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月 作品

第4286章 土雞瓦狗

    

古樹之頂,薑雲舉目眺望著根本看不到邊際的遠方,臉上不禁露出了苦笑。“照我這個速度,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到達那個聲音所在的地方!”搖了搖頭,就在他準備跳下古樹的時候,視線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一個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如同死了的人影。“那是人類修士!”雖然看不清對方的相貌,但是薑雲能夠感應到對方身上沒有絲毫的妖氣,必然是和自己一樣,進入這裏的羅家的眾多修士之一。確定了對方的身份之後,薑雲立刻跳下...方銘抬手之間,無數道黑色的陰影,頓時在薑雲的身邊出現,連綿不絕,無窮無盡,如同是形成了一片黑暗之網,將薑雲給層層疊疊的籠罩了起來。

這些陰影,所過之處,空氣都變得粘稠了起來,就像是讓空間突然間化作了泥潭。

顯然,這些黑色的陰影,並不具備攻擊之力。

它們的作用就是牢牢束縛住薑雲,讓薑雲無法動彈。

因為,有了方銘的第一個出手,圍聚在方銘四周,兩座戰陣內的守衛,也同樣向著薑雲出手了。

兩座戰陣,就是兩百名守衛。

他們的同時出手,哪怕沒有施展任何的術法神通,僅僅是最普通的攻擊,匯聚在一起,那都是撼天動地,聲勢無比好大。

更何況,還有陣法的加持作用,讓他們的攻擊威力更是翻了數倍。

而麵對如此恐怖的攻擊,薑雲卻是視若無睹一樣,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轟轟轟!”

伴隨著震天巨響之聲的不斷傳出,刹那之間,以薑雲為中心,方圓百丈之內的空間,已經被遮天蔽日的光芒所完全掩蓋。

空間之中,有著一道接一道的裂縫,此起彼伏的不斷出現。

空間簌簌發抖,如同是即將崩潰一樣。

還好這裏是四境藏,如果換成是在諸天集域的話,這樣的攻擊,足以輕易的毀滅數個世界。

“大人,真的不用出手嗎?”

看到這一幕,莫澤的眉頭都擰到了一起,不禁向著身旁的冷逸塵焦急的發出了詢問。

雖然他是天將之一,但真正實力,連皇級強者都不算。

因此,麵對二百名列成戰陣的守衛的聯手攻擊,他根本都無法看到其內薑雲的情形。

此刻,冷逸塵的麵色卻仍然平靜,搖了搖頭道:“他如果連這些守衛都無法解決,那麽我倒覺得方銘說的話沒錯。”

“這中三十三區,他沒有資格成為偏將!”

在兩人的說話聲中,那滿天的光芒終於漸漸的消散了開來。

就看到那方圓百丈的區域,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深不見底,其上還有煙塵彌漫。

但卻並沒有看到薑雲的身影!

這讓圍觀眾人不禁麵麵相覷,在心中猜測,薑雲究竟是被兩百名守衛的聯手一擊給直接轟成了虛無,還是逃了出去。

方銘更是直接散發出了神識,尋找著薑雲的下落。

雖然他很希望薑雲是真的已經被殺了,但他卻覺得,以薑雲的實力,尤其是之前表現出來的鎮定,委實不應該這麽容易就被殺了。

就在這時,薑雲的聲音忽然響起:“趙大鵬,告訴我,三卯不到,以下犯上,謀殺偏將,數罪並罰之下,按軍規,該如何處置!”

眾人急忙循聲看去,赫然發現薑雲不知何時,竟然站在了一名守衛的身後。

他麵色平靜,渾身上下,毫發未傷,甚至連身上的衣服都是纖塵不染。

他一隻手背負在身後,一隻手卻是平平伸出,五指張開,按住了那名守衛的腦袋!

那名守衛的身體僵硬無比,根本都不敢有絲毫的動彈。

而遠處那以為薑雲已經被殺的趙大鵬,聽到薑雲的聲音,在愣了一下後,眼中突然亮起光來。

原本趙大鵬雖然心思搖擺,也知道薑雲的實力極強,但他不願和方銘等人同流合汙的真正原因,還是懾於軍規,以及莫澤和冷逸塵等人。

他並不認為薑雲真的能夠以一己之力,去對抗整個中三十三區這麽多的守衛。

可是現在,看到薑雲輕易的躲過了兩百名守衛的聯手攻擊,讓他對於薑雲的實力,有了更大的信心。

因此,他急忙將胸膛一挺,大聲的道:“回稟大人,數罪並罰,殺無赦!”

隨著趙大鵬話音的落下,就聽到一聲慘叫驟然響起。

薑雲,赫然直接捏爆了那名守衛的腦袋。

薑雲緩緩收回了自己那沾滿了腦漿鮮血的手掌,目光平靜的掃過了眾人,淡淡的道:“你們,這也叫陣?”

此刻眾多守衛的麵色陰晴不定,全都注視著那名已經沒有了腦袋的守衛,仍然屹立未倒的屍體,根本就沒有明白薑雲這句話的意思。

薑雲孤身前來,麵對自己這麽多人,如今不過數息的時間過去,就已經有兩人被他所殺。

那接下來,是不是還有更多的人會被他所殺。

“噗通!”

忽然,那名守衛的屍體,向著前方栽倒下去。

而隨著屍體的栽倒,他所在的這座戰陣的其他九十九名守衛,就如同連鎖反應一般,身體竟然都站不穩,不受控製的一個接一個的踉蹌了起來

也就在這時,薑雲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柄黑色的長刀,淩空一斬,就如同一道黑色閃電,撕碎了空間。

“噗噗噗!”

頓時,一連串沉悶的聲音響起!

所有的三千餘名守衛,連同天將莫澤在內,都驀然瞪大了眼睛,看到了一幕讓他們永生都難以忘記的景象。

那九十九名身形踉蹌,站立不穩的守衛,他們的腦袋,齊齊的脫離了身體,飛到了空中。

九十九顆腦袋,九十九張或茫然,或震驚,或恐懼的麵孔,呆呆的注視著各自的身體,直至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剩餘的修士,一個個都是如同化作了泥塑木雕,難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這一幕景象。

百名守衛,頃刻間全部被殺,他們組成的這座戰陣,更是已經土崩瓦解。

整個過程,不過就隻有三息的時間而已!

莫澤情不自禁的倒吸了口涼氣,喃喃的道:“同時擊殺百人,我也可以做到,但麵對排成了戰陣的百人,我做不到。”

“更不用說,還要一刀就幹淨利落的斬下這麽多人的人頭。”

“他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冷逸塵沒有回答莫澤,因為下方,又是一聲慘叫,突然響起!

薑雲的身形再次出現在了另外一座戰陣內的一名守衛的旁邊,同樣用手生生的捏碎了對方的腦袋,麵無表情的道:“一群土雞瓦狗而已!”

第二座戰陣,連同其內的百名守衛,就如同之前那座戰陣一樣,全都被薑雲給一刀斬下了所有的腦袋。

兩百名守衛,兩百條性命,在薑雲的聲音之中,煙消雲散。

而接下來,薑雲的身形更是如同鬼魅一般,不斷的從原地消失,不斷的出現在每一座戰陣之中。

而隻要他的身形離開一座戰陣,那麽這座戰陣就會同樣土崩瓦解。

隻不過,剩下來的那些戰陣之中倒是沒有人死亡,僅僅隻是每座戰陣之中,各有一名守衛被他給打暈了過去。

就這樣,當數息過後,薑雲的身形終於重新出現在戰陣中心的時候,他身周的三十三座戰陣,赫然已經全都瓦解。

整個過程,看的最清楚的,就是居高臨下的冷逸塵和莫澤。

三十三座戰陣完好的時候,就如同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將薑雲包圍在了中心。

而此刻再看,薑雲仍然站在中心位置,但是這朵花,卻是已經化作了三十三片綻放了開來的花瓣。

冷逸塵的雙眼微微眯起,對著莫澤道:“現在你明白了吧!”

“他不僅精通封印,而且精通陣法!”

“這些守衛組成的戰陣,在他的眼中,就如同他所說的那樣,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

“甚至,根本都不能叫做陣法!”瘋狂湧出。那名衛隊長,原本都已經在閉目等死了,看到邢魔終於出手,讓他不禁長出一口氣,認為自己有救了。可是,藏道劍,卻依然是毫不客氣的直接穿透了他的眉心。隨著劍刃抽出,一股鮮血從其眉心噴射而出,融入了那些刑衛的鮮血之中。將近百名刑衛體內的鮮血,彌漫在了空中,再次凝聚出了一座九層血塔,迎向了刑魔的那柄人骨匕首。就在血塔和人骨匕首即將撞擊到一起的時候,金碧輝煌的道三宮外,一個身材矮胖的老者站在緊閉的宮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