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景 作品

第1章 好過一場,都不讓我見證你的愛情?

    

”吃完飯,薛喬送江柚回家。離開餐廳的時候,明淮和那個人還在。江柚不經意間看到那人的腳在桌子底下勾明淮的。……回家剛進電梯,江母打電話來問況。江柚知道父母是怎麼想的,二十六歲還不結婚,離得遠無所謂,但是父母會鄰居白眼的。同齡人生二胎,還沒個物件,別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江柚如實說對薛喬的覺,低頭走出電梯,“……給我的覺好。應該是個不錯的結婚物件……”聞到了一悉的香煙味,抬頭看,明淮在門口靠著墻,手腕...江柚全無力地靠在明淮上,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著他留在裡的餘溫,心澎湃,久久才平靜下來。

他著事後煙,吞雲吐霧,一副的樣子。

“我今年二十六了。”江柚聲音又又,“家裡催我結婚。”

煙灰抖落在被套上。

江柚的手覺到他心跳頓了一下。

明淮隨意撣去被套上的煙灰,隨口問:“有合適的結婚物件了?”

“嗯。”

“你喜歡他?”

“他說願意給我一個家。”

明淮吸了一口煙之後就摁在煙灰缸裡了。

“那好。我一會兒就搬走。”他輕輕推開,掀開被子下床,去了浴室。

江柚聽著浴室的水聲,心裡難,掀開被子赤腳下床,開啟浴室門,裡麵一片水霧,他頎長的強壯實,寬肩窄腰大長,給枯燥無味的生活帶來快樂。

明淮轉,兩個人隔著白霧,他關了水,問,“怎麼?還想驗一下?”

三年了,江柚和他坦誠相待的時候很多,可每一次還是有點。

但是,不代表不敢。

走向他,雙眸帶著水霧,紅輕啟,“你真的不娶我?”

明淮仰頭,閉眼,臉上是,“一開始我們就說好了。”

“可是,你捨得?”江柚太懂他的敏,稍一拿他就恨不得把自己掏空了給。

明淮嚨乾燥,輕嚥了一下,江柚就yao上他的結。

明淮睜開眼,大掌掐著的小腰,將抱起來,聲音沙啞,“那你別嫁。”

“我耗不起。”江柚仰起頭,白霧在眼前搖晃,頭頂的燈也是。

“那你就去嫁人。”

明淮啞著嗓子,想到以後會跟另一個男人做這種事,作越來越大,發泄著緒,恨不得弄死算了。

這樣,就不會嫁人了。

江柚使了所有的招數陪他瘋,以為這樣明淮就會留,哪怕是騙說會娶也行,結果他走得乾脆。

手他睡過的枕頭,想到三年前。

三年前他醉倒在路邊,是趁虛而,把他帶回家。

那晚借著酒勁,瘋狂的和他纏綿了一夜。

酒醒後他說,和很合拍,要是願意搭個伴就將就過,什麼時候想嫁人了,跟他說,他挪窩。

果然,他說到做到。

……

江柚和薛喬是第一次單獨出來吃飯,一開始多還是有點尷尬。

薛喬文質彬彬,很健談,也很會聊天,跟他聊天不反,沒有力,就是老友相聚的覺。

忽然,薛喬對江柚說:“那個人是不是認識你?他一直盯著我們。”

江柚疑的回頭,和明淮的眼神了個正著,心尖一。

這麼巧,他也在。

走得那麼果斷,總不能是特意跟蹤吧。

很快,這個懷疑就徹底不立了。

一個艷滴的人扭著腰走向他,那人坐在他的對麵,明淮的視線就再也沒有看過了。

這麼快,就又找到新的chuang伴了。

他那方麵的需求大的,除了的生理期之外,每晚都要。

心頭堵得慌,收好了緒重新麵對薛喬,沖他笑了笑,“不認識。”

吃完飯,薛喬送江柚回家。

離開餐廳的時候,明淮和那個人還在。江柚不經意間看到那人的腳在桌子底下勾明淮的。

……

回家剛進電梯,江母打電話來問況。

江柚知道父母是怎麼想的,二十六歲還不結婚,離得遠無所謂,但是父母會鄰居白眼的。

同齡人生二胎,還沒個物件,別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

江柚如實說對薛喬的覺,低頭走出電梯,“……給我的覺好。應該是個不錯的結婚物件……”

聞到了一悉的香煙味,抬頭看,明淮在門口靠著墻,手腕上搭著外套,支著,薄含著煙,冷眸在煙霧中睨著。

他怎麼在這裡?

不應該跟新歡在一起滾chuang單嗎?

江柚掛了電話,從包包裡出鑰匙麵無表地走過去。

明淮修長的手指夾著煙,在過來的時候才微微張,煙霧罩了江柚一臉。

江柚習慣了。

開門。

回頭見明淮諱莫如深的眼神看著,那雙眼睛最是勾人,深得讓人麵紅耳赤。

喜歡……不,是明淮。

以為明淮也是的,要不然為什麼每晚他都那麼認真?

他們在一起三年了。

他對很好,隻要喜歡的,想要的,他統統會給。

唯一不給的,是婚姻。

去年參加了朋友的婚禮,回來跟他說起那個婚禮有多浪漫,多幸福。

他說,傻子才結婚。

那一下,像是被人丟進了冰冷的池水中,全心涼。

其實那次就該明白,明淮不。

的不過是和一起做的覺。

人就是這樣,總覺得自己是與眾不同的。所以才會一次次撞南墻。

這一次,回頭了。

“有東西忘拿了。”

“什麼?”

記得他的東西都收走了的。這幾天,還妄想找出點他的什麼東西。

“那天晚上我買的,應該還有半盒。”明淮把煙頭熄滅,丟在旁邊的垃圾桶裡。

江柚瞬間懂他說的什麼了。

那晚到深,發現沒有小雨傘了。

以前買的那種一盒隻有六枚,兩天不到就用完了。後來他就十盒十盒地買。

那晚急,在樓下買了一盒,用了半盒。

說他財大氣,沒用完的卻還要來討回去。

來這裡拿一趟的時間,在外麵買回去用都已經完事了。

江柚把東西拿出來給他。

明淮接過來就揣兜裡,解釋道:“本來是不想來拿的,但是每個人的尺寸不一樣,不一定能用。要是被你新歡看到,怕他自卑。”

江柚耳子發燙。

誰要他解釋了?

“你也悠著點,要懂節製,小心被掏空了。”江柚上也沒客氣。

明淮瞇眸,“再給你三年,你也掏空不了。”

江柚心頭泛苦,真要再玩三年,小半輩子都沒了。

那個時候,纔是真的會被人脊梁骨。

“趕走吧。別讓人家等久了。”江柚推門關。

明淮撐住門板,江柚著他。

明淮結上下輕了一下,“真的打算結婚了?”

“嗯。”

兩個人僵持了一會兒,明淮先鬆的手,“結婚記得給我發請帖。”

江柚說:“再看吧。”

不會和過的人做仇人,也做不到坦然當朋友。

更不可能請他參加自己的婚禮。

怕會剋製不住自己要逃婚的沖。

明淮薄輕揚,“好歹咱倆好過一場,都不讓我見證你的?”就去嫁人。”明淮啞著嗓子,想到以後會跟另一個男人做這種事,作越來越大,發泄著緒,恨不得弄死算了。這樣,就不會嫁人了。江柚使了所有的招數陪他瘋,以為這樣明淮就會留,哪怕是騙說會娶也行,結果他走得乾脆。手他睡過的枕頭,想到三年前。三年前他醉倒在路邊,是趁虛而,把他帶回家。那晚借著酒勁,瘋狂的和他纏綿了一夜。酒醒後他說,和很合拍,要是願意搭個伴就將就過,什麼時候想嫁人了,跟他說,他挪窩。果然,他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