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麥子 作品

第1章 夢見愛上瘋批男

    

司慕寒死了,江雲瑤沒有一點傷心。用他的錢,養著別人的男人,別人的娃。過上了紙醉金迷的生活。用盡了全部力氣,飄到了司慕寒的墓前。說。“看吧,司慕寒,我都說過了,江雲瑤就是一個騙子。一個冷無貪得無厭的人。你卻不信。”於是醒了,在一個晴空萬裏,蟬鳴一片的夜晚醒了。夏沫看了一眼牆上的日曆,環顧了一下四周。急忙開啟床頭燈,拿起手機,仔細看了看時間,再三確定還活著。剛才隻是一場夢。人長出一口氣。“嚇死個P了。...夏沫做了一個夢,夢比現實都真實。

夢見上了隔壁家的大哥哥。

足足大八歲的司慕寒,可是那個人不喜歡。

後來就了傳說中的惡毒人。

用盡各種手段,走了他心中喜歡的人。

可笑的是,本就不知道,心中的人是誰。

反正最後落得個公司破產,爺爺慘死,也被司慕寒打斷雙,囚在郊外別墅。

拿走的一顆腎,害死肚子裏麵七個月大的孩子。

你以為這就是夢的全部嗎

不,這隻是開始,當他知道司慕寒著的人是誰的時候。

跳樓了,從醫院頂樓跳了下來。

剛好砸在司慕寒的麵前。

男人沒有傷心,沒有難過,小心的把江雲瑤的護在了邊。

他說:“不看,晦氣。”

然後轉抱著人冷漠的離開。

在後來就了一個阿飄。

跟在司慕寒邊很多年,看著他和江雲瑤結婚,生子,最後兩人不斷爭吵,冷戰,把生活過了一地。

可是江雲瑤再如何過分,司慕寒依然對他很好。

不想和在一起的時候,總能失控,還把打了殘廢。

隻不過很快司慕寒邊出現了很多人。

或多或有江雲瑤的影子。

很多時候,他都會把那些人聚集在一起。

讓們自顧自的玩樂,他就會坐在一旁,安靜的看著

時不時的也會說幾句。

“你的眼睛長的很像,又或者說,就喜歡你生氣的樣子,很像。”

司慕寒很忙,可以用廢寢忘食來形容。

短短七年整個司氏市值就翻了幾十倍,業務遍佈全世界。

可是很多時候,司慕寒並不開心,也沒有什麽娛樂活,男之間的事,似乎也沒有。

也許有,隻是沒有看見罷了,誰讓也是個很忙的阿飄。

司慕寒最大的好就是沉默,有時候一坐就是一整天,不知道在想什麽。

在跳樓的第八個年頭,江雲搖終於原形畢,把司慕寒燒死在別墅裏麵。

原因不清楚,因為聽見他們吵架的時候。

就會自飄走,等過個十天二十天再飄回來的時候,他們就會和好。

可是這次不一樣,等再次飄回來的時候,司慕寒已經下葬好多天了。

司慕寒死了,江雲瑤沒有一點傷心。

用他的錢,養著別人的男人,別人的娃。

過上了紙醉金迷的生活。

用盡了全部力氣,飄到了司慕寒的墓前。

說。

“看吧,司慕寒,我都說過了,江雲瑤就是一個騙子。

一個冷無貪得無厭的人。

你卻不信。”

於是醒了,在一個晴空萬裏,蟬鳴一片的夜晚醒了。

夏沫看了一眼牆上的日曆,環顧了一下四周。

急忙開啟床頭燈,拿起手機,仔細看了看時間,再三確定還活著。

剛才隻是一場夢。

人長出一口氣。

“嚇死個P了。”

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幸好隻是一個夢,幸好一切都沒有發生。

幸好還能規避一切。

因為是真的喜歡司慕寒,就在昨天,還上演了一場一哭二鬧的戲碼。

再過幾天就是十八歲的生日了,司爺爺要在生日這天,宣佈和司慕寒訂婚的訊息。

可是被爺爺拒絕了。

爺爺說,司家家風不好。

而且司家的男人,骨子裏麵與生俱來帶著冷無。

對待,從來沒有一個是從一而終的。

也是,司家有好多哥哥,三三兩兩有著同一個父親,卻有不同的母親。

除了司慕寒的母親是明正娶回來的外,其餘都是被養在外麵的人生的。

可是鬼迷心竅,就是聽不進去。

想起爺爺因為他被司慕寒死的慘狀,急忙起,躡手躡腳的去了爺爺的房間。

看著床上睡了的老人,被子掉在了地上。

角不由的上揚。

“還說我睡覺不老實,你不是也踢被子。”

夏沫輕輕走到爺爺的床前,撿起地上的被子,給爺爺蓋好。

蹲在爺爺的邊,認真的數起他的鬍子來。

嘶!

哦吆……咳咳咳。

老爺子猛然睜開眼睛,被眼前的一張大臉嚇的差點心梗。

年齡大了真的經不起嚇。

過了良久,夏老爺子才緩過神來。

無奈歎息一聲。

“爺爺年紀大了,還想多陪你幾年呢。”

聽到這話,原本因為惡作劇得逞的夏沫。

鼻頭一酸,抱住老爺子就哭上了。

聲音那一個大,驚了別墅裏麵的傭人。

就連團子也被的哭聲引了過來。

團子是夏沫養的一條狗,前世為了護著,被司慕寒拖在車後,活活拖死了。

想到這裏夏沫哭的更兇了。

夏老爺子無奈的歎息一聲。

“好了,別哭了,明天我就讓司老頭過來。

商量你和司慕寒的婚事。”

聽到這話,夏沫一個激靈。

猛然停住了哭聲。

夢裏就是的一哭二鬧三上吊。

爺爺才同意了兩家聯誼。

可是在他們訂婚三年後。

司慕寒卻反悔了,因為他的另有其人。

夢裏打斷的那個夜晚,剛好是個雨夜。

他的表在雷電加的那一刻,森恐怖,猩紅著眸子,像一頭暴躁的野。

他狠狠的瞪著道。

“你以為你是誰,誰給你的膽子讓你傷,誰給你的勇氣讓你嫁我。

我給了你三年時間,希你迷途知返。

你倒好,玩弄手段,我娶你,害差點死掉。

不是很喜歡跑嗎,今天我就打斷你這雙,看你還如何去害他。”

想到這裏,夏沫一個激靈,後脊背一陣發涼。

明明是炎熱的夏天,卻覺掉進了冰窟窿。

冷的牙關都開始打了。

“爺爺,我不要和司慕寒訂婚,我不他。

我隻是……隻是和夜小白打賭。”

說著夏沫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

“要是我和司慕寒訂婚功,就輸給我一個包包。”

夏沫的聲音,越說越小,到後來小的如同蚊子在。

夜小白,夜家大小姐,夏沫的死黨。

兩個人可謂有難同當有福同。

夢裏再被司慕寒囚的那段時間,夜小白幾乎用上了所有的人脈。是很多時候,司慕寒並不開心,也沒有什麽娛樂活,男之間的事,似乎也沒有。也許有,隻是沒有看見罷了,誰讓也是個很忙的阿飄。司慕寒最大的好就是沉默,有時候一坐就是一整天,不知道在想什麽。在跳樓的第八個年頭,江雲搖終於原形畢,把司慕寒燒死在別墅裏麵。原因不清楚,因為聽見他們吵架的時候。就會自飄走,等過個十天二十天再飄回來的時候,他們就會和好。可是這次不一樣,等再次飄回來的時候,司慕寒已經下葬好多天了。司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