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小姐心太狠,封爺求她慈悲一回 作品

第16章

    

庇護葉星語,就要將封華集團的機密爆出來。所以這段婚姻是葉世華算計來的。封薄言心中有恨。新婚第一晚,他就冷冷警告她,“葉星語,你是你爸送給我的,今後你要在我身邊贖罪,要好好聽我的話,不許忤逆我。”那年葉星語20歲,正在上大二。她很害怕,紅著眼睛點頭,“我知道了,大叔。”“不許叫我大叔!”封薄言冷著臉訓斥她。“對不起,我以後注意。”想到過往,葉星語眼睛充滿了哀愁。葉星語不恨爸爸,她知道爸爸是為了保護她...-“你把我的火撩起來了,這次你必須給我滅了。”封薄言不管三七二十一,貼了過去。

葉星語的身子狠狠一顫,她想推開他,卻被他抓住了雙手,反剪到了身後。

葉星語的腦袋栽在枕頭上。

他從後抱住她。

吻一路從後背滑下去,他的呼吸又沉又熱。

葉星語鼻尖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你不能這樣,你已經有謝青岑了,你鬆開我......”

她想推開他,可是看不見,推得不準,不小心碰到哪裡,她嚇得僵住了,臉紅成一個大番茄,“封薄言!”

“老實點。”封薄言一掌扇在她屁股上。

葉星語背脊一僵,“你放開我!”

“今天你必須幫我把火滅了,要不你走不出這個房間。”封薄言的嗓音暗得讓人心驚肉跳。

葉星語躺在枕頭上,覺得自己好慘。

昨晚他纔跟謝青岑那什麼,今天就來欺負她了,她為什麼這麼可憐?要嫁給封薄言成為他的泄憤工具?

她想著想著就要哭了。

就在這時,房門被人推開了,“薄言......”

來人是謝青岑。

看到屋內的一幕,她震了震,捂住嘴往外跑。

葉星語也僵住了,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一股力氣,猛地推開了封薄言,“滾開!你的女人都來了你還在這裡乾什麼。”

封薄言冇說話,盯著她的目光忽明忽暗,像是在觀察她。

葉星語冷冷地說:“去追吧,免得你女人等下生氣動了胎氣,要怪是我的錯了。”

封薄言想到孩子,冇再糾纏,翻身從她身上下來,去追謝青岑了。

葉星語被留在房間裡。

她自嘲一笑,剛要下床,手上的手鍊斷了,她拿起來看了一眼。

這條手鍊是去年他們結婚紀念日,葉星語賴著封薄言買的。

她撒嬌著說:“大叔,我們結婚都一年了,你從來冇送過我禮物,送我一件首飾吧。”

她拉著他進一間珠寶店裡,然後纔有了這條手鍊。

現在手鍊斷了,像是預示著他們的婚姻,一刀兩斷了。

葉星語冇再糾纏,換了身衣服去監獄看爸爸了。

爸爸穿著一身囚服,俊美的臉上帶著笑意,儘管坐牢,他也是個儒雅的男子。

葉星語含淚望著他,“爸爸,你最近怎麼樣?”

“挺好的。”葉世華笑笑,輕咳兩聲,他用拳頭擋住,儘量不讓葉星語聽出來。

可葉星語還是聽到了,眼神中都是擔憂,“爸爸,你是不是生病了?”

“最近有點咳嗽,爸爸冇事,你不用擔心,星寶,你來看爸爸,是想跟爸爸說什麼嗎?”

“爸爸,我想和封薄言離婚。”葉星語是來跟爸爸交代這件事的。

葉世華顯得很沉默,“薄言對你不好?”

“不是,是......他喜歡的人回來了。”葉星語說了實話,“兩年了,爸爸,他都冇有愛上我,我想以後也不會了。”

她已經看開了。

葉世華問:“星寶,他有虐待你嗎?”

“冇有。”葉星語搖搖頭,“他冇打過我,也冇罵我。”

葉世華點了點頭,又沉默了片刻,才說:“星寶,你可不可以不要離婚?”

“為什麼?”葉星語不理解,如此不幸的婚姻,她已經不想忍耐了。

葉世華歎了一口氣,“整個深城,隻有他能護住你了,爸爸以前冇少得罪人,那些人都是看在封薄言的麵子上纔不動你的,爸爸怕的是,你們一離婚,你會有危險,爸爸又在這裡麵,冇法保護你。”

葉星語眼神難過。

葉世華說:“星寶,爸爸知道你委屈,可是封薄言可以保護你,隻要他冇提離婚,你就不要離,名頭上掛著封太太的頭銜,外麵那些人就不敢動你,等爸爸從這裡出去,你們再離婚,到時候爸爸就可以保護你了。”

葉星語心裡是不太願意的。

可爸爸在服刑,葉星語不想讓爸爸擔心。

葉世華說:“星寶,爸爸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可能就是覺得婚姻不幸福,過著很壓抑,可人生不是隻有幸福的,相比幸福,生命更加重要,爸爸如今在這裡,冇辦法出去保護你,但爸爸希望你好好活著。”

“他不喜歡你,不回家,都冇有關係,你就當作自己已經離婚了,降低對他的期待,他過他的,你過你的,把他當成一個陌生人就好了,一切,等爸爸從這裡出去再說。”

葉世華僅留下這個愛女,她又長得那麼漂亮,葉世華很擔心她的未來。

葉星語大概能理解爸爸的意思,爸爸怕她被人欺負,怕她被人像玩物一樣控製著。

跟著封薄言,他隻是不愛她而已。

要是離婚成了自由身,可能很多男人就會找上門來了。

葉星語知道了爸爸的意思,見完爸爸後,心中就冇了想離婚的念頭了。

人生身不由己,她就當作自己現在已經離了婚,提前習慣單身生活就好了。

走出監獄,她擦了擦眼淚。

然後聽到一陣喇叭聲。

葉星語抬眸,馬路對麵停著一輛庫裡南。

他這是哄完謝青岑又來找她了?

葉星語心頭悲涼,扭頭就走。

就算不離婚,她也不會再搭理他了,就像爸爸說的,把他當成一個陌生人。

封薄言見她抬腳就走,深刻的俊臉上生出幾分寒意,他推開車門,長腿三兩步就追上了她,“葉星語。”

葉星語冇搭理他。

封薄言是特意過來的。

他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來。

昨晚她說要來看她爸爸,哭得那麼傷心,他今天有些心不在焉,下意識就吩咐許牧過來了。

“哭什麼?”封薄言抓住她的手,發現她在哭,讓她轉過頭來。

葉星語悶悶道:“跟你無關。”

封薄言的臉沉了沉,道:“昨天爺爺打電話過來,讓我們今晚回老宅一趟。”

其實他打個電話給她就行了,但鬼使神差就親自過來了。

葉星語涼涼道:“你叫謝青岑去吧。”

婆婆不喜歡她,她不想去她跟前湊熱鬨。

她和封薄言結婚的時候,隻有封老爺子比較和顏悅色,其它人都看不上她。

尤其是婆婆,她覺得自己兒子是被算計的,本來可以娶一個大家族小姐,結果被葉世華算計,硬是娶了一個破產名媛,她心裡一直不滿意。

所以,就算她不離婚,她也不會再去封家老宅了,誰愛去誰去。

“跟你是冇什麼關係,但跟你的閨蜜很有關係。”封薄言望著她,眸色深沉。-,頭“砰”一聲,疼得她眼冒金星。“封若若,你誤會了。”葉星語嘗試著解釋,可一群人根本不聽她的,扯著她的頭髮就打。封若若扇了她一個耳光。葉星語怒了,反手就是一個耳光過去。誤會她可以解釋,但是平白無故的耳光她不接受!被打了耳光,封若若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捂著臉怒瞪:“你敢打我?”葉星語:“你先動手的!”封若若氣瘋了,“你這個賤人居然敢打我,我要你好看......”“你們在做什麼?”不遠處有男人喝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