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唐舊書生 作品

第287章 歸來

    

從裡麵帶出來的。”楚盈盈一臉疑惑,但發現這女生一臉不諳世事的樣子,也不知道從何問起了,或許是個失憶的女孩,被星宇帶回來的吧。片刻後,沈涵清開來了那輛蘭德酷路澤,停在院門口。收拾好的衆人,將行李搬上車,李雲龍又背起陳星宇,就此衆人離開了這座小院。連夜驅車來到了臨省的香城,這裡距離東海隻剩一半距離,也遠離了長安城,想來應該不會再有危險。衆人尋了一處酒店住下。呂小妖不放心陳星宇,提出要在夜間照顧他,楚盈...家人看到陳星宇回來,自然是高興的。

裴靜也像個在家等候丈夫打仗歸來的小媳婦一樣,在廚房裡聽到他回來,發出驚訝一聲,把鏟子都給扔下了,在圍裙上胡亂的擦了擦手,激動地跑出來。

礙於公婆在場,沒敢第一時間親熱。

裴靜隻能控製住自己的激動之情,跑到陳星宇身邊緊緊拉住他的手,輕喚一句,“你回來了。”

陳星宇微笑點頭,捏了捏她的手心。

隨後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

期間父母對於他頻繁不著家,也沒多說什麼,知道他是獵魔行者,做的都是為了人族的大事,隻是叮囑他做事小心,不要魯莽,你的身上不僅肩負著這個人間的未來,還有這個小家的責任。

陳星宇聽後當然是滿口答應,帶著裴靜趕緊加快吃飯速度,結束之後笑著給爸媽說這幾天不來這裡吃飯了,他們要去過二人世界。

裴靜站在一邊,一臉羞紅。

父母對視一眼,都露出笑意,“去吧。”

九靈山上,一處屬於陳星宇的彆墅裡麵。

陳星宇和裴靜彼此糾纏在一起,呼吸急促。

“我不在的時候,有好好修煉嗎?”

陳星宇輕咬裴靜的白嫩耳垂。

“當然有,隻不過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是修煉天才啊,我已經把你留下的修煉材料用光了纔到結丹後期而已,”

裴靜呼吸急促,拽著陳星宇的外套。

“我沒有怪罪你的意思,相反,這次我回來還要好好獎勵你,感謝你照顧我爸媽,”

陳星宇說著話,反手打出一道白光在屋頂佈置出一個陣法結界。

“那你要怎麼獎勵我?”

裴靜緊貼在他光滑的胸膛裡。

“準備付出點精力,犒勞你怎麼樣?”

陳星宇手上動作不停,一雙大手堪稱布料粉碎機。

兩個人坦誠相見。

裴靜一把將陳星宇推在後麵的沙發上,嬉笑道:“這到底給是我的獎勵,還是獎勵你啊?”

陳星宇眼前白花花一片,頓覺心曠神怡,氣血高漲。

他一把將裴靜拉到身前:“是我的獎勵。”

裴靜嬌呼一聲,癱軟倒下。

陳星宇翻身上馬。

“我這次回來,給你帶了一樣禮物。”

裴靜喘氣的間隙,好奇道:“是什麼啊?”

“一把劍,”

陳星宇緩緩動作。

“是什麼樣的一把劍?”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是一把很鋒利,很堅固的靈劍。”

“有多鋒利,有多堅固?”

裴靜緊抓著棉被。

“鋒利到可以讓你越階對戰,堅固到可以碎金斷石。”

陳星宇埋頭趴伏在山峰之間。

裴靜抱緊他的後背,笑著調侃道:“有你那把劍堅固嗎?”

陳星宇立馬擡起頭,義正言辭道:“那必然不可能。”

“你敢小瞧我?”

說完,裴靜便發出一陣急促的聲音,像是認同,也像是認輸。

“沒有小瞧你,你一定天底下最厲害,”

裴靜有點受不了,連忙求饒。

陳星宇哈哈大笑,又放緩速度。

“這次我回來,把你培養到元嬰我再走。”

“怎麼培養?”

“我帶回來一條靈湖,裡麵全是龍涎靈水,你可以盡情的利用它修煉。”

“哦好吧,你再離開,準備去哪裡呢?”

“去西北地帶尋找一種火焰,它對我很有用。”

“啊?”

裴靜突然驚訝一聲,抓緊陳星宇的胳膊,製止他的繼續,搖頭擔心道:“不行,你不能去那裡,那裡離魔族大本營太近了。”

陳星宇輕輕將她的玉手拉開,自顧自的動作,繼續說道:“無妨,我有躲避搜尋的秘法。”

“我還是,不想你去,”

裴靜喘著氣擔憂道。

“我必須要去,這是通知,不是商量,”

陳星宇義正言辭道。

“啊?”

裴靜頓時呆愣地看一下陳星宇的麵容。

“哈哈,逗你的,不過你彆勸我了,”

陳星宇裝嚴肅,一秒就破功。

“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點,我會一直等你回來,”

裴靜擔憂道。

“不說那些,我們先及時行樂,”

陳星宇笑道。

說完。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房間內,疾風驟雨,人仰馬翻,龍飛鳳舞,直上雲霄。

一夜無話,盡是春情。

三日後,彆墅內。

一張木質的大浴桶中,裴靜一絲不掛的盤坐其中,閉著眼睛運轉起修煉功法。

浴桶裡的水呈現碧綠之色,清澈見底,散發著朦朧霧氣。

連那些霧氣中都蘊含著豐富的靈氣,還有淡淡的真龍氣。

陳星宇站在木桶前,欣賞著女人的身體。

不得不說,裴靜的身材真的好,凹凸有緻,麵板嫩滑白皙,烏黑靚麗的長發像是瀑布般披散在肩頭。

她緊閉著雙眼,但是那淡淡的仙霧拂麵,還是讓她有一種朦朧的嫵媚之感。

陳星宇盯著看了一會兒,就有了反應。

他立馬屏息凝神,轉移注意力。

現在是裴靜修煉的重要時期,一定不能被打擾。

況且,兩人這三天已經在這處彆墅內的每個角落纏綿了很多次,他身體強健,倒是不會累,但也該讓她這個弱女子歇會了。

這三天來,每次纏綿過後,陳星宇便會召喚出一汪龍涎靈水讓裴靜進入其中修煉,鞏固修為。

那龍涎靈水中的充沛靈氣和真龍氣能讓裴靜一瞬間放鬆疲憊,精神和肉體都得到升華。

再加上陳星宇體內諸多神奇力量,有雙龍之力和涅盤精氣,與其交好本身就大有裨益。

所以這三天來,裴靜已然來到了突破元嬰的臨界點。

果然,在這一汪龍涎靈水再次被裴靜吸收,顔色變淡之後。

裴靜的氣勢終於爆發,體內靈氣澎湃,要化結丹為元嬰小人,突破至神台高坐。

陳星宇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於是在裴靜剛要突破的時候就輕輕彈指,一縷涅盤靈氣打入裴靜的體內,幫助她平和體內氣息,助其順利結成元嬰。

半日後。

終於,元嬰成,裴靜欣喜的從浴桶中走出。

“星宇,我元嬰了,以後有更多時間陪你了,”

裴靜開心道。

“我還會讓你化神的,”

陳星宇笑著把她抱出來。

隨後,兩人又開始了一場慶功宴。

()掉下懸崖後,我獲得了修仙傳承!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道:“好徒兒,要跟緊你師傅的步伐啊。”葉淩風一聽,麵露難色道:“跟上你的腳步有點難啊,頂多跟你走在一條路上。”“如此就好。”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陳星宇滿意點頭。柳紅衣這時候也眼神堅定地握緊手中俊美長劍,踏前一步,紅唇輕啟,剛要開口。突然聽到後方傳來一聲中氣十足地大喊。“都彆走!”頓時,衆人循聲望去。隻見演武場後方,有一位管家打扮的中年人,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