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月 作品

第4285章 他等到了

    

問道:“那你要借什麽?”薑雲沒有回答,而是忽然抬腿邁步,走到了山峰邊緣,停了下來,舉目遠眺,久久不語,就如同是在欣賞著這裏風景一樣。對於薑雲如此莫名的舉動,薑明遠臉上的不解之色更濃,卻又不好詢問,直至片刻之後,薑雲輕輕的開口道:“薑叔,我記得你和薑嬸說過,這個世界,對我大有好處!”薑明遠頓時恍然大悟道:“你要借這裏的靈氣?”薑雲轉過身來,目光看定薑明遠,輕輕的點了點頭道:“不錯!”既然薑雲想要帶著...就在薑雲邁步走向中三十三區的同時,始終閉眼假寐的冷逸塵,突然睜開了眼睛道:“走吧,看熱鬧去!”

莫澤心中一動道:“範宵去找他們了?”

“範宵?”冷逸塵淡淡一笑道:“他要真是當年的範宵,我這天帥之位就讓他來坐!”

話音落下,冷逸塵已經一步邁出,走了出去。

而莫澤站在原地,愣了愣,自然明白,到此為止,冷逸塵已經看出來了,如今的範宵,不再是當年的範宵了。

畢竟,就算換成自己,都不會去直接麵對那三千三百餘名守衛。

可範宵,卻是偏偏要直麵那些人。

這,絕對不是當初那個懦弱無能的範宵,所能做出來的行為。

與此同時,方銘的目光直視著偏將府邸的方向,對著身旁的駱益和趙大鵬道:“你們說,他會不會來!”

駱益聳了聳肩膀道:“如果換成我的話,我是肯定不會來的。”

趙大鵬雖然根本就不想回答,但是看到方銘轉頭看向了自己,他不得不開口道:“如果是我,我會去請天將大人,或者是天帥大人。”

方銘微微一笑道:“他如果真去請了天將或者天帥大人的話,那從此之後,這中三十三區,就是我們說了算了。”

就在方銘話音落下的同時,在他,以及這三千三百餘名守衛的耳邊,卻是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如果,這中三十三區,都由你方大統領說了算,那還要我這個偏將,有什麽用!”

聲音之中,薑雲的身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看到薑雲,方銘眼中都是瞬間變得血紅一片,光芒暴漲。

那光芒之中,既有興奮,也有意外,但更多的,還是仇恨。

不過,他的身形卻是不進反退,直接退到了身後那三十三座戰陣的中心之處。

方銘如此突然的反應,讓始終站在他身旁的趙大鵬和駱益兩人,都是麵色一變,心中暗罵方銘太過奸詐的同時,兩人也是想要退到身後的戰陣之中。

隻可惜,這個時候,一股強大的威壓,如同一座大山從天而降,已經倏然籠罩在了他們的身上,讓他們的身體,根本都無法動彈。

抬起頭來,薑雲站在他們的前方,距離他們,不到丈許。

薑雲沒有去看那蓄勢待發的三十三座戰陣,也沒有看三千餘名守衛和那已經退到戰陣之中的方銘,而是將目光盯著駱益道:“駱益,你可知罪?”

盡管身體無法動彈,但駱益卻竭力的將頭抬起道:“我何罪之有!”

薑雲淡淡的道:“剛剛你跟我說,中三十三區的所有守衛,全部在當值巡邏,無法前來見我。”

“可他們,分明就在這裏,未曾動彈過分毫!”

“欺瞞上司,此乃你第一罪!”

駱益剛想說話辯解,但身上覆蓋的威壓突然加大,讓他口中隻能發出一聲悶哼,身體都是微微顫抖了起來,根本連一個字都無法說出。

薑雲也接著道:“我讓你通知他們,去偏將府前集合,如今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你也沒有通知到。”

“抗令不遵,此乃你第二罪!”

“既然使喚不動你,那我就隻能敲響了卯鼓。”

“可三聲鼓響,你身為大統領,卻是未在鼓聲停止之前,出現在我麵前。”

“點卯不到,此乃你第三罪!”

說到這裏,薑雲的目光倏然看向了一旁的趙大鵬道:“我問你,軍規之中,三罪並罰,該如何處置!”

趙大鵬,原本就不想和方銘等人同流合汙,隻不過是懾於方銘的淫威,又是孤身一人,所以不得不始終站在這裏,但心中卻一直無比忐忑。

此刻,聽到薑雲突然向自己問話,讓他的身體陡然重重一顫,急忙顫抖著聲音道:“欺瞞上司,鞭笞三十,抗令不遵,鞭笞五十,點卯,點卯,三卯不到,人頭落地。”

“三罪並罰,三罪並罰的話……”

不等趙大鵬將話說完,薑雲已經替他接著往下說道:“三罪並罰的話,自然取其最重之罪,人頭落地!”

話音落下,薑雲猛然抬手,淩空一斬。

就看到駱益的腦袋,頓時和他的身體分離了開來,直直的飛上了天空,脖腔之中,更是有著一股鮮血,就如同噴泉一樣,噴了出來。

“砰!”

駱益的腦袋,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人頭落地!

駱益的雙眼圓瞪,臉上還帶著難以置信之色,顯然根本無法相信,薑雲竟然都不給自己開口的機會,直接將自己給斬殺了。

距離駱益最近的趙大鵬,身上被駱脖腔之中的鮮血噴到了少許,讓他本就有些顫抖的身體,就如同打擺子一般,止不住的瘋狂顫粟了起來。

不遠之處,那三千三百餘名守衛,則全都如同化作了雕像一般,目光呆滯的注視著大地之上,駱益的人頭。

身為修士,他們每個人都是見慣了殺戮,雙手更是都沾滿了鮮血。

但是,這裏是天外天,駱益是大統領。

數息之前,駱益還當著他們的麵,信誓旦旦的說如果換成他是範宵的話,肯定不敢來。

可現在,範宵不但來了,而且輕描淡寫的三兩句話之後,就斬下了他的腦袋,讓他變成了一具屍體。

這讓他們實在是有些無法接受。

所有人中,唯有方銘,看著地上駱益的腦袋,非但沒有驚慌,反而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獰笑。

他的心中更是瘋狂的呐喊道:“殺吧,殺了駱益,再殺了趙大鵬,最好再將這三千三百餘名守衛,全都殺了!”

這時,薑雲的目光,根本沒有去看駱益的人頭,而是終於看向了三千三百餘名守衛,依然麵無表情的開口道:“有句話叫,法不責眾!”

說話的同時,薑雲竟然緩緩邁步,主動朝著那些守衛走了過去。

一邊走,薑雲一邊繼續開口道:“你們是不是覺得,隻要你們抱成團,不去理會我的命令,那即便你們違反了軍規,我也奈何不得你們!”

“那我隻能說,你們太不瞭解我了!”

這個時候,薑雲已經走到了一座戰陣之前,但竟然腳步還是不停。

而組成這座戰陣的百名守衛,被薑雲的氣勢所懾,不由自主的讓開了道路,任由薑雲朝著戰陣的中心走去。

與此同時,被冷逸塵帶到此處上方,隱身在空間之內的莫澤,忍不住開口道:“他要做什麽?”

“他難道看不出來,這些守衛分明是想殺了他嗎?”

“他就算再強,難道還敢以一人之力,對抗三千三百餘名組成了戰陣的守衛?”

一旁的冷逸塵淡淡的道:“他在等!”

莫澤不解的問道:“等什麽?”

冷逸塵不答反問道:“軍規之中,何罪最大?”

莫澤答道:“自然是以下犯上!”

冷逸塵淡淡的道:“點卯不到,按照軍規,固然是人頭落地,但他也不可能真的殺了這三千多人。”

“因此,就如同他殺駱益的理由一樣,他要等這些守衛對他出手。”

“兩罪並罰,而且還是兩種必死之罪,那樣,他才能真正出手。”

“畢竟,這些守衛之中,大部分人的心中其實已經有了懼意,真正敢出手的,隻有小部分人。”

“殺雞儆猴,殺了這小部分人,他範宵還是敢的!”

就在這時,薑雲已經走到了戰陣的中心,距離方銘也就隻有丈許之遙,而方銘終於冷冷的開口道:“諸位同袍,這範宵不分青紅皂白,一言不合就殺了駱益大統領,他已經瘋了。”

“我們出手,將他擊殺!”

話音落下,方銘第一個率先出手!

冷逸塵搖了搖頭道:“他等到了!”個人上下打量了一眼後,殺戮天尊開口問道:“你叫什麽名字!”這個人是個中年男子,長相平庸,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就在逆天境中期左右,看上去實在是沒有任何的特殊之處。麵對殺戮天尊的詢問,男子誠惶誠恐的答道:“晚輩叫光奈!”“光奈?”聽到這個名字,所有下域修士的臉上,依然帶著茫然之色。他們不但沒有見過對方,而且對於這個名字也是無比的陌生,沒有絲毫的印象。尤其是修羅和司靜安等下域的老牌強者們,一個個都是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