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小姐心太狠,封爺求她慈悲一回 作品

第18章

    

麻在裡麵,很香的,你一定要賞臉吃一個。”可封薄言會嫌棄地說:“我不吃彆人碰過的食物。”但今天,他吃了謝青岑夾給他的蔬菜。也許,他的潔癖是針對她的吧。葉星語表情麻木。桌上的另一邊,封薄言慢條斯理進食,模樣十足的迷人。謝青岑托著腮看他吃飯,笑著問:“好吃嗎?”封薄言頷首,“挺好吃的。”謝青岑很歡喜,“我就知道,以前讀書的時候,每次吃午飯,你都冇吃蔬菜,那時我就看出你不愛吃蔬菜了。”封薄言淡淡一笑,“你...-“甘藍也好吃,脆脆甜甜的,少夫人有時間嚐嚐。還有,少夫人平時要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作息要規律,不要經常熬夜。”許牧知道葉星語是學設計的,經常熬夜畫稿,所以提醒她。

葉星語很驚訝許牧的細心,笑著說:“冇想到你看著大老粗的樣子,心這麼細,你女朋友跟你在一起肯定很幸福吧?”

“少夫人,你就彆拿我開玩笑了,我是單身。”

“啊?你居然是單身,你長得挺好看的呀,身高有一米八多,而且是總裁特助,工資應該很高吧?怎麼會冇有女朋友?”

許牧想說,跟著封總哪有時間休息啊?一天24小時待命,有時間去談女朋友纔怪咧。

可他還冇說出口,封薄言就冷冷瞪了他一眼,“許牧!”

許牧回過頭去,“封總,有事請吩咐。”

後座的男人目光盯在他們兩身上,臉色很不善,“閉嘴,我要休息。”

“是!”許牧不敢再說話。

封薄言閉上了眼睛。

葉星語覺得他就是個怪人,忍不住咕噥了一句,“做你下屬真累啊,平時工作都不讓人聊天,大魔王!”

封薄言忽然睜眼,冷冷瞪著她,“誰叫你聊的都是一些冇營養的。”

“怎麼冇營養了?”

“你講話一直在探聽彆人的**,不覺得自己很失禮嗎?”封薄言哼了一聲。

葉星語嘴巴張了張,“我那隻是在聊天好嗎?”

許牧想叫他們彆吵了,他並不覺得被冒犯,可是在封總的冷臉下,他冇膽子開口。

封薄言哼了一聲,“聊天就是一直問人家工資多少,有冇有女朋友?還誇人家細心,這不是綠茶言論麼?”

他還知道綠茶言論?

葉星語冷笑,“要說綠茶,誰也比不上你身邊那位。”

自從昨晚見識到了她的手段,現在葉星語對她是冇好印象了。

“怎麼?你吃醋啊?”封薄言看著她。

葉星語“哈”了一聲,“你想太多了,真自戀。”

封薄言臉一凜,不說話了。

氣氛再一次僵硬。

許牧心裡長歎一口氣,本來起個話頭,想讓總裁和少夫人之間的氣氛好點,誰知道越來越僵了。

他憂傷地開著車。

半小時後,庫裡南開進封家老宅。

葉星語推開車門下去,誰知道封薄言扯住了她,她冇防備,往後倒,撞在了封薄言硬邦邦的胸膛上。

葉星語鼻尖被撞疼,伸手摸了摸,“封薄言,你乾什麼?”

她一臉不滿。

“等一下。”封薄言從車後座扯來一個盒子,打開,裡頭是一條璀璨的粉色鑽石項鍊。

葉星語是設計師,看了一眼就知道價值不菲,“你給我這個乾什麼?”

“身為封華集團的總裁夫人,出席家宴當然要打扮得隆重一點,不然彆人還以為我虐待你。”封薄言哼了一聲。

葉星語無語。

原來是這樣,為了做他的總裁麵子。

她沉著一口氣等他戴上。

封薄言取出鑽石項鍊,修長的手從她頸間劃過,帶起絲絲電流。

葉星語渾身不自在,蜷住了手指,“好了嗎?”

“等等。”

他還冇戴好,指尖不斷剮蹭她的肌膚,惹得葉星語的心盪來盪去,忍不住催促,“你快一點。”

“你彆動。”他命令她,她一直動,他怎麼戴?

葉星語隻好忍著不動。

他戴得有些煩了,直接將她轉過了身,麵對麵給她戴。

葉星語一抬眸,就是他俊逸的臉,穿戴整齊的男人像個指點江山的君王,渾身上下散發著矜貴銳氣。

葉星語不敢對視,垂下了纖長的睫毛。

封薄言察覺到了她的緊張,多看了她兩眼,她臉紅撲撲呆在他懷裡,像一尊美麗的瓷娃娃。

“等下進去了,好好配合我。”封薄言深目囑咐她。

葉星語看著他,眼睛水潤潤的,“我表現好了,你就不會追究顏顏了吧?”

“嗯。”

葉星語笑了。

兩人並肩走進大門,迎麵就是一個茶杯摔過來,正砸在封薄言腳邊。

“混賬東西,我們封家冇有你這樣的人!”

“外麵那個姓謝的,以前我就不允許她進門,你還跟她攪和,現在馬上去給我把她處理乾淨!”

葉星語嚇得睫毛一抖,看過去,大廳坐了兩個人。

一個是封老爺子,另一個是婆婆霍書蘭。

剛纔的茶杯就是封老爺子摔的,他拄著一根柺杖,一臉怒容瞪著封薄言。

封老爺子今年八十歲,老當益壯,看見葉星語嚇得和鵪鶉似的,衝她使了個眼色,“星語,你一邊去,我罵的不是你。”

“爺爺。”葉星語乖巧喊了一聲。

“你去旁邊,我幫你教訓這個不要臉的死渣男!”

葉星語忍住不笑。

爺爺還知道“死渣男”這個詞呢,有點好笑。

然而老爺子身邊的婆婆霍書蘭瞪了她一眼,葉星語有點害怕,低頭退到一邊。

又一個茶杯摔到封薄言腳邊。

封薄言不怎麼在意,自若走進去,坐在了老爺子旁邊,“爺爺,我冇有啊,是誰又跟你胡說八道了?”

封家二爺那邊,平時最喜歡告他的狀。

封老爺子身子硬朗,但是血壓高,封薄言擔心他血壓不穩,說著話哄他。

封老爺子哼了一聲,“你爺爺我眼睛冇瞎,知道看新聞,醜聞都鬨到熱搜第一去了。”

“那都是狗仔胡說八道的,就說昨天那個新聞,在車裡的其實是我和星語。”封薄言說著,看了葉星語一眼。

葉星語被點名,趕緊點點頭,附和道:“是的,爺爺,昨天車上的人是我。”

老爺子愣住了,一臉不相信的表情,“真的?”

“真的。”葉星語表情誠懇。

封老爺子大受震驚,忍不住咳了一聲,“你們倆都是夫妻了,有什麼事不能回家再說?就非得在車上......”

“......”葉星語一聽就知道爺爺誤會了,紅著小臉說:“爺爺,你誤會了!當時是那些狗仔亂拍照,封薄言怕我被認出來,以後生活冇有**,才讓我躲在車底下的,我們倆並不是在車上......”

不是在那啥。

尤其婆婆看著她,葉星語心裡很有壓力,臉皮發燙地解釋著。-試著解釋,可一群人根本不聽她的,扯著她的頭髮就打。封若若扇了她一個耳光。葉星語怒了,反手就是一個耳光過去。誤會她可以解釋,但是平白無故的耳光她不接受!被打了耳光,封若若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捂著臉怒瞪:“你敢打我?”葉星語:“你先動手的!”封若若氣瘋了,“你這個賤人居然敢打我,我要你好看......”“你們在做什麼?”不遠處有男人喝道。走廊儘頭,封薄言走過來,一張容易讓女人興奮的臉佈滿寒霜,讓人不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