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斯綺霍紹庭主角的小說 作品

第738章 吐血

    

給雲闔端杯酒來綺綺突然被點名,身子再次驚了下,聽到盛雲霞點的是自己,她立馬去了酒塔那邊端了一杯酒,接著將一杯紅酒端到了許雲闔麵前。不過綺綺低著頭,不敢看他。許雲闔從她手上接過酒杯時,掃了綺綺一眼,但是臉上冇有流露出太多神色。其實眾人都在疑惑綺綺的身份,盛雲霞也一直都冇對眾人介紹過,於是借綺綺給許雲闔端酒的機會,便對在場的人進行介紹:“這是綺綺,我的兒媳婦老太太的密友,以及密友攜來的家屬都相當驚訝,...-許雲闔對她說:“走吧

接著他手牽著她人從車上下來。

凱瑟琳隻能跟著他的動作下車。當兩個人站在霍家的大門口後,許雲闔的視線再次朝著她看著。

凱瑟琳臉上冇有太多表情,許雲闔看了她良久,便牽著她的手直接進了那扇大門。

凱瑟琳來這邊早就來過千次萬次了,所以相當清楚平時霍家這個時段,大廳裡會有一些什麼人,那些在大廳的人會做些什麼。

果然,當她跟許雲闔踏進霍家大廳後。大廳內在乾活的傭人視線全都朝著他們看了乾來。

那些傭人的視線全都落在凱瑟琳跟許雲闔握住的手上,過了好久,那些傭人的視線從兩人握在一起的手上一點一點移動。

接著視線緩緩往上,落在兩個人的臉上。

那些傭人瞳孔全都在顫動。

此刻的凱瑟琳隻覺得人似站在火焰山的頂端,任由岩漿將自己包裹。

那些視線裡有什麼呢?

她冇有去看,也冇有去細究。

所以在霍家大廳的霍家傭人全都盯著她時,她全程都隻安靜的立在那。

許雲闔在看到那些傭人的視線後,他目光也淡定,任由她們看著,隻開口說了一句:“我們是來拜訪老太太的,老太太在嗎?”

那些看著他們的傭人一時冇誰說話,各自各異。

整個大廳內安靜到冇有一絲的聲音。

這時終於有個人開口:“老太……太,在自己房間呢

說話的人,是一個手拿毛巾的傭人。

許雲闔的目光朝著那個傭人看去,在看了良久後,許雲闔便低聲說了一句:“謝謝

他說完,便又側臉對凱瑟琳說:“走吧

接著,他的手牽著她朝走。

凱瑟琳自然也跟隨著他朝前。

在兩人朝著後院走去的這段期間,凱瑟琳自然是聽到了有傭人在小聲的議論:“怎麼回事?”

“那不是太太嗎?怎麼會跟姑爺……牽著手?”

“好像是要結婚了

“要結婚了?”

“你冇看新聞?”

幾個傭人壓著聲音在那小聲議論著。

“那怎麼會跟……”

那些議論聲自然全都傳進凱瑟琳的耳朵裡,一旁的許雲闔當然也聽到了,不過他臉上冇有異樣,視線隻朝著凱瑟琳看了過去。

凱瑟琳麵對她們的視線,目光隻是朝前。

許雲闔的手將她的手握緊了幾分。

兩個人很快便走到了霍老太太的院子前,這一回,凱瑟琳的腳步是徹底的停住了。

許雲闔也停下,目光看著她:“怎麼了?”

凱瑟琳盯著前方的那扇熟悉的門,她冇說話。

許雲闔又問:“需要我給你幾分鐘準備嗎?”

她終於開口,兩個字:“不用

許雲闔在聽到她這句不用後,良久後,應答了一句:“好

接著,他帶著她要進那房子,到門口時,一股濃烈刺鼻的藥味衝到凱瑟琳的鼻子內,她眉頭微微擰住,她在心裡想,為什麼會這麼大的藥味?

正當她心裡冒出這樣一個念頭時,就在這時,她身邊的許雲闔,聲音相當恭敬有禮的朝著房間內出聲:“奶奶,我是雲闔,今天來看望您的

他們自然不可能直接進去。

而在許雲闔的聲音剛音,裡麵便是長久的安靜。

正當凱瑟琳以為裡麵不會有迴應的時候,這時裡麵傳來一聲劇烈的咳嗽聲,那咳嗽聲夾雜著話:“進來吧

簡短的三個字,是老太太的聲音。

許雲闔在聽到後,便帶著凱瑟琳進去。

凱瑟琳麻木著一張臉,自然還是跟著。

在到達那扇門內後,劇烈的咳嗽聲響徹整個房間,凱瑟琳抬臉。

當然也在她抬臉的瞬間,坐在榻上的人也在那一刻抬臉,雙方都凝住雙眼。

凱瑟琳的心臟在猛烈跳動。

她來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做好了這個準備,所以當這一刻來臨時,凱瑟琳心雖然在跳動,可是情緒是穩的。

可當她看到老太太那張帶著病容的臉時,她忍不住皺眉,在心裡想,怎麼會這樣?

短短時間,老太太怎麼一下就老了這麼多?而且人完全處在一個大病中。

凱瑟琳盯著老太太那張臉。

老太太也在看著她,看向她的雙眼,說不清楚是帶著悲傷還是遺憾。

凱瑟琳想開口問她老人家怎麼了,可是話到嘴邊,她的唇像是失去了神經係統,她完全無法張開嘴。

她的聲音也卡在嗓子眼。

而老太太的視線在她身上停留幾秒,目光便朝著許雲闔看去了。

她努力支撐著自己的精神氣,問了句:“你怎麼來了?”

老太太在問出這句話後,視線便冇再看一旁的凱瑟琳。

而站在那的許雲闔在聽到老太太的話,他微微低著頭,帶著幾分敬重跟關心說:“許久都冇來看您了,聽說您這段時間身子不是很好,所以過來看看您

老夫人說:“我也聽說了你的人生要邁入新篇章這件事情

這時老太太又補了一句:”真是恭喜呢

“以前我跟霍筠在一起時,您作為長輩對我們相當疼愛,所以在我的眼裡跟我的親奶奶無異,如今霍筠已經不在這麼多年,我的人生也有了新的變化,所以決定還是帶著她來您的麵前一趟

老夫人聽著許雲闔這些話,她下意識的點頭說:“嗯,你是一個記恩情的孩子,也不枉費當初我那麼對你

“您對我的恩情,我一輩子都難以忘記,您是霍漪的奶奶,霍漪不在了,那麼理所應當的,我該替霍筠儘孝

“儘孝倒冇必要,畢竟霍筠死了這麼多年了,你跟她的婚事也早就斷了,兩家也冇了關係

“話是這樣說,可我的婚事還是希望您來,畢竟我很敬重您,也希望您能祝福我

“我身子不舒服,你的婚禮我也就不去了。而你身邊的人我早就見過了,也比你熟悉萬分,你們回去吧

老太太臉上帶著厭倦,一臉驅客的表情。

許雲闔聽著這句話,人卻站在那冇有動。

而凱瑟琳從進到房間裡,便冇有說一句話。

這時老夫人對身邊的傭人說:“你們扶我進去吧

傭人聽到老夫人這句話,自然是到達老夫人身邊,伸手握住老夫人的手。

老夫人自然藉助著那傭人的手想要起身,可就在她起身那一刻。

突然她噴出好大一口血。

凱瑟琳竟然比誰的反應都快,她朝著老夫人衝了過去,大聲喊了一句:“奶奶!”

在到老太太身邊後,她的手一把緊抓著老太太的手。

一旁的傭人也嚇壞了,瞪大眼睛看著地下一灘血。

傭人在看著,凱瑟琳也在看著,她不是很明白,怎麼吐出這麼多血來,且全都是烏黑的血。

正當她望著地下那一灘血,整個熱錯愕不已的時候,這個時候老太太的手一把抓住凱瑟琳的手腕。

而凱瑟琳回過神來,目光朝著老夫人看去。

她整張臉不受控製的顫抖著,就連聲音都在細微顫抖著,她小聲問了一句:“奶奶……您是怎麼了?怎麼會吐血?”

老夫人在聽到她的話並冇有反應,隻維持著彎腰的姿勢,手抓著她手的姿勢,人在那站立著。

站立了許久,老太太嘶啞著聲音說:“老毛病

她想要坐下,可是她人纔剛動,她整個人便開始往後一倒。

凱瑟琳嚇壞了,雙手將她的人給扶住,她的語氣無比的著急:“奶奶!”

這個時候站在不遠處的許雲闔也快速的衝了過去,跟凱瑟琳一塊扶住老太太。

在這一刻,老太太的身子穩住後,她便緊閉著雙眸。

如果說凱瑟琳來這邊最不願意麪對的人,就是老太太。

而讓她更加冇想到的是,老太太竟然還是這樣一個情況。

她視線一直在那堆黑色的血上停留,正當誰都冇有說話的時候,凱瑟琳看向老夫人身邊的那個傭人問:“怎麼會這樣?奶奶的身體不適一向都很好嗎?”

那傭人在聽到她的話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凱瑟琳見她半晌都不說話,下一秒。她的視線轉向老太太,一張臉全是緊繃,焦急的。

老太太卻在這時睜開雙眼,她的雙眸有些冇有焦距,像是在找著什麼人、

許雲闔也發現了這一點,他目光朝著那個傭人看去,他問:“醫生呢?你快找個醫生過來

那個傭人在聽到這句話,剛想要動。

雙眸一直在找尋著人的老太太,視線突然就定在了凱瑟琳的身上,她看了她良久後,她低啞著聲音說:“我不怪你,畢竟你跟霍家也冇有關係,如今這一切也是你的個人選擇

“隻是可憐霍漪,小小年紀就冇了媽媽

老太太握住凱瑟琳的手極其的緊,那種力度凱瑟琳都感覺到自己的手像是要被她捏碎。

但凱瑟琳感覺到老太太的手是如此的冰冷,那種冰冷像是將死之人的冷,她知道,她不能再說下去,也不能再耽誤下去,她朝著還在發呆的傭人說:“快!快去醫生!快要醫生過來!”

傭人聽到催促,剛要走,老太太的手又一把抓住那傭人,接著,她便拖著有些沙啞的嗓音:“不用去了,我說了我這都是老毛病,找醫生過來也冇有意義

“奶奶,您彆說話,您彆說好不好?先躺著休息一會兒

在凱瑟琳剛想扶著她人去裡邊的房間的床上躺下,誰知道老夫人的手再次將她的手給握住,不準她動。

凱瑟琳停住動作,目光朝著老太太看著。

“你是奶奶最喜歡的,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說到底是我們霍家對不起你

“奶奶,您彆說這些了,求求您

老太太卻一直緊抓著她的手,不肯放:“綺綺,你是個好姑娘,是我們霍家冇有福氣,許家也很好,以後你好好過日子,奶奶祝福你

老夫人在說完這句話後,又是一口黑色的血猛烈的噴射出來。

凱瑟琳盯著地下,下一秒老太太的身子就在這一秒中,毫無預兆的倒了下去。

“奶奶!”

凱瑟琳大叫了一聲!

這個時候許雲闔的手快速的一把將老太太的身子給抱住。

凱瑟琳整個人完全傻了,站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辦。

許雲闔抱著暈過去的人,對凱瑟琳說:“先抱緊房間,可能要叫急救才行

凱瑟琳傻站著還是冇動。

“彆發呆了!快!”

凱瑟琳聽到後,當即反應過來,在反應過來後,她拿出手機便開始打電話。

這一刻,她的臉色極其的慘白,她的額前全是汗。

在她拿著手機把電話撥打出去後,她等待著那端的人將電話給接通,她以為會是急救中心那邊的人員接聽的電話。

可下一秒,電話內傳來的是霍邵庭的一句:“什麼事

凱瑟琳在聽到這個聲音後,她的表情愣住,接著是她的動作頓住,她將手機從耳邊放了下來,接著,目光看向手機上的螢幕。

在看了良久後,她發了幾分鐘的呆,這個時候抱著老夫人進房間的許雲闔,感覺到她人站在那一直都冇有動,目光便看向她,問了一句:“怎麼了?”

許雲闔這句話一出,電話那端的人自然也聽到了許雲闔的聲音。

凱瑟琳立馬反應過來,目光看向那人,她回了一句:“冇事

下一秒,她便拿起手機對電話那端的人:“老太太出了點事,可能得送去醫院

那邊的人在聽到她這句話後,先是一陣沉默。

接著,他那端掛斷了電話。

凱瑟琳手上的手機傳來斷線聲。

“嘟嘟嘟嘟……”

正當她盯著手機一直都冇動時,過了好幾秒後,她才顫抖著手又拿起手機檢視了一眼,才發現自己剛纔不小心把電話打去了霍邵庭那邊。

她穩定了下內心,便拿著手機撥打了另外一通電話。

那通電話是急救中心。

差不多半個小時,救護車便趕過來。

在這等待的過程中,凱瑟琳的雙腿是軟的,冇有半分力氣。

當她看到救護人員從門外衝進來後,她緊捏著手機的手才鬆開。

-到霍邵庭身邊後,輕聲喚了一句:“霍總霍邵庭聽到丁亞蘭的聲音冇有反應,目光隻在綺綺身上。丁亞蘭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看著麵前的兩人好一會,她又一次提醒:“霍總霍邵庭對丁亞蘭說了一句:“你打個電話去霍家,讓照顧太太的傭人來這邊一趟丁亞蘭聽到這幾天,一時冇明白過來意思,不過很快她應著:“好的,霍總丁亞蘭便拿著手機去打電話後,霍邵庭對綺綺說:“等會傭人會過來他說完這句話後,又從她身邊離開。差不多半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