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宇蘇幼萌 作品

第四百四十八章 良性戀愛

    

太好聽了,完全冇聽夠啊!”

於夢凡身後的那幾位中年女人似乎是聽歌聽得有些忘我,嘴裡不停感歎著,歌聲好聽。

“你們想好要將手中的票投給誰了嗎?我已經想好了!”

另一位中年女人說著。

其他幾位跟著附和:“我也想好了!蘇幼萌的《光年之外》,值得!”

坐在於夢凡身後的那位女人也跟著興奮道:“我也投她!必須投她!”

她的這句話剛一說完,似乎是想起了不久前,對於夢凡那清高的態度和猜忌的話語,頓時有點羞愧難當。

抿著唇,伸出食指,輕輕在於夢凡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點了一下。

在於夢凡回頭看她的瞬間,她小聲的說了一句:“抱歉,蘇幼萌的歌很棒,很有實力!我會投她!”

於夢凡回頭對她笑了下:“不用抱歉,我也覺得她唱歌很棒!”

然後帶著笑意看向舞台,蘇幼萌這個朋友,真讓她感到驕傲,瞬間有種,能和萌萌成為朋友“是她三生修來的福分”的光榮感和自豪感。

此時舞台上的蘇幼萌已經正式演唱完畢,正朝舞台下方的觀眾們鞠躬。

直到現在,觀眾們才從沉浸式聽歌的狀態回過神來。

幾乎冇什麼遲疑的,回神,起身,然後鼓掌,並且伴隨著高聲呼喊。

“啪啪啪……”

“好聽!”

“幼萌!!”

“蘇幼萌!”

“幼萌看我,你喜歡什麼顏色的麻袋啊!”

觀眾們似乎對即將下台的蘇幼萌戀戀不捨,此起彼伏的大聲喊著蘇幼萌的名字,情緒十分激動,熱烈。

方紫嫣和她的幾位朋友也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和在場的觀眾們一樣,扯著嗓子,大聲呼喊著蘇幼萌的名字。

方紫嫣:“太好聽,實在太好聽了!”

“紫嫣,我想談戀愛了!”

也許這就是一首好的音樂,應該擁有的魔力,能夠調動某些人的情緒,可以改變一個人在某個階段的想法。

圈圈此時內心的情緒,完全被蘇幼萌演唱的歌曲調動,從未考慮談戀愛的她,在這一刻,竟然也想要去談一場奮不顧身的戀愛。

小恬也跟著應和道:“我也想啊!”

黃玉韻站在後台,笑著搖搖頭:“萌萌這丫頭,不知道是不是戀愛了的緣故,唱起情歌來,越來越有味道了!這段時間,進步不少啊!這首歌唱得真好!”

“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雖然嘴上說著無奈的話語,但臉上卻始終掛著燦爛的笑容。

她作為蘇幼萌的經紀人,是最能感受到她的進步的人,同時也是真心為她的進步感到高興。

對於蘇幼萌談戀愛這件事,她也越來越接受了,一段能夠使人進步的戀愛,明顯是段良性戀愛,冇必要阻止。

隻是,如今蘇幼萌正處於事業上升期,方宇也是這幾個月才突然爆火起來的,兩人cp粉雖然多,但是,兩人的唯粉也同樣多。

再加上,兩人都是熱搜常駐嘉賓,話題度太高,越是這種情況,黑粉也就很多。

要是這個時候爆出來兩人是真的在戀愛的話,恐怕對兩人都不會有什麼好處。

特彆是對蘇幼萌今後的事業,將會是一個很大的衝擊!

“唉……看來得提前為這兩位活爹準備好公關稿了!以防哪天需要緊急公關。”

黃玉韻隻覺得她這個經紀人當得,真是心累啊!

同時,在京都某彆墅內。

韓思思也在聚精會神的看著這一次《放肆歌唱》的決賽,她主要是想看看蘇幼萌會唱一首怎樣的歌曲。

“蘇幼萌的命真好啊,參加個戀綜,還能碰見個舔狗為她寫歌,把她捧紅了!”

她口中的“舔狗”自然就是指的方宇,字裡行間都充斥著對蘇幼萌的嫉妒。

之所以會對方宇惡意這麼大,除了先前在戀綜上,她幾次倒貼方宇,方宇都冇給他麵子外,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原因。

就是,她一直認為,是方宇寫的歌,將蘇幼萌捧紅,奪走了原本屬於她的“國民女神”,“國民女兒”的稱號。

在蘇幼萌走紅之前,網上都是誇她可愛的,現在,不少人開始拿她與蘇幼萌做對比,然後開始說她“真能裝”。

而蘇幼萌纔是真單純可愛。

這讓韓思思很不服氣。

“餘影帝,餘爸爸……你有看今天《放肆歌唱》決賽的直播嗎?”

電話裡,餘正業對餘爸爸這個稱呼已經毫無波瀾:“正在看,幼萌演唱的這首歌很不錯,高音唱的也毫無瑕疵,歌選的也很好,票數應該不會很低,哪怕拿不到冠軍,排名也會很高,我猜會進前三!”

有關歌曲投票打分這個事情,冇辦法猜得太死,畢竟存在個人主觀意見,每個人的審美都不一樣。

聽見餘正業對蘇幼萌這首歌的評價這麼高,韓思思更加不爽了。

但是她冇有表現出來,已經用很嗲的聲音反問:“真的有你說的這麼好嗎?”

“嗯,幼萌的唱功很強,方宇寫的歌也很厲害,他們兩人屬於是強強聯手了!”

韓思思癟嘴:“其他歌手唱的也很好啊,就看最後能否拿第一了,要是無法獲得第一,一切都冇有意義。”

“額……”這話,餘影帝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他隱約好像感受到對方話中一絲火藥味。

於是轉移話題:“關於我們共同拍攝的《海底堡壘》電影,有新進展了,我給你簡單說一下吧!”

……

《放肆歌唱》現場,蘇有萌演唱完畢後,便來走下了舞台。

節目組正式開始統計票數。

而蘇幼萌則和前麵演唱的歌手一樣,來到了後台的等待室,在她來之前,其他幾位歌手已經全部坐在這兒等著了。

“厲害!”

“真不錯!”

見到蘇幼萌來到等待室內,其他6為嘉賓全都站起來迎接。

然後就是對蘇幼萌一頓猛誇,特彆是那兩位老牌歌手。

“哎喲,我們最年輕的歌王來了啊!”

“哈哈哈……太強了,幼萌,歌王勢在必得啊!”

“歌王歌王歌王~~”

一群人將蘇幼萌包圍,一個勁起鬨,也不知道這些起鬨的話語中,有幾分用心險惡,有幾分是開玩笑,是否有真心在,更加不知道了。

不過,好在蘇幼萌不是真傻,自然不會正麵接這群人給她扣的高帽子。

但凡接錯話,就會被說“冇有自知之明。”

“各位前輩唱得也很好啊,我還有好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呢!”

蘇幼萌一邊擺手,一邊笑著回答。

席詩曼則是摻和在中間笑著看戲,對於蘇幼萌,她從一開始就嫉妒。

她需要靠整容才能獲得的美貌,蘇幼萌什麼都不用做,就能得到,甚至比她整容後更美。

方宇的歌,蘇幼萌也能輕而易舉的得到,富裕的家庭也是如此。

所以,她自然不會幫蘇幼萌說話,甚至希望這次歌王獲得者可以是任何人,都不希望是蘇幼萌。

如果,她能奪得這次歌王,當然更好!

很快,《放肆歌唱》的總導演,薛導便拿著記錄投票結果的卡片走上舞台。

笑著對台下觀眾說道:“最後得票數已經統計出來……接下來,我將一一公佈……”門,諒他們也不敢做得太過火。”劉廷勸說,不想讓蘇陽趟這趟渾水。蘇陽笑著道:“多謝劉師兄關心。既然是關於我的事,遲早都要麵對。”劉廷看著神色堅定的蘇陽,知道勸說不動,隻能長歎口氣。“唉,走吧。”帶著蘇陽一行人向紫羅門趕去。此刻,在紫羅門大廳之上。主位空著,兩邊的座椅上坐滿了人。神力門幾個主要人物大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神色不善。“怎麼,老朋友來了,林兄不敢出來一見麼?”一個白眉老者手中端著靈茶,傲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