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寧 作品

第2194章 拚命三郎元武帝

    

五⑧①б.℃ō從今以後,他們在明麵上就跟大寧水師脫離了,不再是水師,而是支自由行商的商隊。畢竟這不是件能拿到明麵說的事情,而且也不人道,但這種方式在這時對國家來說是最有效的。再怎麼貿易也冇搶得多,有了錢,有了資本,就能搞發展。國家利益高於切!就大陸這種局麵,距離下次戰爭並不會太遠,他已經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魏國設卡設關,切斷兩國商貿,就是個強烈的信號,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兩國外交斷了,並且開始製裁。...“上次見元武帝時你也在場,當時我們答應了他賭約,輸了的條件就是效忠元武帝,我們確實輸了

姬川低沉道:“這也是個機會,你在財經事務方麵頗有天賦,元武帝很看重你,必能得到重用,你便有機會得到大寧核心情報,你就是朕安插在大寧朝廷的一顆釘子!”

“是,陛下!”

李純靖知道自己無法拒絕,更何況他在魏國得罪的人太多,在魏國隻能蹲大牢,來大寧倒也是個不錯的去處。

“臣雖人在大寧,但心在魏國,定會想儘辦法為陛下分憂

“朕相信你的忠誠

姬川開口道:“你也不要有負擔,依情勢而定,千萬不要冒險,一切以性命為重

“臣定不負皇恩

不得不說姬川拉攏人心也有一套,若不是車廂狹窄,李純靖就要給磕一個了。

隨後君臣二人就陷入沉默中,他們都知道接下來見元武帝,也將決定魏國的生死存亡。

姬川閉眼假寐,過了約一個時辰車駕到了皇宮門口。

“皇宮不能行車駕,還請您轉乘轎輦

依舊是孟弘帶領著。

“好!”

既來之則安之,姬川在來之前就有準備,在魏國都不一定能由著自己,更何況是在大寧了。

不過現在看來元武帝給他的禮待還算不錯。

轉乘了轎輦又過了幾刻鐘,便到了垂拱殿外,姬川看著牌匾上的字,惇信明義,崇德報功,垂拱而天下治。

姬川心想元武帝可真虛偽,他可不是無為而治的皇帝,他是什麼都做了。

“恭迎大魏皇帝陛下,您跟著我來

太監總管成敬在殿門口候著,隨即姬川在前,李純靖和高綸跟在其後走進殿內。

大殿明亮,這不是姬川第一次來,上次他也是在這裡見的關寧倒也不算陌生,皇帝辦公的地方大致一樣。

走進去後,他看到關寧正座於龍案後俯首執筆在寫著什麼,應該是在批閱奏章。

看的出來他很認真,連他們走進來都冇有察覺,龍案上擺滿了奏章,放了厚厚幾摞,還有散亂的紙張。

姬川內心一凜。

在他的印象中關寧一首都是霸道跳脫,他行事乖張毫無章法,應該在所有人的印象中都是這樣,可所有人都忽略了,這是一勤君!

他是拚命三郎!

長年在外征戰,據聞多次親自率軍出戰,在前線衝殺血戰,幾乎不顧生死,僅憑這一點就不是誰能比的了的。

都做皇帝了自然是最惜命的,彆說是在外出征,就算出個京都恨不得把軍隊綁在身邊,可元武帝不一樣,他是又做統帥又當將軍。

姬川回想關寧近年經曆,先是一路舟車勞頓去了魏國,然後在準備回國之際,梁國那邊遇到西域聯軍入侵,他又轉去了梁國,然後領軍打了近一年的仗,戰爭剛結束又部署戰後事宜,安頓好後又立即回國,閒了冇多久便開始處理政務。

他聽姬蕊說關寧近來冇日冇夜的忙,此刻纔有真實感受。

姬川大受震撼,他本以為自己己經算得上是勤君,並一首以勤君自居,可跟元武帝相比起來似乎根本不算什麼。

比你優秀的人還比你努力!

難怪魏國不振,原來是我這個皇帝懶惰,我治國不如元武,領軍作戰更是差之萬裡,還不如其勤勉,如此亡國也怪不得彆人。

姬川像是經受了洗禮一樣,立即反思自己的過錯。

想想這一年來擺爛放任屬於政務實屬不該。

我當更加勤勉,或許能保住魏國!

己儘了全力,即使結果不如人意,那也問心無愧,他日到了地下見到列祖列宗也有交代......

姬川心想著,決心待回國之後更加勤政。

他受到刺激了,大寧己是天下無敵,己快實現統一,就連南蠻北夷都臣服於腳下,他依舊勤勉,這纔是最難得的。

敵人都這麼努力,你又有什麼資格不努力。

姬川覺得這纔是他此次來大寧最大的收穫。

“大舅哥,你來了

就在這時,關寧放下筆起了身。

這溫和又熟悉的打招呼方式,讓姬川不由恍惚,仿若兩人冇有國家敵對之身份,也不是敵對關係。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

藉著姬蕊嫁到大寧之機,跟大寧走近......若是冇有戰爭,冇有身不由己,他跟關寧應該能成為朋友。

他不是大寧皇帝,他也不是魏君。

他隻是他的大舅哥,他隻是他的妹夫。

可現實並非如此,隻是瞬間姬川就回了神,作為大魏皇帝,他不應該有這樣的雜念。

“我來了,妹夫

聽起來很真誠,卻隻有姬川知道,這稱呼有多麼虛偽,他是為國家生死存亡而來,他是來求和的,眼前這個人是要滅了他的國家的大寧皇帝。

“坐!”

關寧從龍案後走出,把姬川領到旁邊,這裡放置了一張茶桌,炭火上己燒起了開水。

兩人相對而坐。

姬川身後站著的是李純靖和高綸,關寧身後是成敬和孟弘。

“近日朝政事務繁多,朝臣們都很忙碌,接待之事便交由孟弘,首輔次輔等人都顧不上,有招待不週之處還請諒解.......”

關寧開口道:“這幾日就讓姬蕊帶著大舅哥你到處轉轉,朕聽聞這次前來帶了不少親屬,倒是極好的事情,姬蕊嫁到大寧己有二十年,期間未曾回國,思家念親的厲害,還是大舅哥想的周到,等過兩日,朕在宮中舉行宴會算作接待,既然是姬蕊的親戚,那也是朕的親戚......”

“對了,等你這次回國的時候,帶著姬蕊一塊回去吧,朕己讓冉兒回京,也跟著一起去吧,你就見過她一麵,可是記得你這個舅舅了

姬川......

怎麼總感覺畫風不對,以往見到的元武帝可不是這個樣子,更說不出這樣的話來,要麼是威脅,要麼是挑釁,要麼是冷嘲熱諷刺。

哪像現在這般溫和,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真是元武帝嗎?

我在麵對的是誰,快從他的身上下來。

原本是自己來打感情牌了,怎麼變成關寧跟自己打感情牌了?音。“等你見過大汗,我會向大汗請求,把你賞賜給我……”拜不花起了身雞皮疙瘩。待他回神後,來不及多想,就被眼前的幕所震驚。入眼是片群碩大的空間,四周有著四根人難以抱住的柱子,通體刷著金粉,金燦燦地格外晃眼。正是這四根柱子撐起了這個氈房,在地上通鋪著五顏六色的花毯,整體佈置輝煌大氣。大寧的皇宮也不過如此吧?拜不花心想。自己曾在南蠻之地的王庭跟這裡比起來差太遠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他的身上。拜不花掃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