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林 作品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帶你們回家

    

,老奴明白。”……當天晚上,趙冬初就到了戰王府。封天極並不奇怪。“趙大人為了今天南府的事而來?”“回王爺,正是,”趙冬初低聲回,“那個男的死了,太子妃送來時,說是自盡,但仵作查驗過,刀傷不像是自殺的。”“男的死了?”封天極有點意外,“自盡?”“是這麽說的。”“嗬,”封天極短促笑了一聲,“那個綠茶男,膽小如鼠,怎麽可能會自殺?那個女人呢?”“那個女人說不出什麽,她瘋了。”“什麽?”封天極微怔,“瘋了...黑袍人的聲音在風聲中回蕩。

南昭雪微微打個哆嗦,感覺那邊吹來的風更涼了。

封天極把她拉到身後,對黑袍人道:“繼續說。”

黑袍人苦笑:“我回不了頭,就隻能跟著他幹。

沒過兩天,聽說縣令也死了,再然後,他就上山來,說帶我去個地方。”

黑袍人抬眸,環視四周:“就是這兒了。”

“我一頭霧水,想問,他卻說要想掙錢,就老實幹,如果想活命,那就要學會閉嘴,否則,掙了錢也沒命花。”

“呆的時間長了,我即便不問,也漸漸明白了,”黑袍人掙紮著扶著山壁,“這裏就是一個鐵礦,道觀就是個幌子,吸引村民來,來了就別想走,都被困在這裏挖礦。

至於那些女子,他說能被吸引來的,都不是好東西,都是些愛慕虛榮,水性楊花之輩,就……犒勞弟兄們。”

“有些我認識的鄉親,他們被弄進來之後,哭,求我,我起初也是心有愧疚,想替他們求求情。但……”

黑袍人苦笑:“我又算什麽呢?不過也是受製於人,比他們強不了多少。

再後來,我也就麻木了,各人顧各人吧。”

南昭雪問:“這些人死後,都去哪了?”

黑袍人目光轉身暗門:“那邊,他們挖了個坑,人一死,就往裏一扔。

有的沒死,病了,傷了,幹不了活的,就都扔進去,包括那些女的,一樣。”

封天極問:“他們是誰?”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黑袍人搖頭,“他們是縣令找來的人。

他們一個個很是強悍,遠非我這個捕快能比,而且他們也瞧不起我,每次送來的東西,撿剩下的才給我。”

南昭雪微俯身,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你是不是覺得,腿上的傷還不夠?要不要再來點兒毒藥吃吃?”

黑袍人一怔,目光微閃。

“再說一句謊話,就在你身上紮個洞。”

黑袍人垂眸,喉嚨滾了滾:“我……”

“方纔你是最後纔出現,還有哨子,帶來不少人,你覺得我們都瞎了還是傻了?

是不是以為,縣令死了,一切就由得你胡說八道?”

封天極說罷,劍尖抵住他咽喉:“能不能說?”

“能,能,”黑袍人一動不敢動,“我之前說的是真的。

就是……那些人倒沒怎麽看不起我,他們不是本地人,人生地不熟,有時候還需要我辦事,因此也算是客氣。”

“縣令在道觀中負責把人帶上來,他們負責看守礦洞,我是本地人,又曾是捕快,就讓我負責分管那些村民。”

“他們是什麽人?可知道?”南昭雪提醒,“說實話。”

“這個真不知,他們口風也很嚴,平時話也不多,”黑袍人略一思索,“不過,有一次我聽他們笑罵打趣,無意識說出一句方言,有點像海那邊的人說的話。

因為前麵不遠有碼頭,漕運上的人常來常往,海運轉到漕運,有不少會有這裏去揚城。

我做捕快的時候,也經常去碼頭換換,因此也能聽懂幾句。”

海那邊?那豈不是南疆?

封天極心思百轉,臉上不動聲色:“還有呢?”

“別的沒了,真沒了,”黑袍人說,“他們也不是常駐,時來時走,每次都是不同的人。

我猜著也是怕他們走漏訊息,這些也是我自己猜出來的,他們雖然用我,但也很防備我,真的!”

封天極點點頭:“走,前麵帶路,去那個大坑看看。”

“那……有什麽好看的?”

“我說看就看!帶路!”

黑袍人掙紮著,拖著一條腿,慢慢出暗道口。

封天極讓南昭雪等著原地,他獨自跟著黑袍人出去。

片刻之後,封天極又獨自回來了。

他沒說黑袍人去哪了,南昭雪也沒問。

兩人摸到機關,把暗道門關上。

百勝提刀而來:“王爺,王妃,人都製住了,接下來怎麽做?”

“找吧,看看這暗道中,其它的人都在哪,問問那些人,有沒有能帶路的,注意小心些,別讓機關傷到。”

“是。”

山洞不小,機關並不多,他們主要用來開礦,開完就走,也不是為了弄什麽埋伏害人。

再加上有幾個膽子小的想活命,願意帶路,很快就找到村民們。

這些人沒日沒夜地勞作,個個骨瘦如柴,眼神呆滯,在見到看管他們的人時,才會露出惶恐。

百勝引路,帶南昭雪和封天極來。

火盆點亮,南昭雪還沒有說話,有個村民眼睛圓睜,驚恐道:“天賜娘娘!”

一石擊起浪,不少人都認出來,瑟縮著往後退。

南昭雪心頭發堵,封天極沉聲開口:“大家不必怕,道觀裏的道長乃是借用道觀和神靈之名,逆天而為,殘害生靈,肆意殺害,神靈看不慣,固而顯靈解救大家。

如今,道長一幹人等,已經伏誅,所以,大家不必再有顧慮,我們這就帶大家離開這裏,回家!”

低低議論聲蕩開,多數人很激動,少數人還是不敢相信。

南昭雪在進來時,身上披了件鬥篷,正好遮住她的身形,此時看著那些依舊不信的人,計上心來。

借著鬥篷的遮擋,她從琉璃戒中拿出一桶水,是玉空大師給她的。

“百勝,把水分給大家,讓他們潤潤喉嚨。”

見她憑空拿出水桶,不隻村民,百勝也愣了一下。

心說王妃什麽時候連變戲法都會了?跟時遷學的?

村民個個都很口渴,平時為了讓他們減少上廁所的次數,喝水都嚴格控製。

這桶水幹淨清澈,晶瑩透亮,一看就讓人想喝。

“大家排隊,一個一個來,年紀大的小的優先。”

眾人躊躇不敢上前,有個十二三歲的少年擠出來:“我喝。”

他拿上小瓢,送到嘴邊大口大口喝。

“好甜,甜的!”

見他沒事,還說水甜,眾人更覺得口渴,慢慢就有人開始排隊。

水喝完,村民們再麵對南昭雪時,敵對情緒就少了許多。

“此地不宜久留,大家先出礦洞,可以先去道觀外聚集,我們會在那裏架鍋煮粥,分發糧米,大家可以帶回家。”

封天極語氣低緩,盡量不讓他們反感抵觸。了,現在她已貴為王妃,如何會做這樣的事?”太子妃嘴角的笑意一勾即過,南若晴還不算太蠢。“智空,本宮再問你一次,你說的,可當真?”太子妃語速緩慢,“若是你有半句謊言,那本宮定不會輕饒!”“小僧絕無半句……”智空話還沒說完,眾人眼前一花,就見他騰空而起,如一條破布袋一般飛出兩三米遠,“撲通”一聲又掉落在地。智空連叫都沒有叫一聲,躺在那大口噴血。四週一靜,太子妃也愣了。轉頭看,火光映照裏站立一人。一身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