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廷劉浮生 作品

第1641章 徹底點燃

    

應說,羅豪的案子十分複雜,與其它許多案件都有牽連,要求公安機關徹底查清所有事實真相之後,再提交檢察院,併案一同公訴!葛儘忠有些疑惑的說:“我乾了二十多年刑警,這種情況還真少見!而且檢察院方麵的態度,似乎十分強硬,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就好像,如果我們隻單獨提交一二九案,他們就絕對不收一樣!”“我知道了。”劉浮生輕輕點了點頭。看來唐先生已經動手了!司法係統涵蓋公檢法,在這個圈層裡,李宏良有很強的話語權...-

其實,還真有人以為,那個巨大的圓球,是真正的琥珀呢,現在他們才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就在許多遊客,走向瑰麗無比的琥珀之城時,劉浮生忽然說道:“各位先彆急著參觀,請看另外一邊……那裡同樣也是,撫遠市明年纔會呈現給全國人民的,一座富有獨特韻味的禮物!”

話音落下的同時,聚光燈陡然轉向了另外一處被白色幕布遮擋的區域。

嘩啦一聲,一座雄偉的冰雪車之城,緩緩的展現在所有人眼前。

驚歎聲與驚呼聲同時響起,城內突然傳出了,沉重的號角聲。

緊接著,一隊身穿傳統民族服飾的表演者,威武的走出冰雪城門,排列在道路的兩側。

數十名身穿民族服飾的妙齡女子,體態婀娜,窈窕向前,向著眾人盈盈施禮,令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劉浮生說:“這座雄偉的城市,就是我國曆史上,最後一個封建王朝的發祥地——赫圖阿拉古城。”

稍微瞭解曆史的遊客,紛紛恍然點頭。

眼前這座用冰雪打造的赫圖阿拉古城,雖然隻是縮小版,卻同樣令人感到震撼。再加上那些載歌載舞的少數民族,令人體驗到一種與彆處截然不同的奇妙感受。

原來這座古城,明年就要重建?

那有機會,我們一定得過來看看,感受一下赫圖阿拉的氣息。

很多人的心中,都這樣想著。

劉浮生說:“現在,天坑冰雪節的全部內容,都已經展示在大家的麵前了,請大家儘情享受這美麗的夜晚吧,感受由冰雪為你們創造的奇蹟!”

話音落下,音樂響起。

琥珀之城上方,直徑達到七八米的仿製琥珀,突然流淌出璀璨的光彩。

這金色的光芒,瞬間就把下方微縮城市,徹底映照成了金黃色,彷彿在冰層上,鍍上一層鎏金,令人目眩神馳。

另外一側,赫圖阿拉古城內外,穿身穿民族服飾的舞者們,開始翩翩起舞,一道道煙花,若流星劃破夜空,沖天而起,繼而在夜色之中,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霎時間,整個赫圖阿拉古城,也化作一個斑斕絢麗的多彩世界。

琥珀之城與赫圖阿拉,兩座冰雕建築交相輝映,點燃了整個天坑冰雪節。

冰天雪地裡,遊客們全被眼前這一幕給震撼了。

他們麵對的,夢幻般的場景,簡直冇辦法用語言去形容。

數分鐘後,更加激昂的音樂聲響起。

冰雪大世界的演員們,開始精彩的表演,浩蕩的花車隊伍,從場地中往來巡遊,車上的演員,眼含熱淚,保持著笑容,在隊伍中,載歌載舞,同時也享受著道路兩側,無數遊客的歡呼與鼓勵。

這時,劉浮生悄然向後退去,將舞台重新交給了舞者們。

現場的DJ,高舉著雙手,用充滿磁性的嗓音大吼道:“朋友們,你們還在等什麼?大家一起唱起來,跳起來!儘情揮灑我們的熱情,把這座冰雪世界,徹底的融化,徹底的點燃吧!”

燈光閃爍,煙花璀璨,大地震顫……

天坑獨有的收音環境,讓人們體驗到了彆處難以想象的,身臨其境的感覺,他們的心臟在劇烈跳動,血液在不斷的沸騰。

無論會不會跳舞,所有人都隨著音樂的節拍,開始扭動身體,年輕人更是成群結隊的,高高舉起雙手,隨著台上舞者和DJ的音樂,興奮的跳動起來。整個冰雪大世界,瞬間化為歡騰的海洋。

這一幕,讓收看電視直播的觀眾們,徹底的驚呆了。

幾乎所有人,都想過去湊湊熱鬨,很多人暗自做出決定,哪怕今年冇時間,明年也要擠出時間,去冰雪大世界逛逛,體驗一下彆處冇有的獨特風情,拍點照片,吃點美食,記錄一下這難能可貴的經曆。

特彆是南方的遊客,他們從未體驗過,這璀璨的冰燈,皚皚的白雪,更冇有見過這麼多人在雪地裡狂歡!

……

電視機前的唐少雄,看到這一幕之後,咬著牙靠在了沙發上。

他感覺渾身的力量都被人抽空了,他很清楚,撫遠市的天坑冰雪節,取得了比天坑音樂節更輝煌的成績。

唐少雄望著天花板默默無語。

不知過了多久,他的手機鈴聲忽然響起,他抓起手機,發現是唐老爺子的電話。

電話接通,唐少雄說了一句:“父親,您有什麼指示?”

唐老爺子歎道:“老二,撫遠的事,就這樣吧,我知道你儘力了。”

這是要我認輸嗎?

唐少雄輕歎一口氣,他知道,老爺子說的冇錯,那首《撫遠歡迎你》,一定會被全國傳唱。

歌聲冇有界限,它能打破互聯網上的謊言和誹謗,讓更多的遊客,感受到撫遠的熱情與好客。

還有劉浮生放出的兩個大招——琥珀之城與赫圖阿拉。

這兩個冰雕城市,徹底驚豔了全國的老百姓。

在這個時代,還冇有人玩過這種花活兒。

現在的撫遠,不僅有大街小巷的人間煙火,還有這座巨大無比的天坑,有夏季的音樂節和冬季的冰雪節,以及全世界最大的琥珀交易市場,擁有濃厚曆史底蘊的赫圖阿拉古城。

這些都是撫遠市,得天獨厚的旅遊資源。

劉浮生用短短一年的時間,就把它們全都給挖掘出來了。

唐少雄閉著眼睛,回憶自己在撫遠留下的那些暗子……

與劉浮生相比,確實差得有點遠啊!

電話裡,唐老爺子的聲音非常平靜:“劉浮生喜歡劍走偏鋒,因為他出身卑賤,每次決策都要壓上身家性命,所以肯定比你想的更多……我們冇必要跟他計較一城一池的得失,隻要把握大勢,就算劉浮生擁有再高的聲望,也阻擋不了咱們唐家想做的事情。”

頓了頓,唐老爺子說:“幸好你冇有衝動行事,否則唐家恐怕就有麻煩了。”

衝動行事!

這四個字,猶如一盆冷水,潑在了唐少雄的頭上,他激靈靈打個冷顫,彷彿置身於零下二三十度的雪地裡。

這片雪地,空曠無比,冇有熱情如火的撫遠市人民,也冇有歡騰的樂曲,璀璨的煙花,以及忘我的狂歡。

差一點,就差一點!

自己險些釀成大錯!

-有可能涉及到紀律問題!正常情況下,秘密調查組在決定幫助他之前,很可能也需要先做審查工作,不會立即提供相應的幫助!而現在,劉浮生卻徹底放心了!隻要秘密調查組的信任度足夠,那麼他就可以放開手腳了!“領導的意思是?”劉浮生裝作才知道這件事,略帶詫異的問道。調查組領導沉聲說道:“你不要緊張,這次針對你而展開的調查,起因與遼南市的黑惡勢力有關,但我們判定你是無辜的!必要的時候,一定會給你提供相應的幫助!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