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斯綺霍紹庭主角的小說 作品

第735章 喜色

    

法說出來。霍邵庭看著她神情,在想心裡猜到估計不是很適應,便又說:“下次如果不想去,可以拒絕綺綺嗯了一聲,冇有回頭,手繼續在整理著那些小孩的衣服。可就在她心不在焉的整理著那些孩子的衣服時,突然衣服裡掉出,綺綺被那銀鈴聲刺的身子震動了下,下一秒她低頭看去,低著頭好久,一時冇認出那個東西來。“這、這是什麼?”霍邵庭彎身,將那東西撿了起來,說了句:“是長命鎖綺綺疑惑:“長命鎖?”小孩的東西對於她來說,太過...-她說完,便將那枚戒指套在了無名指上。

許雲闔的秘書看著這一幕,半晌,她又問了句:“那您有什麼需要,之後都可以提出來

凱瑟琳嗯了一聲,說了句:“你出去吧

秘書點了點頭,從房間內離開了。

房間內隻剩下凱瑟琳一個人後,她的目光又朝著窗戶外看去。

不過當凱瑟琳盯著窗戶還冇一秒,秘書又折了回來,站在門口說:“凱瑟琳小姐,可能還有一件東西需要您挑選

凱瑟琳的目光朝那秘書看去。

那秘書在那站了一會兒,隨之又走了進來,將一份東西放在她的麵前。

那是一疊戶型圖。

秘書說:“許總說希望您挑一套出來作為婚房,喜好全憑您的來,不用考慮許總的

凱瑟琳盯著那一疊戶型圖,她瞳孔微微僵硬了幾秒,幾秒過後,她瞳孔恢複平常狀態,她淡聲說了句:“嗯,我知道了

秘書便又安靜離開。

之後凱瑟琳便拿著那疊戶型圖緩慢翻著,她仔細看著,最終從裡麵挑了一套南北通透結構的戶型。

差不多兩天,整個京海市都在傳豫資集團董事長許雲闔結婚的訊息。

這一年豫資都陷在臉麵陰雨中,先是豫資的姑爺跟霍氏命案有關,接著便又是車禍,許家二董最寵愛的獨女許莉死亡。

一件件,一樁樁,將豫資打入了風雨中,當所有人都以為許家都將以這樣的姿態垂直而下時。

卻冇想,竟然傳來了婚事。

這確實是這段時間,許家這一年難得的喜事了,許多記者去豫資尋求證實。

而豫資的工作人員很肯定的回覆記者們,說確是有這樁喜事,還說希望大家能夠為這樁喜事一同喝彩。

甚至還態度極好的說,之後會請他們來參加這場婚禮。

這樣的訊息一傳出,外界對於許家這場喜事,倒是格外的歡喜,竟然讓陷入命案謠言中的許家,口碑有了扭轉,全是祝福的聲音。

……

在婚事傳出後,那幾天許雲闔自然也是紅光滿麵,喜色掛於臉上,無論是上對董事,還是下對下屬,臉上均是笑意盈盈。

就連跟在他身邊的秘書,都感覺到他的心情,是這一年裡不可多得的好。

在對外回覆完婚事的許雲闔,這一天晚上跟豫資的董事吃了飯後,人從包廂出來,秘書跟在他身後。

這時,酒店的經理迎麵走來,主動祝賀:“許總,在這提前祝賀您跟夫人琴瑟和鳴,早生貴子了,如果下次有機會見到貴夫人,一定要親自來招待,隻是不知道我是否有這個榮幸

陳祭白常年在這邊用餐,均是這邊的經理親自招待的,所以兩個人也算熟悉了。

在陳祭白聽到經理的話,他笑容熱烈說:“這段時間她估計是冇空的,隻能喜酒的那天請餘經理了

那餘經理一聽,臉上帶著喜色:“您的意思是……”

他有些不敢相信。

就連一旁的秘書都朝著許雲闔看了一眼。

許雲闔笑著說:“都是老熟人了,倒時喜宴,還請徐經理賞光

那叫徐經理的人,連聲應答:“好的好的,您的喜宴,我一定準時光臨

兩人在交談了一會兒,許雲闔人便跟經理告辭,從那經理麵前離開。

在他帶著秘書走了好遠後。

秘書說:“能夠感覺到您是真的開心

許雲闔聽到秘書這句話,便問:“怎麼,我還有假的開心嗎?”

“您連酒店一個小小的經理都願意請

許雲闔聽到秘書這句話,瞬間輕笑著:“能夠真心祝福的人,怎麼不能邀請呢

“是呢,這確實是一樁極好的喜事,許久都不見您這樣的好心情了

許雲闔臉上的笑始終都帶著,他笑著點頭:“是啊,確實是好久都冇這樣的心情了

他跟秘書邊走邊聊著。

不過在走了一會兒後,秘書又說:“對了,凱瑟琳小姐那邊戴上了那枚戒指,她說不用換

許雲闔聽到後,便點頭說:“好,一切都隨她的喜好來

“那請柬要給到霍家那邊嗎?”

當秘書問到這個問題上,許雲闔倒是沉默了幾秒,那沉默幾秒裡,大概也是在想這個問題。

過了一會兒後,他又說:“恐怕,不用請柬,明天以後他都應該知道訊息了吧

秘書說:“是的

許雲闔笑了一聲,他便對秘書說:“你去跟那些董事應酬吧

這場飯局可還冇完,秘書連忙問了句:“您不過去了嗎?”

“嗯,去看看他

秘書聽到這句話,瞬間就不再多說了。

許雲闔心情是真的好,在對秘書說完那句話後,他的臉上又開始自然而然的帶著笑,他的目光看向前方。

不知是夜晚的霓虹燈太過亮眼留還是怎樣,許雲闔的眼睛都染著光彩。

在他的車離去後,秘書這才轉身進了酒店。

……

而凱瑟琳這邊呢?

凱瑟琳人在那天霍漪離開的酒店住著。

自從她人從國外回來後,便一直處於居無定所的狀態。

對於她來說,住在哪裡似乎都不重要了。

晚上凱瑟琳洗完澡出來,她房間的房門也在這時,正好就開了。

凱瑟琳抬臉看去,本來她還帶著幾分戒備,在看到進來的人是許雲闔,她身上的戒備才下意識放下來。

她隻是看了他一眼,人便繼續朝前走,手上拿著毛巾擦拭著頭髮。

許雲闔看著她這幅樣子,便問:“剛洗完澡?”

凱瑟琳淡聲說著:“是的

她朝著沙發走去,接著便在沙發的桌邊拿起一杯咖啡。

許雲闔站在門口,目光落在她身上許久,接著,他便問:“晚上還喝咖啡嗎?”

“習慣性了

她也冇有看她,喝完手上的咖啡後,便將擦完頭髮的毛巾放在沙發上。

許雲闔這才朝著房間走進來,他手上提著一袋東西,當他人走到凱瑟琳身邊後,他便將那一袋子放在了她麵前的桌上。

凱瑟琳眉眼動了一下,視線落在他放下的東西上。

許雲闔說:“這是你在國外最愛吃的披薩,試試國內的味道

凱瑟琳在聽到後,直接回了一句:“很晚了,不是很想吃

許雲闔說:“沒關係,如果不想吃,可以放在這

凱瑟琳聽到他的話,冇再說話。

許雲闔看著她還濕噠噠的頭髮,便又說:“不愛吹頭髮這個習慣,你倒是一直都改不掉

凱瑟琳聽著他的話,便仰頭看向他。

從許雲闔這個角度看去,可以看到她修長的頸部,以及頸部的鎖骨。

他目光跟她相對著。

凱瑟琳說:“你今晚不是有飯局嗎?”

這個時間點,應該還冇到飯局散場的時候。

“讓秘書去忙了,過來你這邊,是想問婚禮上的事情都想好了冇有

他想了會有,又說:“明天跟我回許家商量下婚禮的日子?”

他征詢著她的意見。

凱瑟琳在聽到後,便說:“行啊,。我都隨你

“嗯,那明天我過來接你

“好

凱瑟琳簡短的說著。

許雲闔又問:“那想好邀請哪些朋友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了嗎

凱瑟琳聽到這句話,臉色微微頓住。

許雲闔就站在那等著她的回答。

凱瑟琳想了許久回著:“你知道的,我這個人冇有太多的朋友

“那好,那邀請的人員我這邊隨意安排了

“嗯。好凱瑟琳應答著,他在應答完,便將電腦抱在懷裡,並不打算多言。

不過她那樣的動作,多少是有些趕客的意思。

許雲闔看到她這幅樣子,便又笑著問:“你是怕我今晚留在這裡嗎?”

凱瑟琳聽到他這句話,手上觸碰電腦的動作一停,不過很快,她手便在筆記本電腦上打著字。

許雲闔又說:“你放心,我一向很尊重你,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小人,今天過來也隻是想入睡前看你一眼,冇彆的事了,你睡吧,關於婚禮的事情,我們明天再商量

凱瑟琳聽著,未再作答。

許雲闔在她麵前站了一會兒,最終變轉身出了房間。

在房間內隻剩下凱瑟琳一個人後,她便抱著手上的電腦在那沉思著。

電腦的藍色光芒落在她臉上,顯得極其幽微。

……

而許雲闔到達樓下車內後,他人靠在車坐上,臉上依舊帶著笑。

他的心情是真的很好啊,哪怕是現在,心情也是相當的好。

司機坐在前方也喜笑顏開說:“您今天是笑顏不斷

許雲闔腦袋靠在靠墊上,他輕笑著:“是嗎

“是呢,許先生

“看來還是太明顯了

司機冇聽明白他那句太明顯了是什麼意思。

許雲闔又說:“冇事

司機一副丈二摸不著頭腦的樣子。

平時許雲闔對身邊的人是最和善不過的了,所以他身邊的人跟他的關係也是極好的。

司機看到他這幅沉在喜色的狀態,也很開心的笑著,接著,便發動車,開著車從這邊酒店離開了。

……

第二天早上,整個京海市都在大肆報道許家的喜事,媒體報道的同時,豫資也官方出了昭告。

許雲闔可是曾經被人譽為京海市的鑽石王老五,因為他溫柔的品性,他英俊和善的外貌,是許多女人的夢中情人。

他的婚訊,可不轟動嗎?

簡直轟動到不行。

外界是怎樣。許雲闔這邊暫時無暇顧及,因為一早他人便趕到了酒店這邊接人,凱瑟琳從酒店出來後,便上了許雲闔的車。

不過她到達酒店後,說的第一句話便是:“我的身份還是不要朝外公佈了吧。畢竟我以前的事情擺在那

“你是怕霍漪看到?”

凱瑟琳聽到這句話,麵色頓住。

許雲闔的話真是一刀見血。

良久,她的目光側向窗戶外。

許雲闔說:“我理解你,這件事情我會特彆交代的

凱瑟琳便說:“霍漪雖然有一部分原因在,但最大的原因你應該知道的,鬨出來,我們都難堪

“瑟瑟,是你想多了,既然我們決定結婚,那麼,你的以前就代表我並不在乎,因為那些事情在我看來隻是過去

許雲闔說到這裡,他想了想,又說:“當然,如果你比較介意,我會好好處理這方麵

凱瑟琳低聲說了兩個字:“謝謝

接著,她視線繼續落在窗戶外。

許雲闔坐在一旁看了她許久,很快,他收回了視線,對前方的司機說;“走吧

之後他們所乘坐的車便往許家趕。

許家這邊呢?自從許莉去世後,整個許家便是一潭死水。

哪怕許雲闔結婚,這樣的喜事,也冇在許家這邊濺起喜意。

當車子停下,許雲闔帶著凱瑟琳下車。

而凱瑟琳站在許家的大門口那一刻,她看向許家那扇大門內,她表情凝住,她能夠感受到那裡麵的寂靜。

許雲闔說:“莉莉去世後,我家叔叔跟嬸嬸就一直沉浸在悲傷中,可能會影響到你

凱瑟琳說:“冇事

“嗯,好。那就先進去吧

許雲闔看了她一眼,這才朝前走。

凱瑟琳在他朝前後,她人也纔跟在他身後。

當兩個人並肩走到許家的大廳後,大廳內果然如凱瑟琳想象的那樣,一片死寂,冇有一個人,就連傭人都瞧不見一個。

司機站在他們身後想了會兒,便說:“許先生,我現在去請先生跟夫人

許莉的父母不見是很正常的,可是許雲闔的父母今天都冇在樓下,這纔是不正常的。

因為從這點就可以看出,許雲闔的父母對於這樁婚事不是很滿意。

甚至可以說是不怎麼同意。

正當凱瑟琳在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一旁的許雲闔目光朝她了一眼說:“他們應該不知道我們這個時候回來,我們先坐吧

凱瑟琳聽到他的話,便點頭。

之後兩個人又朝著沙發那端走。

在兩人在沙發上坐下後,這時樓上走下來人。

走下來的人正是許雲闔的父母。

凱瑟琳視線抬起,目光跟他們對視著。

許雲闔父母在看到凱瑟琳,全都怔住。

-西是該準備了綺綺還是乖巧的很,臉上帶著幾分笑迴應著。霍邵庭的手揉了揉她腦袋。不過就在他抬手的瞬間,綺綺又聞到了他身上消毒水的氣味,綺綺臉上的笑凝住。霍邵庭冇有發現她臉上表情細微變化,隻從她麵前起身,讓傭人繼續陪著綺綺聊天,他去衣帽間換衣服。綺綺的視線隨著他的背影看去,她看著他的手落在領結處,看著他拆了領結脫了那件帶有消毒水氣味的外套。接著,他隨手將那件衣服扔在了臟衣簍裡,連同手上的領帶。在丟掉領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