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林 作品

第一章 從棺材板裏起來去搶婚

    

,但她沒見過。離得近了,香味更濃鬱,但不刺鼻,反而讓人心神覺得安寧。她心裏微訝,表麵不動聲色。上品香,精緻香爐,絕非隻是為了點香好聞,住在這裏連個簡單的裝飾物都懶得擺,一群男人不會有閑情逸緻點香。而且,還是一炷香。這種情況,隻能是供奉。供奉什麽?四下空空如也。等等。南昭雪抬頭,看到麵前的牆。覺得哪有些不對……“戰王妃!你壞了主子的好事,我們絕不會放過你!這次沒能殺掉你,一定還會有下一次,我們死了也...砰!

砰砰!!

京郊外的亂葬崗附近,幾個小廝裝扮的下人正在埋坑,坑裏放著一具簡單卻封的死緊的棺材。

此刻那棺材已經埋了一半的土,而棺材裏還在發出砰砰砰的敲擊聲。

外麵不斷挖土填坑的小廝,沒有絲毫懼怕,甚至一人一句,好心地開導起來。

“這人呐,得認命!沒有嫡女命,非得占個嫡女位,可不就是遭人惦記?”

“可不,那皇上賜婚說的是南家女,沒說一定是您呐。”

“一個此刻紅衣出嫁,一個此刻白衣加身,這可都是您自找的,怨不得別人啊!”

棺材裏的聲音持續了一盞茶左右,坑已經埋了一大半,終於,裏麵的聲音停了下來。

領頭的週三側耳聽了聽,確定沒動靜了,催促道:“趕緊埋完回去領賞錢,二兩銀子呢!都不想要錢了?”

幾人速度加快,突然,一旁的男人大吼一聲,“這,這怎麽塌陷進去了?”

“我這邊也塌陷了!”

此刻,那原本埋了大半的棺材,周圍的土突然就塌陷了進去,而僅僅隻漏了一半的棺材板,突然開始肉眼可見的在他們的麵前腐蝕!!!

不足一息之間,棺材板就被腐蝕了一半,露出了躺在棺材裏麵的人。

那本該已經是一具屍體了,此刻卻睜著眼,宛若看一個死人一樣的看著他,週三猛一對上那雙睜著的眼,嚇得頓時雙腿一軟,“鬼……有鬼,見鬼了……”

“怎麽可能……剛剛明明,明明沒動靜了……”

眨眼之間,那棺材板已經被腐蝕的丁點不剩,躺屍的女人動了動身子,看了看由於一直捶打棺材而流血的五指和拳頭,她眼底裏迸發了濃濃的殺意。

那週三嚇的要死,話都說不完整了,“我們,我們也是奉命辦事,大小姐,大小姐饒命啊……”

然而,看著那從棺材裏麵一步一步走出來的人,另外三個小廝相互對視了一眼,想也沒想就抓住了手中的鐵鍬,揚起來就朝著她砸了過去!

“大小姐,對不住了,今日我們幾個不會讓你活著回去的!”

若是換成以往手無縛雞之力的南昭雪,壓根躲不過去,今日還要再死上一遭。

可是如今,這張皮囊之下的正主已經死在了棺材了,取而代之的,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軍中醫神,南昭雪的靈魂!

刷!

沒人看到,她的手中是如何出現一把匕首的,這是一息之間,就像是魔術一般,那匕首就出現在她的掌心,她身形詭異,閃身躲開了鐵鍬,反手之間,就劃破了三個人喉嚨!

刹那之間,鮮血如注,染紅了她那一襲白衣。

撲通撲通!

三具瞪大眼睛來不說話的人已經變成了屍體,悉數倒下,地上跪著的週三已經被嚇的當機,半個字也說不出了。

南昭雪一步一步的走向他,還未走進,鼻子裏就聞到了一股子尿騷味,她嫌惡的蹙眉。

“今日代替我大婚的,是不是南若晴?”

週三哆嗦著吞了口口水,點頭如搗蒜。

“戰……戰王昏……昏迷,派,派了七皇子代,代迎,已經,已經出門了,馬上,馬上就迎,迎回去了。”

南昭雪眼神泛著冰冷,沒人知道此刻她內心真正的想法,“回去告訴南運程,我南昭雪很快就會回去跟他算算總賬,叫他好好活著,等著我!”

現在,她還有更加重要的事。

這具身體,死前唯一的願望,就是成為戰王封天極的王妃,成為他的妻子,和他拜堂成親,若是今天她不能幫助原主完成這個願望,那麽她的靈魂就會被身體排斥,踢出這具承品。

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紀的軍中醫神,死於手下人的背叛,連靈魂都險些無處棲身,好在有至寶琉璃戒,可存千萬之物,用血契召喚,她才重生在了這具身體之內,她必須活下去,才能找到回去的法子,殺了那些叛主之人!

所以這具身體,她要定了!

今日這王妃的位置,她也要定了!

南昭雪拉過這幾個小廝運送她棺材而來的馬車,直接用匕首砍斷了馬車,解了馬,翻身而上,直奔京城!

她現在,要去搶婚!看的時候,南昭雪終於出來了。“雪兒,如何?”“你沒事吧?”南昭雪搖頭:“我沒事。”封天極立即命人準備熱水,給她淨手。南昭雪這才說:“王爺,你還記得,昨天融春說,她初進宮時,差點喪命嗎?”“記得,她說幸得命不該絕。”“嗯,所以,王爺,現在要查明一件事,她當初是因為什麽,命不該絕,是不是被人救了。”封天極點頭:“這不難。”他到外麵叫了名小太監,讓他去找圖四海,讓圖四海配合去查。圖四海是皇帝身邊的太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