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唐舊書生 作品

第284章 楚盈盈的訊息

    

頭顱,血濺三尺。有抱著小孩的婦女拚命奔跑,卻被通體漆黑的魔虎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吞入腹中。這還不夠,地平線的處,還有數尊魔焰滔天的魔王,施展出法相天地緩慢向城市走去,一步踏出,地動山搖,翻山倒海。魔氣縱橫肆虐,遮擋日月,人間一片陰暗,天色如同將夜,人們心底都生出了絕望,這完全是一副末日景象,誰能抵擋這魔獸軍團,誰能戰勝那人間魔神?正當陳星宇看的心如死灰,陷入絕望時。一聲劍鳴響徹天地,隻見一位白衣白發看...穀溪雲點點頭,“聽說過,極品靈劍,一劍斬出萬千劍影,劍氣不斷,劍影無窮,倒是沒想到這劍在你手中。”

陳星宇搖頭道:“我也是秘境中偶然所得。”

穀溪雲贊歎點頭,又對靜香笑道:“極品靈劍能送給你,可見他多麼希望你成為女劍仙,你快些收下隨我回去好好修煉纔是。”

靜香眼眶濕熱,低著頭,心中不捨情緒滋生。

陳星宇笑著將她抱在懷中,安慰道:“彆哭,彆哭,我會去玄心宗看望你的,你要好好修煉,我會檢查你功課的。”

靜香聽到他會看望自己,這才停止哭泣,輕點頭,“那你一定要來啊。”

陳星宇重重點頭。

隨後,宮本靜香接過承影劍,與穀溪雲站在一起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陳星宇笑望著二人禦風而起。

接下來的兩天,陳星宇為了放鬆心情,回到東海大學,與沈涵傾李雲龍等人大醉一場。

三人經過一年多的修煉,如今已經築基,這在學校裡也算一個小高手了,再也不用怕被彆人欺負。

而且學校內的年輕人都知道他們有一個無敵的室友,不僅無敵於學校,甚至這個天下都少有敵手,那些能製衡陳星宇的都是一些不出世的老前輩,所以三個人在學校裡混的風生水起。

不過酒局上,還是討論到了令陳星宇感到唏噓不已的事情。

那天的酒局,李雲龍把他的女朋友張玲也給喊來了。

張玲那天喝的有點多,看到陳星宇一直在吐槽,說他當初如果花心一點就好了,說如果他當初好好對待楚盈盈,給她希望,盈盈也不會選擇退學,也不會跑到山村去支教,現在都曬黑了,唉。

陳星宇想到那個女生,心裡一陣歎息,說他有沒有對那個女孩心動過,他也說不準,隻知道當初那個女孩因為尋找自己,出頭露麵被長安城地頭蛇給抓走的時候,自己確實心亂如麻,而把她救出來之後,自己甚至對她感到格外憐惜,想要多抱她一會兒。

想到此,陳星宇忍不住苦笑,麵對楚盈盈的柔情似水,當初的自己確實心裡泛起了一絲漣漪。

或許自己一直都是個隱藏的多情種子吧,隻是當初的自己和初戀夏靈竹感情正好,實在過不了心裡那一關。

或許是聊到往事,比較感傷。

張玲突然激動的拿出手機,翻出了一張照片,“你們看,盈盈去山村支教後都曬黑了,心疼死我了。”

沈涵傾率先搶過來手機看了一下,“是有點曬黑了啊,不過還是清秀漂亮的。”

陳星宇沒有看照片,麵容苦澀問道:“她不是回福利院了?怎麼又去山村支教了?”

張玲托著下巴,無奈道:“我問她了,她沒和我說,但是她說不用擔心她,她現在過得很快樂,每天都感到充滿希望。”

鄒朋接過手機正在看呢,突然驚訝道:“怎麼班花吃胖了啊?”

“咦,是啊,是好像胖了一點,”

沈涵傾又搶過來看。

陳星宇也好奇的探過頭來,照片裡的楚盈盈笑顔如花,和一群山區的小孩子圍坐在一起,看她的樣子像是在講故事,照片應該是彆人拍的。

她的麵板稍微曬黑了一點,呈現健康的小麥膚色,臉蛋也略微圓潤了一些,眼神裡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剛看了一秒,手機就被張玲搶走了。

張玲罵道:“哼,當初不好好珍惜,現在再後悔也來不及了。”

陳星宇苦笑道,“她能幸福就好。”

李雲龍看了一眼照片裡的楚盈盈,頓時驚訝道:“兄弟,你們看,照片裡的角落有個帶眼鏡的男老師長得挺帥的,好像一直在看著楚盈盈笑呢,他該不會是楚盈盈物件吧。”

陳星宇內心猛地一揪,感到沒來由的心塞,難受。

他深吸一口氣,微笑道:“老大,給我看看,剛才沒看清。”

卻沒想到,張玲直接把手機給蓋住,“不給看,想看自己找她要去。”

麵對張玲這霸道的潑婦模樣,陳星宇無奈苦笑。

他知道張玲隻是為自己閨蜜抱不平而已,所以陳星星也沒法和她生氣辯論。

鄒朋好奇問道:“這個照片多久了?”

張玲說,“大半年前盈盈發給我的,她們那沒有信號,這個照片據說還是她跑到鎮上采購文具時才傳給我的。”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鄒朋自顧自說道:“如果真是班花的追求者,說不定兩人現在已經在一起了,畢竟在山區支教過苦日子,最容易和同事産生感情了。”

說完,鄒朋歎息一聲搖了搖頭。

陳星宇心裡又是一陣黯然,苦笑道:“希望她能開心吧。”

張玲看到陳星宇剛才明顯臉色都變了,但還是這麼佛係,越想越氣,忍不住站起來指著他的鼻子罵道:“陳星宇,你敢說你當初沒有一點心動?”

“你敢說你現在隻有一個女朋友?”

“你敢說你自己不花心?”

張玲氣的胸前劇烈起伏,波瀾壯闊。

她又罵道:“你都這麼多情了,你就不能再給盈盈一個名分?”

“你可是無敵的劍仙呢,大英雄多幾個女人怎麼了?誰敢說你不是?”

“誰敢說,一劍挑之!”

張玲連珠炮一般說了一大堆,把陳星宇說的啞口無言,低下頭去。

的確,他承認自己多情,已經有了兩個女人,如果再多一個女人的話,宮本靜香和裴靜應該也都不會反對。

而且這個時代也在逐漸走複古風,效仿古人穿著,效仿古人習俗。

有實力的強者的確有很多紅顔知己,這些他都聽說過。

但陳星宇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歎息一聲,“很有可能她現在已經有了物件,我再去打擾她,豈不尷尬?”

張玲罵道:“死要麵子活受罪,尷不尷尬你去找她問清楚不就知道了?”

“就因為你怕尷尬,很有可能讓兩個人都抱憾終身,你是不是傻啊!”

張玲指著他鼻子怒道:“拿出你多情劍仙的樣子來!”

陳星宇猛然站起來,麵色陰沉。

張玲頓時嚇得往後撤,以為他生氣了。

其他三個室友也趕忙站起來攔手勸道:“不至於,不至於,彆生氣,都是同學。”

誰知陳星宇深吸一口氣,沉聲問道:“她在哪裡?”

衆人愣了一下。

張玲眼前一亮,立馬笑逐顔開向前,“嗐,早這樣不就得了?”

她笑著開始翻看手機,翻看好大一會兒,她突然尷尬道:“壞了,我好像忘了問清楚她的地址。”

李雲龍無奈道:“你們倆關係那麼好,怎麼不問清楚地址呢?”

張玲苦笑道:“我問過一次,她隻說在湘省的山區,沒告訴我具體位置,還說不讓我去找她,說過兩年自然會回東海。”

陳星宇內心黯然,無奈又坐了下去。

張玲笑著說,“沒事,我給她留言了,讓她下次有信號了給我回資訊,到時候我會問清楚的。”

陳星宇苦澀笑道:“謝謝。”

張玲笑著擺手,“謝什麼,我倒要謝謝你這個渣男終於醒悟,肯寵愛我家盈盈了。”

“噗,”

沈涵傾剛坐下喝一口啤酒,被這一句話雷到全噴出來了。

正好噴在陳星宇的位置,幸好他及時開啟了護體靈氣,不然要滿臉都是胖子的唾沫了。

陳星宇滿臉黑線,但也沒辦法和女生吵架,而且他有點心虛,忽然感覺自己確實有點渣了。

一場酒結束,張玲約定聯絡到楚盈盈,就會和陳星宇說。

沈涵傾三人也答應陳星宇會好好修煉,爭取在三年內突破到結丹期,這樣也能在未來的亂世中多一些保命手段。

陳星宇告彆幾人,獨自一人回到山水居。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意間發現了練劍的天賦,於是就被父親丁徒送進了深山交由一名劍客傳授劍術。學劍七年,至今才歸,歸來前他已能打敗自己的授業恩師,成為一名準絕頂高手,還是自古以來殺伐第一的劍客。丁徒待之如獲至寶,對丁清的未來充滿期待,本以為帶丁清回家後一定會受到老爺子的愛戴以及家族的重視,隻是沒想到,再回歸,家族已陷入風雨飄搖之境地。丁徒看向丁清的眼神裡露出了堅信,他重重拍了一下少年肩膀:“你纔是未來的劍術第一!”離開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