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出雲 作品

第180章 番外之 醉歡顏

    

一被巡邏的士兵發現,她也好搪塞說去侍寢。從逐香那裏,她知曉,一些將領不會來軍妓的紅帳篷,往往會召她們去自己的住處。雖然花著雨此時沒有內力,但是身手還是敏捷的,躲過了兩撥巡邏的士兵,便來到了馬廄旁邊。花著雨清眸流轉,便看中了一匹黑馬。這匹馬全身黑色,在夜裏騎上不招搖。再者,憑借花著雨的經驗,一眼便看出這匹馬是一匹難得的良駒,她對於識馬很有自己的一套辦法。她一心想要出逃,卻忘了一件事,像這樣的良駒一般...花著雨揮劍淩舞,驚得林中飛鳥展翅撲棱棱遠去,枝頭盛開的花簌簌飄落如雨。

她收劍在手,款款立定,接過弄玉遞過來的錦帕,拭去額上的汗珠,清聲問道:“皇上可回來了?”

弄玉搖搖頭稟道:“還不曾回來!”

花著雨眉頭微顰,提劍回了桃源居。皇甫贏和皇甫疏已經喝飽了奶,雙雙躺在搖籃裏,睡得正香。她俯身在他們粉嫩臉頰上各親了一下,便起身去沐浴。

沐浴完畢,換了一件緗色男式長袍,這些日子為方便習武,她一直穿男式衣袍。說起來,她應該算是曆朝最沒有皇後樣的皇後了。

暮色彌漫整座庭院時,姬鳳離還沒有回來。

前些日子,姬鳳離忙完國事,整日裏都陪在她身邊,奏摺也是拿回桃源居批。自從她身子痊癒後,他就有些奇怪了,每日都待她睡了纔回來,清晨又在她醒前去上朝,兩人很少照麵。這讓她有些不安,今夜,她決定要等他回來再安歇。

廊下一株夜來香開得正盛,那花色在黯淡的天光裏有一種哀怨的味道。花著雨忽然感覺自己有點像春閨怨婦,可她是絕對不會真得做一個怨婦的,她起身,一個宮女也沒帶,快步走了出去。

到了勤政殿外,夜色已經深了。從殿內透出來的燈光映亮了前廊的朱紅欄杆和一眾守護的太監。大殿深處隱約有琴聲流瀉而出,在夜色中聽上去格外縹緲動人。

姬鳳離的太監總管趙公公乍然見到花著雨,似乎狠狠吃了一驚,忙躬身施禮道:“娘娘怎麽來了?容老奴去稟報皇上一聲。”話語裏,隱含著幾分說不出的緊張。

花著雨微微凝眉,隨即嫣然一笑,“不用了,皇上既然忙著,本宮就不進去了。”

她轉身翩然離去,走到無人看到的地方,又轉身折了回去,避過禁衛軍,翻身上了勤政殿的殿頂。趴在屋簷上,屏住呼吸,悄然掀開屋頂上的琉璃瓦,偷偷向下瞧。這種事她以前沒少幹過,做起來自然駕輕就熟。

殿內燈火通明,花著雨一眼便看到坐在龍案前的姬鳳離,他並未批奏摺,而是在聽曲子,從上麵望下去看不到他麵上神情,但他手中握著的茶盞卻微微傾斜,然他卻毫無所覺,顯然聽得頗為沉醉。

花著雨頓時有些憤憤然,原以為他忙於國事所以這麽晚不回去,如今卻發現他隻是在這裏聽曲兒。她目光再一掃,視線凝住在撫琴的女子身上,眸光一凜。怪不得啊,原來何止是在聽曲,卻是在私會佳人。

那撫琴女子正是溫婉,華美的裙裳籠著她窈窕的身姿,烏發梳成繁複高雅的發髻,讓她看上去盡顯女子的妖嬈和柔媚。一曲而終,溫婉低低喚道:“皇上,臣女臨去之前很想知道,皇上可曾對婉有過一絲一毫的動心。”

花著雨在屋簷上慢慢倒抽了一口氣,心想著,今夜搞不好能抓姦。姬鳳離若說個“有”字,然後溫婉再投懷送抱,那麽……

她雙眼冒火地緊盯著下麵,支著耳朵想聽姬鳳離的答案,可過了半晌,姬鳳離卻並未回答。細細看去,這廝居然在發呆,敢情方纔不是聽曲子在沉醉,竟是在神遊天外。

“皇上!”溫婉又大聲喚道。姬鳳離這纔回過神來,將茶盞慢慢放到案上,問道:“你方纔說什麽了?”

溫婉剪水雙眸中似乎漾起了水霧,“皇上可曾喜歡過婉兒。”

姬鳳離淡淡說道:“這個問題,很久以前朕就回答過你,你若想聽,朕便再回答一次,從來沒有!夜已深,你及早出宮吧!”

“皇上,您是一國之君,您可以有妃嬪的,就算皇上不喜歡臣女,臣女也甘願入宮為妃,為皇家開枝散葉,綿延子嗣,請皇上不要讓婉兒離開。”溫婉急急說道,嬌美如花的臉上,滿是淒婉。

花著雨在屋簷上聽得心一顫一顫的,她倒是忘記了,姬鳳離是皇帝,他還擔負著為皇家綿延子嗣的重任。曆朝曆代,哪個皇帝不是三宮六院,子嗣眾多。

姬鳳離冷然道:“婉兒,你也是個聰明的女子,為何總是想不開呢。朕這一生隻會有一個女人,再不會有其他。”他負手而起,緩步踱到溫婉麵前,“有些事,朕不說,並不說明朕就不知道。當日,朕與皇後大婚是臨時決定,若無人暗中送信,這訊息要傳到皇甫無雙耳中,至少要十天以上,可為何他很快就知道了,還設局殺害了太上皇,以阻止朕和皇後的大婚?”

溫婉聞言,身子劇震,臉色煞白。

“朕查出你並不知皇甫無雙的計劃,這才並未追究。閔關也是個好地方,你去吧!”姬鳳離揮手說道。

溫婉再也無話,跪在地上,朝著姬鳳離叩頭謝恩,慢慢退了出去。

花著雨不免驚訝,原來,當日是溫婉給皇甫無雙傳的信。忽聽得下麵趙公公稟告道:“皇上,貴禦醫回宮了,在門外求見。”

姬鳳離猛然抬頭,高聲道:“快宣!”冷靜醇厚的聲音裏,竟隱隱透著一絲難掩的激動。如若來的是女子,花著雨幾乎就要懷疑他喜歡上這女子了。

“老臣富貴叩見皇上。”阿貴一進來,便跪下施禮。

姬鳳離揮手道:“免禮,事情辦得怎麽樣?”

“幸不負陛下重托。”阿貴啞聲說道,起身從錦囊中掏出來一粒黑黝黝的藥丸。

姬鳳離接過藥丸,聞了聞,便往口中送去。

阿貴忽急急阻攔道:“陛下真想好了?”

“朕早已想好了。”姬鳳離低低說道,將藥丸吞入口中,端起桌案上的茶水,飲了下去。

花著雨心中一痛,難道說蠱毒還沒有完全解掉?阿貴此番出宮是為了尋藥?正愣神間,忽見姬鳳離廣袖輕拂,她暗叫不好,手臂一撐,便從屋簷上飄身而起。一支朱筆穿過她偷窺的洞,帶著淩厲的肅殺之意和飛濺的墨汁貼著她的臉頰飛了過去。倘若她躲得稍慢那麽一點,此刻這支朱筆恐怕已經打在她臉上了,饒是如此,還是濺到臉上幾點墨汁,火辣辣地疼。

姬鳳離這廝,敢情已經發現她了,怕是將她當成了刺客!

這麽一點動靜,禁衛軍已經執著刀劍包抄了過來,待看清是花著雨,一個個嚇得慌忙跪拜施禮,大約是沒見過皇後也會上房揭瓦。

花著雨施施然坐在屋簷上,高高束起的烏發垂落而下,發尾在風裏飛揚著,活脫脫一個夜闖深宮的江湖混混。“還不下去,掃了本宮賞月的雅興。”疑似江湖混混的皇後娘娘冷聲喝道。

眾禁衛軍汗顏:“……”皇後娘娘,您非要在勤政殿屋頂賞月嗎?

眾人默默退走,片刻後,一道人影飄身上了屋簷。

“你在這裏幹什麽?”含笑的聲音在身前不遠處響起。

“賞月,不可以嗎?”花著雨側首望天,並不看他。

姬鳳離默默地看了看夜空,四月底了,連勾下弦月都沒有。他唇角輕彎,抑製不住的笑意如流玉般輕漾。他走上前去摟她,花著雨一把拍掉他的手,輕斥道:“離我遠點!”

姬鳳離靜默了一會兒,依言向後退了幾步,無限委屈地說道:“多遠?再遠我就掉下去了。”

花著雨扭頭不理他。

“我真要掉下去了。”淡若熏風的聲音悠悠傳來,含著那麽一絲戲謔。

“掉吧,最好是掉到一個女人的懷抱裏,讓她給你開枝散葉,延綿子嗣!”她淡淡說道。

低低的笑聲在不遠處響起,花著雨怒火中燒,憤然望向他。一襲明黃色龍袍的他在屋簷上臨風而立,廣袖衣袂在風裏飄飄飛舞,能將龍袍穿出這樣翩躚的風姿,這世間恐怕也隻有他姬鳳離一人。

姬鳳離的目光掃到花著雨的臉龐,笑意忽然凝住,他快步走到她麵前,掏出錦帕去擦她臉上的墨痕,“疼不疼?”他一邊輕柔地擦拭,一邊柔聲問道。

“你管我疼不疼啊?”她憤然說道。

“小傻瓜!”他動情地低低喚了一聲,氣息不穩地湊上前去,不等她反應過來,便俯身吻住她,順勢將她攬到了懷裏。

“有人會看!”花著雨使力去推他,哪有在屋簷上親吻的,何況他還是皇上,這也太驚世駭俗了。那麽多禁衛軍看著呢,他不要臉,她還要呢。但是,她的抗議都盡數被他封在唇齒之間。恍惚間,她感覺到身子一輕,已經被他橫抱在懷裏。

“做什麽?”花著雨輕聲問道。

他的唇遊移到她耳畔,氣息不穩地說道:“當然是下去了,難道寶兒想在屋簷上麵……”

花著雨的臉頓時紅了,自他臂彎間偷眼打量四周,發現那些侍衛和太監已經悄然退走。兩人正要從屋簷上直接遁走,就聽得趙公公在底下尖聲稟告道:“皇上,藍相有急事稟告!”

姬鳳離眉頭一皺,俊逸的臉上一片冷凝。

“藍冰半夜前來,定是有要事,你快去吧。”花著雨柔聲道。

姬鳳離輕歎一聲,溫暖的指尖輕輕地摩挲著她的紅唇,氣息遊移到她耳畔,“寶兒,乖乖等著我回來!”

花著雨目送著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她方轉身從屋簷上躍下。隻是她並沒有回桃源居而是去了太醫院,見到了正在搗藥的阿貴。

“貴太醫,你給皇上尋回來的是什麽藥?”花著雨也不多話,開門見山地問道。

阿貴放下手中的搗藥槌跪下施禮,十分為難地說道:“娘娘,這件事陛下特意囑托老臣萬不能告訴娘娘,所以,老臣不能說。不過,老臣可以告訴娘娘,陛下的身子非常好,您不必擔心。陛下吃的藥,完全是為了娘娘著想。”

“為我?”花著雨一時懵住了,姬鳳離吃藥和她有什麽關係。

“是的,娘娘忘記自己生殿下和公主時,是難產嗎?”阿貴緩緩說道。

花著雨一愣,難產,為她好?仔細一回味阿貴的話,頓時如遭雷擊,“你是說,陛下他,服用的是……是……絕子藥?”花著雨嘴唇顫抖連話都幾乎說不連貫。

阿貴點了點頭,“這件事娘娘還是裝作不知道為好。”

花著雨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回到桃源居的,心中縈繞的隻是“絕子藥”三個字。莫說是皇帝,就是凡俗百姓,也將子嗣問題看得很重。可是,姬鳳離他竟然服用了絕子藥。方纔她還因為溫婉說的“開枝散葉,延綿子嗣”而遷怒於他。而他,為了她,原來早就已經做好此生再不要子嗣的準備。

怪不得自從她身體好轉,他就日日早出晚歸,隻怕是在刻意躲著她吧。原來他一直在等著阿貴這粒絕子藥。

這一刻,她心中滿溢著憂傷和感動。這個男子為了她什麽都不惜去做,從來不為自己留一點餘地。

紅燭搖曳,映出一室朦朦朧朧的光暈。花著雨坐在床榻上,一如所有等著丈夫晚歸的女子,但她不是怨婦,因為她知道,不管多晚,她等的那個人一定會回來。

姬鳳離回來時,看到她還沒睡,顯然受寵若驚。

“怎麽還沒睡?”他低低問道。

“我在等你!”她輕聲道。

他唇角一揚,深邃的墨色眼眸在他絕色的笑容裏燦若流星。

花著雨走上前去,抱住他的腰,依偎在他懷裏。

姬鳳離微一錯愣,低頭看她,黑眸中有光在飛舞。

他伸臂一撈,便將抱起,天旋地轉間兩人都倒在床榻上。

“寶兒……”他低低喚她,憐惜的吻溫柔地落在她唇角,臉頰,眼睫,額頭。

“寶兒,那一夜,對不起。”他看她的眼神,熾烈纏綿,卻分明有深深的歉疚和疼惜在裏麵。其實何止是那一夜,以後的那幾夜,他哪一次不是對不起她。為了留住她,他要麽裝病,要麽裝醉……

花著雨伸手抱住他寬闊的肩背,主動吻上他的唇。

她知道,在她痛苦時,他的痛苦絕不比她少一分一毫。過去的一切已經化為煙灰泡影,她隻願由這一刻起,他們永遠在一起,直到海枯石爛……

她的吻讓姬鳳離的冷靜蕩然無存。他抱住她,將對她所有的愛和憐都做了出來。

鴛鴦交頸,抵死纏綿。

月半彎,照無眠。紅燭搖,醉歡顏。,踩在上麵推了推窗戶,釘得很死,不能撼動一分。心中頓時頗為沮喪,腳下椅子忽然一歪,承受不住她的重量,嘩啦一聲散了架。她重重跌倒在地上,撲了一身的灰塵。就在此時,聽得柴房的門鎖一陣響動,吱呀一聲開了。從門裏向外望去,天色尚未黑透,但天空中陰雲密佈,似乎隨時有雨。兩個侍衛疾步走入室內,冷然道:“殿下吩咐了,你弄壞了雪姬姑孃的衣衫,原應重罰,但今日是白瑪夫人的生辰,不宜見血,便罰你三日不能進食。三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