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月 作品

第4287章 偏將大人

    

雲的確是極難對付。最重要的是,薑雲不但身為正好能夠克製妖族的煉妖師,而且還有那古怪的能夠讓自己根本無法動彈的香氣。天落的懸賞雖然誘人,但前提是自己必須要有命享受才行。因此,他毫不猶豫的以身體上的這些紋路凝聚出了薑雲的形象,召喚他人前來共同對付薑雲。薑雲自然也看到了那高達數十萬丈的自己,其實他原本有能力去阻止的,但是他卻沒有這麽做。因為他的目的,就是要引來更多的人,讓這些界隕之地想要捉拿自己的修士們...薑雲何止是懂陣法,以他的陣法造詣,在這四境藏內,都可算得上是位陣法大師。

這些守衛所組成的所謂的戰陣,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是破綻百出。

他也是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每座戰陣的陣眼,也就是那兩個被他捏爆腦袋的守衛,以及後來被他打暈的那些守衛。

一旦陣眼被破,戰陣不但失去了作用,而且受到陣眼的影響,身在陣中的其他人,都會無法保持身形的平穩。

再加上沒有了戰陣作用的加持,從而他們才會被薑雲以斷刑刀給輕易斬掉了腦袋。

現在,薑雲重新站在了原本三十三座戰陣的正中心。

整個人站立的位置,和之前相比,根本沒有絲毫的變化,就像是都未曾動彈過一樣。

也讓所有人都忍不住懷疑剛剛發生的那一切,會不會就是自己等人做的一場夢。

但在,那空氣之中彌漫的濃鬱的血腥之味,地上已經匯聚成了數條小溪的鮮血。

尤其是薑雲的身周,那整整齊齊栽倒在地,如同盛開的花瓣一樣的兩百具屍體,以及近一百九十八顆死不瞑目的腦袋,卻是讓眾人清楚的意識到,剛剛發生的一切,並非是夢。

短短數息的時間內,他們真的有兩百名同袍,已經永遠的成為了記憶。

剩下的守衛,雖然心中顫粟,但是大部分人卻也很清楚,自己等人的命。應該是保住了。

因為薑雲所殺的那兩百名守衛,就是跟隨在方銘之後出手,想要殺他之人。

也正如薑雲剛剛向趙大鵬詢問的那個問題所得到的答案一樣,他們兩罪並罰,殺無赦!

事實也的確如此!

薑雲殺那兩百名守衛,是有理有據,也是殺雞儆猴!

甚至,隻要他願意,他完全可以以三卯不到作為理由,將所有的守衛,全部擊殺。

不過,薑雲並不會這麽做。

倒不是他不敢。

莫澤也好,冷逸塵也好,甚至包括幾位大帝在內,他們對於薑雲的認識,都是束縛在了一個框框裏麵。

那就是他們都認為,薑雲,是屬於四境藏的修士。

可實際上,薑雲是藏外之修。

他在四境藏內,縱然不說是毫無顧忌,但至少不會顧忌那一個個的家族。

三千多個家族又如何,先不說他殺這些人都是有著正當理由,最重要的是,他是諸天集域的薑雲,不是四境藏的範宵!

他殺這些人,完全不用擔心他們的報複。

離開天外天,他就可以變回薑雲,即便那些家族想要找他報複,也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他。

之所以薑雲對剩餘的這些守衛網開一麵,一來是薑雲本就不是嗜殺之人。

他隻殺該殺之人!

那兩百攻擊他守衛,顯然是真正屬於盧文林,或者屬於方銘的親信。

他們剛才,也的確是想要殺了薑雲。

那薑雲哪裏還會跟他們客氣。

殺了他們,薑雲沒有絲毫的負擔,而不殺他們,他們日後留在這中三十三區,仍舊會是不小的隱患。

縱然不敢明著和薑雲對著幹,但肯定會在暗中使壞,給薑雲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因此,薑雲幹脆就借著今天的機會,將他們全部擊殺,一勞永逸,徹底杜絕了後患。

至於剩下來的那些守衛,要麽就是盲目隨從,要麽就是懾於方銘和駱益兩人的淫威,不得不聽從他們的命令,和薑雲站在了對立麵。

甚至,就連三大統領之中的那位趙大鵬,薑雲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的時候,就知道他根本不想違抗自己的命令,不想和方銘等人同流合汙。

這也是為什麽,薑雲剛剛會接連詢問讓趙大鵬兩次,讓他來定駱益和那兩百名守衛的罪!

既然這些人不是真心要和薑雲作對,那薑雲自然也沒必要殺了他們,多造殺孽。

除此之外,薑雲也知道,冷逸塵和莫澤,必然在暗中觀察著自己。

如果自己真的想殺了所有守衛,他們肯定會出來阻止自己。

到時候,好人給他們做了,自己卻要背著個殺人魔頭的惡名,在這天外天內繼續待下去。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薑雲根本不會去做。

因此,殺了兩百人,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現在,他要殺的人,隻剩下一個了。

薑雲看著麵前的方銘道:“方大統領,我想問問看,這中三十三區,到底是誰說了算?”

此刻的方銘,臉上終於露出了畏懼之色。

原本在他想來,自己對付薑雲的計劃,是完美無瑕的,他甚至都在擔心薑雲不會來這裏。

可薑雲不但來了,而且還徹底的打亂了自己的計劃。

究其原因,就是薑雲的實力,太強!

強到了可以無視戰陣,可以無視所有守衛的程度!

簡而言之,自己精心佈下的這個針對薑雲的計劃,在薑雲的眼中,根本是千瘡百孔,不堪一擊。

聽到薑雲的話,再看看四周那些同樣目瞪口呆,臉上已經露出了懼意的三千餘名守衛,方銘知道自己的大勢已去。

今天,任何人都救不了自己了。

因此,方銘將牙關一咬,衝著薑雲咬牙切齒的道:“姓範的,你殺了這麽多守衛,他們的家族,不會放過你的!”

“兩百個家族,將會對你展開無窮無盡的追殺。”

“隻要你敢離開天外天,肯定就會被殺。”

薑雲搖了搖頭道:“他們以下犯上,意圖謀反,我不找他們家族的麻煩,他們就該謝天謝地了。”

“還敢來追殺我這位天外天的偏將?”

“方大統領,你很天真啊!”

“好了,我也懶得和你廢話了,看在你忠心護主的份上,我可以給你個自己了斷的機會!”

方銘麵色慘白如紙,但仍然冷笑著道:“他們不敢找你的麻煩,但我已經給我的家族留下了傳訊。”

“我死之後,我方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麵對方銘的威脅,讓薑雲歎了口氣,忽然對他傳音道:“你如果不說這句話,死的隻會是你自己!”

“但現在嘛……你方家,除非是有大帝坐鎮,否則的話,我會慢慢收拾他們,讓他們去和你一起團圓的!”

方銘倏然瞪大了眼睛,雙眼之中,甚至都瞪出了血來,猛然張開雙臂,向著薑雲撲了過去的同時,他的身體也已經膨脹了開來。

顯然,他已經放棄了繼續活下去的打算,但即便死,他也要拉著薑雲一起。

薑雲搖了搖頭,抬起手來,朝著衝過來的方銘,輕輕一掌拍下道:“冥頑不靈!”

“砰!”

方銘的身體根本不等靠近薑雲,就被薑雲的一掌給直接拍成了肉醬。

薑雲看都不看方銘那慘不忍睹的的屍體一眼,徑自轉過身去,朝著來時的方向走去。

等到他經過了趙大鵬身邊的時候,就聽到身後傳來了趙大鵬的聲音:“屬下趙大鵬,拜見偏將大人!”

在趙大鵬之後,那三千餘名還活著的守衛,齊齊抱拳,對著薑雲的背影拜下:“我等,拜見偏將大人!”給你指出剩餘的那些位置。”公平老人連忙釋放出了自己的神識,在薑雲神識的引動之下,花了一天的時間,總算是記住了那上萬個位置。“好了,到此為止,你我算是恩怨兩清了,什麽時候你能將力量一分為萬,什麽時候,你就能敲響這座巨鍾了!”說完之後,薑雲也不再理會公平老人。對於熟悉力量之上,薑雲也不知道公平老人需要多久的時間,反正自己也沒有騙他,能否最終敲響此鍾,那就要看他自己了。可就在薑雲說完這番話的時候,心中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