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小辣媳寵得糙漢老公扛不了 作品

傅正勳謝元禾爆款熱文 第76章

    

黑線:“什麼墳頭醒來,會不會說話?”“隊長,大家都以為阿寧的娘死了呢……”林複興摸了摸鼻子,他們見到阿寧的時候才三個月大,那可是根本離不開孃的年紀,要不是死了,誰會忍心拋下三個月大的娃?“嫂子長什麼樣啊?能讓您惦記了那麼多年!”林複興調侃了一句。然而宗政和看著遠處晾曬著的衣服,摸了摸下巴,“我估摸著怎麼也得有兩百斤,你看那衣服那尺碼,看來家裡條件還不錯,有福!”林複興直接幻滅,目瞪口呆,有些語無倫...-忽然出現了兩個大漢!

一個丟掉手裡拿著的煙,在地上踩了兩腳,另外一個猛地衝出來抓住傅平的胳膊,張開那滿口黃牙的大嘴就亂嚷嚷起來。

“臭婆娘,偷了錢又給慣著兒子,吃什麼肉包子,天天什麼做派!”

傅平一個冇注意,手上的包子掉了不說,還被那男人捂住嘴。

“是啊,弟媳,快跟我們回去,我媽都被你氣到了,躺在床上都下不來。”

謝元禾在二十六世紀就是被當著寶貝哄大的,突然來了個長得一言難儘的男人,正吊著三角眼陰沉沉地盯著她,嘴裡跟下水道呼氣一樣,她一下被熏得差點找不到北。

於是她冷下臉,厲聲道:“快把我兒子放開!當街搶人就算了,嘴裡胡咧咧地噴的還全是屎!”

黃牙男被激怒了,“媽了個巴子,你把我孃的棺材本都偷完了,這會子就不認人了,快跟我回去!”

這巷子附近都是民宅,來往居民多,不少人停下腳步來圍觀,但他們都以為是家事兒,愣是冇一個人插手。

謝元禾被氣得要死,猛地衝上前,對著抓著傅平的男人就是兩巴掌,“我去你大爺的,快給我滾開,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男人哪裡想過謝元禾這麼猛,直接衝上來就硬剛。

也就是他愣的那一秒,謝元禾一手抓著男人的胳膊,用力一擰,痛得男人呲牙咧嘴下意識放開了傅平。

“還有,我還是頭一次見衝上來就喊彆人臭婆娘。”

謝元禾一把抱住傅平,腳下生風,抬起腿就對著男人最脆弱的襠部來上一腿,幾乎是下了死力。

“啊!!”

男人淒慘一叫。

他就像是被捏住脖子的公雞,直直跪下來,痛得他倒吸幾口冷氣。

另外一個男人傻眼了,這女的長得肉多,衣服又冇什麼補丁,而且剛從百貨大樓出來就去了國營飯店,一看就是家裡被寵大的,帶著個孩子,最容易對付了。

-婦!”黃牙男像是被燙熟的蝦,痛得弓起身子。謝元禾單手抱住了傅平,她眯了眯眼,低聲冷靜道:“平平,抱緊我。”傅平這會子早就被嚇得的渾身發抖了,謝元禾又說道:“平平可是男子漢,咱們可不怕這些個混子。”兩個男人使了個眼神,前後就要夾擊謝元禾。謝元禾一個側身,兩個人掏了個空,謝元禾微微壓下眼皮,閃過一絲暗光。真他媽是找死!她從口袋一掏,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從口袋甩出了一根棍子。那棍子最開始就隻有手掌大,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