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出雲 作品

第181章 番外之讓人憤怒的外號

    

窣的聲音,顯然是鋪好了地形圖,室內又是一片沉寂。“殿下,平西侯花穆真的那麽難對付?”一個大嗓門粗聲道。這個聲音也熟悉,卻是那晚到紅帳篷去的達奇。“花穆的確不好對付,不過眼下他缺了一個得力幹將,實力減弱不少。如此一來,我們或許有獲勝的機會!”蕭胤淡淡說道。“殿下,您指的是誰?”達奇問道。“殿下說的是花穆軍中的少將軍銀麵修羅贏疏邪,他麾下有一支隊伍,名‘殺破狼’,是一支孤兒軍,作戰甚是勇猛。更有四個隨...我叫皇甫疏,今年十歲,父皇和母後都叫我疏兒,我很喜歡我的名字。可是,我那天殺的哥哥皇甫贏卻從來不叫我的名字,他叫我雞婆婆。

隻因為我曾經說過,長大了闖蕩江湖我要用父皇原來那個姓“姬”。隻因為我喜歡易容成老婆婆。

當然,他給我起個雞婆婆的諢號我不生氣,本公主很大度,但讓我受不了的是,他的諢號是珍珠狐狸。

這個諢號倒不是他自己起的,是他的師傅們起的,因為他忒狡猾了。珍珠寓意圓滑,狐狸寓意狡猾,珍珠狐狸就是圓滑的狐狸,我是絕對不會承認珍珠狐狸其實是高貴的狐狸。

我是雞,他是狐狸,這不是明目張膽的欺負我麽?

其實他算什麽哥哥,隻比我大了不到一炷香工夫。聽母後說,我生下來時瘦小的可憐,而他卻粉嫩白胖,我很懷疑還在母後腹中時,他就欺負我。所以我才生得那麽瘦,出生時也沒有搶到他前麵,所以才屈居為後,所以才整日價被他捏著我的臉蛋讓我喊哥哥。

論武功,我其實是打不過他的,他光師傅就一大堆,母後的四大親衛,父皇曾經的兩大名士,都是他的師傅。

我的師傅不多,就三個:教習我醫術的貴太醫,教習我毒術的唐玉唐將軍,還有一個教我易容的師傅。

用膳的時辰到了,父皇和母後今日不在宮,宮女們忙著向桌上端菜肴,我也湊過去端。此時我已經易容成了一個小宮女,沒人能認出我來。

端飯時,我刻意在狐狸哥哥的碗裏下了毒藥,這藥是我今日剛研製出來的,我還不太清楚這毒發作起來是什麽感覺。

我看著狐狸慢條斯理地用膳,在心裏得意洋洋地笑,直到他快用完了,我纔出去悄然將易容抹去,回來用膳。

可剛吃了一半,我就開始肚子痛了。麻麻癢癢的,雖不很痛,卻實在難受得讓人忍受不了,我丟下碗就想躺在地下打滾。身側狐狸輕輕歎息道:“害人終害己啊!”

我恍然明白,他換了我的碗,看來他身手還真是快,竟然快過了我的眼。

“你怎麽知道我給你下毒了?”我捂著肚子疑惑地問道。

狐狸抱臂笑道:“今日你所易容成的小宮女原本比你高一頭。”

我忘記在裙子裏踩上一截高蹺了,真是疏忽啊。

“不對啊,我以前易容成這個小宮女時,也沒有踩高蹺啊,怎麽你就沒有看穿?”我更疑惑地問。

“哥哥寂寞時,陪你玩而已,今日是給你個小小懲罰。”狐狸笑著看我,他眼角眉梢的神韻越來越像父皇了。

中毒陪我玩,這是狐狸哥哥嗎?我真懷疑他是別人易容成的,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臉。狐狸的臉頓時黑了下來,和父皇如出一轍。母後每次逗完父皇,或者捏父皇的臉時,父皇也是這樣的表情。

“解藥?”看到我捂著肚子很難受的樣子,他皺眉問道。

我痛得額頭冒起了冷汗,委屈地說道:“我還沒研製解藥。”

狐狸磨了磨牙,“沒有解藥,你也敢來讓哥哥試毒?”他黑白分明的眼睛睥睨了我一眼,伸手將我從椅子上抱了起來,封住了我身上幾個穴道,疼痛的感覺頓時消了。

其實我知道我這個毒害不了人,隻會讓人難受一會兒,我哪裏能真要毒死狐狸,他可是我哥。不過,狐狸今日表現不錯,竟然給我輸內力減少疼痛,還抱我到唐玉師傅那裏去解毒。

“哥要去江湖上闖蕩,你要是聽哥的話,哥就帶你去!”狐狸眨著睫毛誘惑我。

“我聽,我聽。”我急急喊道,闖蕩江湖啊,狐狸竟然用這麽誘人的條件誘惑我,以後我們和解。

“好,那趁著父皇和母後不在,我們現在就走吧!”狐狸賊賊地瞧了瞧四周,拉著我就悄然出了宮。

當然,其實我知道,我的師傅和狐狸的師傅都躲在暗處跟著我們呢。但他們隻要不出麵,我們也懶得理他們。

我和狐狸在江湖上遊蕩了好幾個月,很愜意很自在,但讓我最惱火的是,雞婆婆這個名頭在江湖上也叫響了。

“你不覺得雞婆婆這個名字很可愛嗎?”狐狸笑眯眯地說道。

是的,可愛,前提是別和珍珠狐狸相提並論。都不會住得習慣,這充滿著黴味和腥臭的環境,這少得可憐的豬食,這藍冰純粹是來看她笑話的。可是,她偏不如他意。藍冰勾唇笑了笑,抬眸掃了一眼,微微頷首道:“是啊,確實還不錯啊!我還真想搬進來住。不過,真可惜,我可沒有這個福氣。”他欠揍般說道,末了聳聳肩,道,“但是,恐怕寶公公也不能在這裏住下去了。”花著雨心裏咯噔一下,難道藍冰是來送她上西天的?她挑了挑眉,眸中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冷冽。“藍大人,您不會想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