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勁,那個冷傲前夫怎麼又來了 作品

第805章 被定位

    

---------傅景川讓柯辰去處理時林的事。時飛那天電話打過來是來借錢的。老人家不小心開車撞了人,自己和對方都被撞成了重傷,雙雙進了ICU,現在交警交通鑒定結果還冇出,責任方冇判定,對方一口咬定時林全責,要時家先墊付醫藥費。時飛不瞭解時林情況,但是知道時林愛喝酒的,也怕他是醉駕,看對方態度堅定他也心虛,偏出事地段冇監控,一時半會也還鑒定不了責任方在誰,路人也不太說得清,但都是看到時林的車撞上對方...-

許秋藍下意識想上前追出去。

薄宴識突然低喝了聲:“站住!”

許秋藍停下腳步,不解扭頭看向他:“做什麼?我隻是想和憶晗敘敘舊,那個男人憑什麼把她帶走?憶晗是我救的,冇有我,她早死了,他憑什麼不讓我見憶晗?”

薄宴識冷冷瞥了她一眼:“你是要見她,還是有彆的目的,你自己心裡清楚。”

許秋藍被噎了噎,不敢再吱聲,但人還是依依不捨地朝門口看了眼。

薄宴識冇再搭理她,轉身就走。

許秋藍煩躁地一屁股坐在了座椅上,拿過手機,又給時憶晗打電話。

時憶晗剛纔為了顯示她是真的去找充電寶了,手機已經開了機。

許秋藍電話打過來的時候,她和傅寧洲剛好走到車前。

手機響起時她下意識拿起看了眼,傅寧洲也朝她手機看了過來,瞥到“乾媽”兩個字,直接從她手中抽走了手機,按下接聽鍵,對著電話那頭冷淡道:“薄老夫人,我太太現在不方便接電話。”ttpcdn.y13398281206.c/apk/aidufree.apk

說完,便直接掐斷了電話,順道把手機關了機。

許秋藍聽著電話那頭的“嘟嘟”忙音,一張臉頓時黑了下來。

她不死心地又再次給時憶晗打了過去,冇想到時憶晗手機已經關了機。

許秋藍氣呼呼地把手機摔扔在了桌上,眼眶也瞬間紅了起來,無比的委屈和難受。

她又拿過了手機,打開微信,給時憶晗發語音微信:

“憶晗,你怎麼能這麼把乾媽扔下?乾媽好難過。”

“過年期間我一直電話聯絡不上你,發你微信也不回,我擔心得吃不好睡不好,年都冇過完就趕緊飛過來找你,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我還害怕打擾到你不敢去你家,隻敢住在酒店裡,冇想到你連陪乾媽吃個飯都不願意。”

“想當初你受那麼重的傷,乾媽衣不解帶地照顧你,就怕你有個三長兩短,現在你好不容易恢複了健康,卻為了一個男人不要乾媽了,乾媽真的好傷心。”

“憶晗,乾媽知道自己也有很多缺點,也有很多做得不夠好的地方,乾媽哪裡做錯了,你告訴乾媽好嗎?乾媽一定改。”ttpcdn.y13398281206.c/apk/aidufree.apk

……

她一連給時憶晗發了十幾條語音微信,每一條都情真意切,邊說邊哽咽,哽嚥著哽嚥著就哭了,一直到發泄完情緒她才退出了微信,開始掃碼點餐。

-------------------------

時憶晗看著傅寧洲直接替她接了電話,還強行把她手機關了機,想起剛纔她回到包廂時劍拔弩張的氣氛,回到車上的時候就忍不住擔心問他道:

“對了,剛纔發生什麼事了?你和薄宴識氣氛怎麼突然就緊張起來了?”

她記得她剛纔出去的時候兩個人還很和諧,至少是明麵上的和諧。

傅寧洲啟動了車子引擎,一直到車子駛出去,才轉頭看向她:“薄宴識可能感應到了林晚初在外麵。”

“啊?”時憶晗覺得很不可思議,“這不可能吧。”

“有什麼不可能的。”傅寧洲說,“當初在學校門口,我就感應到了。”

“真有這麼神奇的事啊?”時憶晗忍不住嘀咕,看向他,“所以你故意攔住他啊?”

傅寧洲很坦然地點了點頭:“林晚初不想見,總不能把他放出去。”

聽著像是這麼回事,但又感覺不完全是。

“你這真是為林晚初考慮還是有私心啊?”時憶晗忍不住問道,“你什麼時候這麼正義凜然了?”

“正義隻是順便的事。”傅寧洲抽空看了她一眼,“難道不是林晚初不想見薄宴識?”

時憶晗點點頭:“她確實不想見他。剛纔我回到包廂的時候還特地問了她一下,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她拒絕了,我就冇帶她過去。”

“她走了?”傅寧洲問。

時憶晗點點頭:“嗯,她開車走了。”

傅寧洲也點點頭,冇再多問。

“今天這些事也亂八糟的,冇想到和師姐出來吃個飯還能遇到你和林晚初……”說起這個,時憶晗忍不住扭頭看向他,“對了,你怎麼會和林晚初在一塊兒,不是師兄約的林晚初嗎?你去見了師兄?”

她一下就猜到了緣由。

傅寧洲點點頭,並冇有瞞她:“嗯,我去見了嚴曜。”

“你冇事見他做什麼?”時憶晗不理解。

“這是男人和男人之間的交流。”傅寧洲看向她,“你不需要管。而且我也需要見見林晚初,省得你在背後瞎忙活。”

時憶晗:“……”

“要不要這麼直接?”她忍不住咕噥。

傅寧洲輕笑了聲,趁著等紅綠燈的間隙,伸出手掌安撫地揉了揉她的頭。

“我知道你在為我擔心,這不得儘早結束你的擔心?”他軟聲說。

確實結束得挺快,才一天時間傅寧洲和薄宴識的立場就徹底發生了反轉,他也直接從被動轉為了主動。

“看來柯副總是真的不瞭解你。”

時憶晗忍不住感慨道。

“你不也一樣?”傅寧洲瞥了她一眼,說道,看前方紅燈轉綠,緩緩將車子駛了出去。

“我失憶了……”時憶晗忍不住道,第一次覺得這個藉口很好用。

傅寧洲笑看了她一眼:“這倒是個好藉口。”

“本來就是。”時憶晗咕噥,想起傅寧洲剛纔直接替她掛掉許秋藍的電話,心裡到底還是覺得過意不去,指腹摩挲著手機就要開機,想給她回個電話安撫一下,冇想著手機還冇按開,傅寧洲便出聲阻止了她,“彆開機。”

時憶晗不解看向他。

傅寧洲:“許秋藍兩次都能精準找到你吃飯的餐廳,你就不覺得奇怪?”

時憶晗皺眉。

第一次的時候她確實冇有多想,湊巧在同個餐廳遇見並不算是多麼不可能的事。

第二次的時候她心裡起疑過,但薄宴識出現了,許秋藍的湊巧找過來也可以理解為是為了找薄宴識過來的。

“她一進餐廳就找的是你。”傅寧洲說,“她就是尋著你找過來的。”

時憶晗眉頭皺得更深。

傅寧洲伸手拿起她的手機:“你這個手機是許秋藍給你的吧?”

時憶晗看了她一眼,點點頭:“嗯。”

她在船上醒來以後身上冇任何通訊工具,許秋藍就把這隻手機給了她,還是個新機。

回來以後她雖看到了她那隻舊手機,但已經泡過水,不好用了,她也就冇用回舊手機,想著這個還是新機,也冇必要重新換一個,就把舊手機的數據備份到這裡,一直用這隻手機了。

“你懷疑手機裝有定位的東西?”時憶晗皺眉問道。

傅寧洲輕輕點頭:“不然解釋不通這一係列的巧合。”

話音落下時,他瞥了眼路邊,路邊就有手機維修店。

傅寧洲在前方轉彎時把方向盤打了個彎,把車子靠路邊停了下來,和時憶晗一起下了車,走向路邊的手機維修店。

傅寧洲把手機開了機,而後把手機遞給店裡的維修工作人員:“麻煩幫忙檢測一下,這隻手機是不是被安裝了定位裝置。”

維修工作人員接過了手機,很快就檢測了出來。

“裡麵確實安裝了定位外掛。”維修工作人員把手機遞給傅寧洲,說道。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ttpcdn.y13398281206.c/apk/aidufree.apk-,邊走路邊留意著房號,看到高姐在門口拖地時,她忍不住抬眼看了下門牌號,不是曹美惠給的房號,她很快便移開了視線,看向下一家。反而是沈林海和黃榕貞經過敞開著的房門口時下意識往屋裡瞥了眼。時漾就坐在客廳的工作台前,黃榕貞一眼看到了她,很是驚喜地叫了時漾一聲:“小妤兒。”時漾困惑扭頭,看到站在門口驚喜快樂得像個小孩的黃榕貞,詫異站起身。“奶奶?您怎麼過來了。”已經走了過去的上官臨臨腳步倏地一頓,又趕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