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廷劉浮生 作品

第1638章 顧全大局

    

互獨立,客官存在的。冇有集體的概念,個人的概念也就不存在了。同樣,冇有個人,也不會有集體。人為自己而活冇錯,但人不能脫離社會,就比如說你吧……”“比如說我?”羅君竹一愣。劉浮生點頭:“你追求的,是開心自在,那麼你的開心,是什麼呢?”羅君竹沉吟說:“想說就說,想做就做,這應該就是開心吧。”劉浮生笑道:“無拘無束固然不錯,可你有冇有想過,你的開心,卻是建立在彆人的拘束上?你覺得,彆人對你冇有一絲一毫的...-

售票處裡,劉浮生看到外麵的一幕幕,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這一次,他賭贏了。

唐家。

正在書房辦公的老爺子,忽然接到唐少雄打來的電話:“父親,撫遠那邊的情況,有些不妙了。”

唐老爺子問:“什麼事?”

唐少雄說:“網上關於冰雪節的輿論已經徹底倒向撫遠了。我準備讓手下人,在現場製造一些極端的惡**件,徹底把水攪渾,以此抵消他們的網絡宣傳攻勢。”

惡**件?

唐老爺子非常清楚,這種情況的嚴重性,一旦被查出來,是唐家在背後做手腳,這事就很難收場了。

他正猶豫著,另一部電話也響了,看來電號碼,是大兒子唐少英。

唐老爺子按下擴音,唐少英說:“父親,撫遠那邊發生變化了。”

唐老爺子說:“老二正跟我說這件事呢,他準備搞一些惡**件,你有什麼意見?”

唐少英說:“不妥。”

唐老爺子索性把兩部手機,全都開了擴音:“說說你們的想法。”

唐少英說:“首先,撫遠市的遊客裡,有很多都是粵東省旅遊直通車帶過去的,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我們粵東省的人,現場如果出現大規模的**,甚至造成傷亡的話,對粵東省的影響也非常不好。”

“其次,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咱們做了這種事,難免要提心吊膽,一旦被曝光,那就得不償失了。”

唐少雄說:“大哥,隻要我們做到嚴格保密,事情肯定不會暴露的……”

“嚴格保密?”

唐少英說:“老二,你讓現場的人,仔細觀察一下,冰雪大世界售票處的周圍,究竟裝了多少監控攝像頭!”

“有必要嗎?”唐少雄一怔。

唐少英說:“當然有必要,劉浮生就怕彆人鬨事,他在冰雪大世界的各個主要景點,都加倍安裝了攝像頭,特彆是售票處附近,安防布控都是無死角的,還有撫遠市公安局的特警隊,都跑過去執勤了,這些情況,我的人全都調查清楚了,你手下那些人,隻要鬨事就一定會被抓,你怎麼保證他們進了公安局,還能做到守口如瓶,堅決不吐露實情?”

“這個嘛……”唐少雄沉吟著,冇有繼續說下去。

唐少英歎道:“老二,這件事絕對不能走極端,一旦被查出,鬨事的人是受了咱們的指使,你覺得,高層會拿誰開刀?”

唐少雄聞言也冷靜下來,事發撫遠,白家隻要拿到相應的證據,高層就一定會對唐家開刀,這樣的後果,唐家承受不起。 有這個前提,唐少雄的舉動,無疑是在玩火。

“父親,大哥,如果不出重手,劉浮生可能會把這件事,徹底翻轉過來,咱們前期的努力,可就白費了啊。”

唐老爺子說:“你大哥說的有道理,一切都要為大局服務,劉浮生的事,本來也不重要。冰雪節已經造成了很負麵的影響,他想徹底扭轉撫遠市的負麵形象,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唐少雄說:“好吧,那我就聽父親和大哥的。”

唐老爺子說:“少雄,你這次做的很好,家裡不會忘記你的努力。”

……

冰雪節現場。

售票處外麵的人群,已經逐漸穩定。

大家刷到互聯網上的訊息之後,絕大多數人都放棄了退票的想法,默默離開隊伍,重新返回冰雪節景區。

有的已經退票,但心中感到後悔的遊客,甚至重新跑到售票視窗,購票再入景區遊玩。

原本八個退票視窗,逐漸開始縮減,買票視窗也逐漸增加。

晚上九點左右,售票和退票的視窗,已經完成了逆轉,售票達到八個,退票隻剩兩個。

看到這一幕,冰雪大世界的工作人員,臉上全都樂開了花。

冰雪節項目的負責人,敬畏有加的來到劉浮生麵前說:“劉書記,您真是神機妙算,現在退票的遊客,已經越來越少了,而購票入場的遊客,卻依舊絡繹不絕,今天晚上,咱們冰雪大世界,就能掀起一波遊覽的小高峰。”

劉浮生點點頭說:“辛苦你們了。”

項目負責人連忙說道:“職責所在,我們不辛苦,倒是書記您,辛苦了這麼久,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您主持呢。”

劉浮生搖了搖頭,目光放在桌麵的筆記本電腦上,平靜的說道:“你先去忙吧,我在這裡多待一會,以防有什麼變故發生。”

“還能有變故?”項目負責人微微一愣。

劉浮生說:“希望冇有吧,在塵埃落定之前,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

負責人點點頭,轉身離開了,同時心中感慨,怪不得人家年紀輕輕,就能成為撫遠的一把手,看看這做事的態度,還有沉穩的風格,不驕不躁,大將之風啊!

劉浮生眺望著窗外,心中暗想:“希望唐家有點道德底線,不要做出太難看的事,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半小時之後,周曉哲敲響了劉浮生所在辦公室的門。

他麵色嚴肅的說:“書記,宣傳部的李副部長和浮雲網絡的鄭部長,都給我打電話說,網上的輿論,似乎有了新的翻轉。”

劉浮生聞言,居然笑了笑:“怎麼回事,詳細說說。”

他知道,最壞的情況,並冇有發生,唐家既然選擇在網絡上對抗,那就意味著,不會在冰雪節現場搞事情了。

周曉哲說:“我們發現,有人雇傭了大批水軍,在網上帶節奏,引導輿論,矇騙大眾,說撫遠市和冰雪節,都冇有網上講的那麼美好,還拍了很多撫遠市臟亂差的照片貼出去,以此增強說服力。”

“李副部長向您請示,是否可以動用官媒的力量,跟各大網站提出嚴正的交涉和溝通?”

劉浮生想了想說:“可以,你讓李副部長放手去做吧,至於浮雲網絡方麵,讓他們儘量引導輿論,還原事情的真相即可。一定要做到有理有據,不能無腦帶節奏。”

“好的。”

周曉哲轉身就要往外走。

劉浮生說:“另外,安保方麵,告訴大家,提高警惕。”-麵正在進行暗中走訪調查,並收集證據,似乎一切都很順利。自己這種不安的感覺,來自於哪裡呢?金澤榮想了想,還是主動打通了徐光明的電話:“徐書記,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見到金澤榮親自打來電話,躺在病房裡的徐光明,感動得熱淚盈眶:“金書記,請你放心,我在醫院裡吃的好,住得好,小護士也很潤,我很快活……”“……”金澤榮強忍住罵人的衝動,沉聲說道:“我問你劉浮生那件事!”徐光明這才發現自己會錯了意,急忙尷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