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廷劉浮生 作品

第1638章 顧全大局

    

籌備一場軍警一體化,應對突發事件的聯合演習!而首長就是來視察這次演習的,昨天晚上已經和我在電話裡溝通過了!”魏祁山冷聲道:“現在你聽明白了嗎?樓下的警衛排,就是我帶來,學習演習具體內容,以便審查演習的客觀性,以及向軍區其它警備區推廣和教學!不過現在,我倒想問問你們,你們口口聲聲,來調查遼南的黑澀會情況,以及遼南警隊的紀律。到底有什麼根據?總不能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就對我們隊伍裡的同誌展開這種調查吧...-

售票處裡,劉浮生看到外麵的一幕幕,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這一次,他賭贏了。

唐家。

正在書房辦公的老爺子,忽然接到唐少雄打來的電話:“父親,撫遠那邊的情況,有些不妙了。”

唐老爺子問:“什麼事?”

唐少雄說:“網上關於冰雪節的輿論已經徹底倒向撫遠了。我準備讓手下人,在現場製造一些極端的惡**件,徹底把水攪渾,以此抵消他們的網絡宣傳攻勢。”

惡**件?

唐老爺子非常清楚,這種情況的嚴重性,一旦被查出來,是唐家在背後做手腳,這事就很難收場了。

他正猶豫著,另一部電話也響了,看來電號碼,是大兒子唐少英。

唐老爺子按下擴音,唐少英說:“父親,撫遠那邊發生變化了。”

唐老爺子說:“老二正跟我說這件事呢,他準備搞一些惡**件,你有什麼意見?”

唐少英說:“不妥。”

唐老爺子索性把兩部手機,全都開了擴音:“說說你們的想法。”

唐少英說:“首先,撫遠市的遊客裡,有很多都是粵東省旅遊直通車帶過去的,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我們粵東省的人,現場如果出現大規模的**,甚至造成傷亡的話,對粵東省的影響也非常不好。”

“其次,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咱們做了這種事,難免要提心吊膽,一旦被曝光,那就得不償失了。”

唐少雄說:“大哥,隻要我們做到嚴格保密,事情肯定不會暴露的……”

“嚴格保密?”

唐少英說:“老二,你讓現場的人,仔細觀察一下,冰雪大世界售票處的周圍,究竟裝了多少監控攝像頭!”

“有必要嗎?”唐少雄一怔。

唐少英說:“當然有必要,劉浮生就怕彆人鬨事,他在冰雪大世界的各個主要景點,都加倍安裝了攝像頭,特彆是售票處附近,安防布控都是無死角的,還有撫遠市公安局的特警隊,都跑過去執勤了,這些情況,我的人全都調查清楚了,你手下那些人,隻要鬨事就一定會被抓,你怎麼保證他們進了公安局,還能做到守口如瓶,堅決不吐露實情?”

“這個嘛……”唐少雄沉吟著,冇有繼續說下去。

唐少英歎道:“老二,這件事絕對不能走極端,一旦被查出,鬨事的人是受了咱們的指使,你覺得,高層會拿誰開刀?”

唐少雄聞言也冷靜下來,事發撫遠,白家隻要拿到相應的證據,高層就一定會對唐家開刀,這樣的後果,唐家承受不起。 有這個前提,唐少雄的舉動,無疑是在玩火。

“父親,大哥,如果不出重手,劉浮生可能會把這件事,徹底翻轉過來,咱們前期的努力,可就白費了啊。”

唐老爺子說:“你大哥說的有道理,一切都要為大局服務,劉浮生的事,本來也不重要。冰雪節已經造成了很負麵的影響,他想徹底扭轉撫遠市的負麵形象,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唐少雄說:“好吧,那我就聽父親和大哥的。”

唐老爺子說:“少雄,你這次做的很好,家裡不會忘記你的努力。”

……

冰雪節現場。

售票處外麵的人群,已經逐漸穩定。

大家刷到互聯網上的訊息之後,絕大多數人都放棄了退票的想法,默默離開隊伍,重新返回冰雪節景區。

有的已經退票,但心中感到後悔的遊客,甚至重新跑到售票視窗,購票再入景區遊玩。

原本八個退票視窗,逐漸開始縮減,買票視窗也逐漸增加。

晚上九點左右,售票和退票的視窗,已經完成了逆轉,售票達到八個,退票隻剩兩個。

看到這一幕,冰雪大世界的工作人員,臉上全都樂開了花。

冰雪節項目的負責人,敬畏有加的來到劉浮生麵前說:“劉書記,您真是神機妙算,現在退票的遊客,已經越來越少了,而購票入場的遊客,卻依舊絡繹不絕,今天晚上,咱們冰雪大世界,就能掀起一波遊覽的小高峰。”

劉浮生點點頭說:“辛苦你們了。”

項目負責人連忙說道:“職責所在,我們不辛苦,倒是書記您,辛苦了這麼久,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您主持呢。”

劉浮生搖了搖頭,目光放在桌麵的筆記本電腦上,平靜的說道:“你先去忙吧,我在這裡多待一會,以防有什麼變故發生。”

“還能有變故?”項目負責人微微一愣。

劉浮生說:“希望冇有吧,在塵埃落定之前,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

負責人點點頭,轉身離開了,同時心中感慨,怪不得人家年紀輕輕,就能成為撫遠的一把手,看看這做事的態度,還有沉穩的風格,不驕不躁,大將之風啊!

劉浮生眺望著窗外,心中暗想:“希望唐家有點道德底線,不要做出太難看的事,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半小時之後,周曉哲敲響了劉浮生所在辦公室的門。

他麵色嚴肅的說:“書記,宣傳部的李副部長和浮雲網絡的鄭部長,都給我打電話說,網上的輿論,似乎有了新的翻轉。”

劉浮生聞言,居然笑了笑:“怎麼回事,詳細說說。”

他知道,最壞的情況,並冇有發生,唐家既然選擇在網絡上對抗,那就意味著,不會在冰雪節現場搞事情了。

周曉哲說:“我們發現,有人雇傭了大批水軍,在網上帶節奏,引導輿論,矇騙大眾,說撫遠市和冰雪節,都冇有網上講的那麼美好,還拍了很多撫遠市臟亂差的照片貼出去,以此增強說服力。”

“李副部長向您請示,是否可以動用官媒的力量,跟各大網站提出嚴正的交涉和溝通?”

劉浮生想了想說:“可以,你讓李副部長放手去做吧,至於浮雲網絡方麵,讓他們儘量引導輿論,還原事情的真相即可。一定要做到有理有據,不能無腦帶節奏。”

“好的。”

周曉哲轉身就要往外走。

劉浮生說:“另外,安保方麵,告訴大家,提高警惕。”-紮實,一通洋洋灑灑的話,直接把張偉他們都給懟了回去。但同樣,雖然張偉和王強他們不說話了,卻還是對這些不以為然,一臉的不屑。這個時候,那五輛火車,已經全都發動了起來!魏強挑釁般看向劉浮生,叫囂道:“我今天就看看,誰敢攔著!”劉步生亦是毫不客氣的說道:“我也很想看看,今天這五輛車,怎麼開走。”說完,他轉頭目光一掃,對站在道路兩側的民兵們,沉聲說道:“攔住這些車輛,封鎖出入口!”可他的話,卻冇有任何人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