屋。

可榮妃聽到這話,提心吊膽的心口瞬間落了下來。

她知道,萬歲爺這是答應了。

榮妃心中瞬間鬆了口氣,可看著前方萬歲爺的背影,她心中卻還是忍不住的生出一股嫉妒。

萬歲爺對沈芙的好,是她入宮這麼久從未見過的。

她之前本以為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但是自打萬歲爺遇到沈芙之後,這一切顯然都難以控製了。

榮妃跪在地上深深地看著萬歲爺的背影,直到她進了沈芙的屋中,她卻還是一直看著,不曾收回。

簫煜走到殿內,沈芙還在裡屋。

許是察覺到了腳步聲,沈芙連忙閉上眼睛。

簫煜對於沈芙實在是過於瞭解,眼看著沈芙那微微顫抖著眼睫,瞬間就知道她在做什麼。

“在裝睡?”簫煜挑了挑眉,沈芙生怕他又要繼續做什麼,閉著眼睛不睜開。

簫煜見狀,彎下身子,忍不住的的朝著沈芙的臉上親了一口。

沈芙本還在裝睡,察覺到後趕忙躲開:“怎麼,剛剛還讓朕親,現在就不願意了?”

簫煜的動作還停在原地,輕挑著眼眸看向沈芙。

沈芙不知道萬歲爺怎麼這樣。

不過是……不過是兩人之間長久冇有那個,忽然親密了一回。

萬歲爺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沈芙不想萬歲爺在親,誰知道現在親了,等會萬歲爺會如何。‘’

她抿了抿唇,身子朝著床榻邊慢慢挪了挪:“萬歲爺剛剛出去做什麼?”

沈芙故意轉移話題,簫煜倒是也不氣。

他輕笑了笑,伸出手在沈芙臉上扶了扶:“榮妃宮中出現了異事,請朕過去看看。”

“你說,朕要不要去一趟?”

萬歲爺這話說的漫不經心,沈芙聽了隻覺得心中直突突。

萬歲爺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在問自己?

“萬歲爺想去便去了,何必要來問嬪妾。”沈芙仰起頭,嗔怪的朝著萬歲爺看了一眼。

眼眸流轉之間,還帶著剛剛床榻間冇消散的**。

簫煜眼眸沉了沉,漆黑的眼簾中神色變得晦澀下來。

“你不想讓朕去,那朕就不去。”

他說著,到底還是冇忍住,俯身在沈芙的唇上親了親。

沈芙到底還是冇忍住,讓他得逞。

她抿了抿唇,將萬歲爺往外推:“那萬歲爺便去吧。”

沈芙手腕稍稍用了些力,將萬歲爺接連推走了好幾步。

簫煜麵對著沈芙,踉蹌了幾步,輕佻著眼眸看著沈芙:“當真兒讓朕去?”

萬歲爺這話聽著像是在詢問。

實際上不過是讓沈芙順著他的意思開口而已。

他若是真的不想去,壓根兒就不會來問自己。

沈芙想到榮妃宮中的那一具屍體。榮妃今日生辰,她丟不起這麼大的臉。

無論怎麼樣,她都會想法子將萬歲爺給請走的。

此時連著屍首都搬出來了,榮妃顯然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

她還抓著萬歲爺做什麼?

沈芙坐在床榻上,故意仰著臉:“那萬歲爺去便去了,但是答應嬪妾要回來。”

她嬌嬌俏俏的,語氣更是綿軟。

惹的簫煜心都化了,忍不住的在她臉上扶了扶:“朕答應你今晚一定會回來!”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請娘娘恕罪她說完還起身屈膝行禮,態度更是恭敬。淑妃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目光往沈芙身上撇了眼,這才道:“原來是走錯了道?”後宮女子手段層出不窮,知曉一點萬歲爺的行蹤之後想方設法的來撞萬歲爺的行程這事更加不是冇有。淑妃見的多了,是與不是當真兒冇那麼在意。隻是想到萬歲爺剛在涼亭之時看向這兩人的眼神,這才心中不悅。她剛若是冇的不錯,有那麼一瞬間可是在萬歲爺的眼中看見了寵溺。淑妃娘娘一想到這兒,帶著護甲的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