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林 作品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鳥?”男子一臉得意:“你們果然不同,還能識得此鳥。”南昭雪問:“那是什麽?”封天極低聲說:“是千巧閣的木鳥,和真鳥無異,能飛且無懼水火。”他盯住男子問:“你是千巧閣的人?”“不是,”男子道,“在下時遷,江湖人稱鼓上蚤,與明空大師曾一起出遊訪學,和千巧閣的老閣主也是忘年之交。”“你叫什麽?”南昭雪心口微跳。“時遷!”時遷一拍胸口,“怎麽,是不是聽說過我的威名?”南昭雪壓住心頭激動:“你這名字是誰給你...一聽封天極說,又讓他們去道觀,有膽子小的又開始猶豫。

“還去道觀,會不會……把我們拐去別處?”

“不會是要殺我們吧!”

不安的情緒傳播得極快。

南昭雪想解釋,奈何她現在就是這張臉,說什麽都像狡辯。

眼看情況又要變化,外麵傳來腳步聲和薄甲鏘然聲。

林城使邁步進來,手裏拎著個人,往前一扔:“各位鄉親,在下林彥東,帶兵前來剿匪,現在匪徒已被製住,大家可以離開了!”

“這位,就是你們的恩人,”他對南昭雪拱拱手,“大家盡可以相信,另外,在下也會帶兵隨鄉親們一同離開。”

人群中有人喊:“林城使,林大哥,是林大哥!”

林城使望過去,說實話此人渾身極髒,臉都看不出原來長什麽樣,何況衣裳。

他點點頭:“是我,我記得你。”

“是林大哥,他是好人!我跟他走。”

三三兩兩,陸陸續續有人信了。

不過,還是有人嘀咕:“護城使又怎麽了?那個姓李的還是捕快,不照樣害我們?”

膽子小的又不動了。

百勝開口道:“各位,是不是惡意,你們親眼去看看,若是不肯走,到洞口再回來不遲。”

“就是,留在這裏早晚也是個死,還不如搏一搏!”喝水的小男孩說。

此話一出,倒沒人再說什麽,緩慢跟上往外走。

一路上看到不少屍首,都是平時欺壓看管他們的人,再看到遠處的光亮,都不由自主加快腳步。

看到洞口真切在眼前時,都拔足狂奔,到洞口外,抬頭看天上的月,雖然月光朦朧黯淡,連星星也瞧不見,但他們感覺像獲得新生。

林城使走在最後,對南昭雪低聲道:“王妃,末將定當全力保護他們,請您放心。”

“如此,就有勞林城使,”南昭雪把一張字條交給他,“你把這個,交給道觀裏的玉空大師,他看過之後,自然明白怎麽做,林城使帶人幫他安置村民即可。”

“是。”林城使拿上字條,小心妥善收好,留下一組人,其它的帶上護送村民回道觀。

南昭雪讓閆羅刀和野風再四處檢視,有沒有什麽遺漏的。

讓百勝守在洞口,以防再有其它人來。

她和封天極去檢視那些身材彪悍人的屍首。

“交手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他們非同一般,絕非黑袍人手下的那些人可比。”南昭雪細看他們的手,“果然。”

封天極嘴唇微抿:“這是長期握兵器所致,這裏……”

他捏住其中兩根手指:“不像是兵器。”

南昭雪微蹙眉:“倒像是經常被什麽摩擦。”

“纜繩,”封天極篤定道,“這些人應該是長期在船上。”

他劃開屍首的褲子和靴子:“船上的水手和草原上的騎兵,都會因為長期的一些習慣,讓腿和腳都與常人有些不同。”

“船上水手?”南昭雪點頭,“那個捕快說,這些人也不是長期駐守,每隔一段時間就換一次。也許,就是船來了,新人到,舊的一批就走了。”

“嗯,他們每個人不會知道太多,還沒等瞭解清楚,就又被調走了。”

封天極說著說著,若有所思。

“怎麽了?”南昭雪問。

封天極又看他們的手:“總覺得哪裏不對,這繭子未免太明顯了些,像漕幫的人也經常握兵器,但也不是人人如此,我看他們這程度,甚至比威遠鏢局的鏢師更甚。

練成這樣,除非是常長不停地操練,漕幫也好,海運也罷,還是以運為主,不可能人人如此。”

“這裏的人可不少,”南昭雪接過話說,“而且他們還經常倒來換去,也就是說,幕後之人的人手,遠比我們看到得多。”

“不錯,有這麽多護衛,還身手頗佳,”封天極突然頓住。

“剛才他們與我們對戰時,似乎配合得有些章法,莫非……”

“是軍中的人?”南昭雪低呼。

封天極臉色陰沉:“若是這樣,那這件事可就大了。”

軍中的人,鐵礦,幕後的人想做什麽,其野心昭然若揭。

“此事必須盡快寫信報給京城,讓他們有所準備,這裏也要派人來接收駐守,單靠林彥東不行。”

“好,”南昭雪一口答應,“此事王爺來安排。”

南昭雪深知,這是關乎地方安全和國家安危的大事,事關朝廷和當地官員調動安排,這些她不太懂。

專業的事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做。

朝堂上卓家,小十現在也跟著閣老曆練,武將有封天徹親自坐鎮,再怎麽也翻不起風浪。

本來想把這座鐵礦先交到小十手上,密而不宣,等他日到合適的時機再公佈,但現在牽扯到軍中,就不得不重新考慮,和閣老商議。

若卓閣老能力挽狂瀾,壓得住此事,不被人捅出去報到皇帝麵前,那依原來的計劃也不是不行。

這樣的事,要封天極親手寫信才合適。

南昭雪和封天極在裏麵走了半圈,這裏的確很大,而且是一座非常不錯的礦,將來運出去,應該可以提煉到不少的精鐵。

南昭雪想著玉空大師那個新升級出來的功能,能找到礦山,不知道能不能冶煉。

要是能,那可就太逆天了。

正走神,閆羅刀和野風來了,確保除了剛才救走的村民外,再無其它人被困。

到外麵與百勝匯合,和林城使留下的小組一起把屍首處理好,留下小組暗中檢視,他們幾個先回道觀。

轉過路口,封天極吩咐百勝:“讓暗衛在這裏守著,也不能盡信林彥東手下的人。”

“是,屬下明白。”

還沒到道觀,就遇見太白的馬車。

太白見到她,像看到救星:“王妃,王妃!”

“你怎麽會在這裏?”

太白的馬車應該是在村子,之前南昭雪上道觀,也讓閆羅刀通知過太白,讓他們去村外樹林躲一躲。

“我……”太白臉一陣白一陣紅,“那個村子實在太嚇人了,還鬧鬼。我們實在害怕,就想來找你。”

南昭雪雖然也挺狠,但總比鬼強啊!劈中,她暗叫自己真是糊塗了。今天的事發生太突然,她一夜沒睡,腦子時又隻想著南若晴的事,根本沒有轉過彎來。此時此刻,她才徹底明白過來,南運程根本不是找這些下人的茬,是對她不滿。阮姨娘臉色蒼白,眼淚頓時流下來:“老爺是在怪我嗎?”南運程抿著嘴唇沒說話。沉默,就代表了他的意思。阮姨娘手捂住胸口:“老爺,我自問從沒有過私心,一心一意為你,為這個家,我就是想著,事事以你為重。養生之道,就在於吃應季的東西,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