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林 作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神像毀

    

複。上回中毒,就是在這裏治好康複。看到有淩淩柒留下的空間靈水,南昭雪還沒有單獨飲用過,平時做火鍋或者飲品的時候用過一些。喝了幾杯,感覺的確神清氣爽。打坐,默誦佛經,休息。天近傍晚,卓閣老派人來,請南昭雪過去用膳。今天死裏逃生,雖說抓住雍王,但大家都不怎麽高興,心情沉重。吃過飯,南昭雪留下,和卓閣老密談片刻。再出來時,卓閣老的臉色凝重。南昭雪把野風、閆羅刀和百勝、時遷叫到涼亭處。“稍後我出村一趟,閆...南昭雪本來打算先不理太白,先嚇他幾天。

眼下情況發生變化,事情太大,又是鐵礦,又是軍中,既然太白已經來了,就把他按在眼皮底下,省得他在看不見的地方作妖。

但南昭雪的臉色可不好看。

“讓你們在樹林裏等著,偏找到這裏來。

別的不說,若是出點什麽差錯,這荒山野嶺的,要是你們被狼拖走,被鬼抓走,我上哪找你們去?”

她說一句,太白的臉色就白一分,眼神往四周飄。

他遊曆許久不假,但也多是去人多熱鬧繁華重鎮,就是奔著遊山玩水享受取樂,怎麽也不可能到這種地方來。

更何況,現在身邊連個能保護他的人都沒有了。

“要想跟著我也可以,”南昭雪道,“要聽我的話,我說東……”

“我絕不往西,”太白趕緊接話。

“記住,下次再自作主張,絕不姑息。”

太白一口氣哽住,不遠處風聲陣陣,地上的枯葉翻滾,遠處還有雷聲,他縱然有再大的氣也得嚥下去。

他尚且如此,他身後的那幾個隨從更是大氣不敢出,一聲不吭垂頭跟上。

道觀裏已經是熱氣騰騰,粥香四溢,村民們排著隊領粥。

多日不曾喝過厚粥的人眼睛都快冒綠光,熱乎乎香濃的粥下肚,無比熨貼。

玉空大師掀起袍子當圍裙,頭上紮著塊毛巾,袖麵高挽,往新架起來的鍋裏放米。

他空間裏的東西以往都是他們一行幾個人用,根本用不完,這下算是派上大用場。

除了兩口熬粥的大鍋,還有一口熬雞湯的,給老人和孩子,迅速補一補,也好能支撐著下山。

百戰和離遠芳守著肉湯鍋,他往那一站,有幾個想過來搶的男人也歇了心思,乖乖去喝粥。

倒不是雞不夠,小氣不肯多熬,實在是人心難測又難填滿,隻怕給的多了還想要更多。

見南昭雪他們回來,玉空大師隔著鍋擺擺手,算是打過招呼。

百戰衝小刀和野風百勝一招手,摸出幾個小碗給他們:“餓不累不?喝點雞湯。”

“不是給他們的嗎?”野風問。

百戰翻個白眼:“怎麽的?他們都有份,咱自己人忙活一宿,又是救人又是趕路的,反倒不能吃了?阿芳,盛!”

離遠芳麻利地盛幾碗,還多給野風幾塊肉:“快吃吧。”

一個男人咂咂嘴:“他們憑什麽能吃?他們也不是老人孩子。”

百戰雙手叉腰:“再嗶嗶一句?再多說一個字,老子把你吃下去的粥給你打得吐出來!”

男人立即不說話了。

南昭雪臉色微沉,目光掠過村民,看著他們瘦弱的模樣,的確讓人心疼,但……

“百勝。”

“在。”

南昭雪把一個小布包給他:“把這個放在神像下麵,點著,炸了。”

“是。”

封天極半路截下:“我去。”

百勝在後麵跟上,幫忙拿火摺子。

“砰”一聲巨響,神像轟然倒塌。

南昭雪在村民的震驚中,大聲道:“大家看好了,我不是什麽娘娘,也不是神仙。

方纔那麽說,是想讓大家盡快下山找生路。

你們吃的這些口糧,都是我們一路上買的省下的,後麵到鎮子上,我們還要補充。

大家若是感激我們,我們會客氣地說不必,遇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可若是有人覺得我們是應該,那就立刻放下碗,願意去哪去哪,我們不欠任何人。

你們該找的人是把你們誆騙到那裏的人,聽明白了嗎?”

村民們臉上火辣辣,幾個之前犯過嘀咕的,又羞又臊。

之前光線暗,精神也不好,沒看得太清,現在映著火光,麵前的南昭雪身姿如鬆如竹,目光沉靜堅毅,豈是那座姿態媚氣,笑容陰詭的神像可比?

隻是形容有個六七分相似,神情相半點相似之處也無。

有位老人站起來,顫巍巍向南昭雪行個禮:“姑娘所言極是,您是我們的恩人,老頭子無以為報,跪謝。”

南昭雪上前扶起他:“老人家不必如此。”

離得近了,南昭雪低聲道:“老人家,此事還沒有完結,若是想好好過太平日子,就告訴他們,把嘴巴閉嚴,裏麵有什麽,幹了什麽,不可多言。”

老人鄭重點頭。

南昭雪早就注意到,這位老人在村民中算是比較有威信的,圍繞在他身邊的,也是些壯年漢子,敢第一個喝水的孩子,也是他的孫子。

太白他們不知發生了什麽,也不敢多問,又被南昭雪安排小刀和野風看著他們,和村民們隔開。

聞著粥香和肉香,太白不奢望能吃肉喝湯,隻想喝口熱乎粥。

蒼天可見,他自從上了大船,就沒有吃過一頓飽飯,本以為下了船能吃一頓,結果根本沒有什麽改觀。

這兩天在野地裏,別說吃東西,沒被鬼嚇死就不錯。

南昭雪特意允準,讓他們端著小鍋,找玉空大師要了一小鍋。

在臨城的時候,他們就學聰明,離開時買了一套鍋碗,會不會用的另說,反正都有。

看著一鍋粥,太白幾人眼淚都快下來了。

喝完粥,又分得糧食,林城使帶人護送村民們下山。

小男孩跑到南昭雪麵前,雙手遞上一根棍子。

“姐姐,這個送給你。”

南昭雪雙手接過,小男孩目光晶亮:“我會牢記你的恩情。等我長大,我也會像那個哥哥一樣!”

他一指百戰,百戰舉著湯勺,挺直腰桿,眉梢一挑。

南昭雪忍住笑:“好,有誌向。那你就快點長大。”

“好!”

小男孩跑回老人身邊,老人衝南昭雪拱拱手。

他們走了,道觀中安靜下來。

野風過來道:“主子,您去歇一會兒,天都快亮了。”

“好,你們也滅了火休息吧,明天再收拾這些。”

“是。”

南昭雪盤算著明天的事,林城使這邊是妥了,但知府這邊還沒露麵。

眾目睽睽,封天極不好跟著南昭雪進屋,現在應該在忙給京城寫信的事。

幾個王爺和太子都已經再無翻身的可能,小十和老七也都是站在他們這邊,這幕後的人,會是誰?大,不隻這些跟著神鳥來的百姓知道,附近村子裏的人們,十裏八村,都知道訊息,烏泱泱來了一大堆。封泰承本想著下令斬殺百姓,但人越來越多,反而無法下令。先不說這種令會遭到將士們的質疑,就是動了手,這麽多人也沒辦法處理。看著漫山遍野的人,封泰承心頭一沉的同時,又隱約有點小希望。或許,能趁機重現天日,不必再藏在這裏也說不定。封天極一早去上朝,南昭雪也沒留在王府,和他一同坐著馬車到宮門口,就在車裏等他。若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