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月 作品

第4284章 三聲鼓響

    

置!不過,薑雲很快就收回了目光,眼中再次露出了一道光芒。因為他已經知曉這裏是什麽地方了。死亡區域,更確切的說,這裏是死亡區域的那朵黑雲之中!黑雲之內,也是整個域外戰場之中重力最強大的地方。雖然薑雲剛剛在邁出那扇寂滅紋門之後就察覺到了四周存在的重力,但是因為那重力極為微弱,所以他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黑雲之中。而此刻太央那始終無法達到極致的奔行速度,隨著四周那仍然微弱的重力的不斷襲來,以及限製神識的力量,...所謂點卯,就是查點軍中人員。

隻要卯鼓敲響,那麽所有守衛,在聽到鼓聲之後,就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在鼓聲停止之前,趕到偏將府前集合應卯。

一聲鼓響,代表一次點卯!

總共三次。

每次卯鼓的響聲,會持續短暫的數息,算是給所有守衛時間,讓他們趕來集合。

雖然偏將府和守衛居住的地方有著一定的距離,但這裏是天外天,所有的守衛都是修士,而且沒有弱者。

那麽,以他們的實力,隻要聽到卯鼓響起,一到兩息的時間,絕對就能立刻趕到偏將府邸之前。

此時此刻,隨著薑雲重重的敲響了卯鼓,悠揚渾厚的鼓聲,也是清晰的傳遍了整個中三十三區,傳入了每一個守衛的耳中。

而聽到鼓響,列成方隊,站在那裏的三千三百餘名守衛,臉上頓時就有了不同的反應。

有人是麵露輕蔑笑容,有人是無動於衷。

但也有些人,就如同趙大鵬大統領一樣,臉上已經露出了些微的忐忑之色。

誠然,盧文林在擔任偏將的時候,對於自己轄下的守衛,的確是非常照顧。

但這種照顧,不可能真的惠及到每一名守衛,更遠不至於能夠讓所有的守衛,都會像方銘那樣,真正心甘情願的去誓死效忠盧文林。

隻不過,在薑雲還未上任之前,他們作為普通的守衛,必須要以方銘和駱益等大統領馬首是瞻。

既然大統領不認可薑雲這位偏將,不讓他們去拜見薑雲,他們自然就不敢去。

可是現在,聽到卯鼓已然敲響,他們也知道這必然是薑雲所敲,在召喚他們前往集合,這讓那些本不願為盧文林賣命之人,不免有了些擔憂。

不去拜見薑雲,最多就是抗命不遵,罪不至死。

但點卯不到,尤其三卯過後,那真是死罪。

方銘和駱益,自然也聽到了卯鼓之聲,可他們非但沒有絲毫的擔憂,兩人反而相視一笑。

駱益開口道:“這卯鼓之聲,我們可是有日子沒有聽到過了。”

方銘點點頭道:“不錯,當初盧大人在的時候,哪裏需要以卯鼓來召集我們。”

“隻要盧大人知會一聲,我們就會立刻趕到。”

一旁的趙大鵬,眼中都是已經微微泛紅,心中真的是急怒交加。

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不管不顧的拋下麵前這兩個瘋子,趕緊趁著卯鼓之聲未曾消失之前,趕到偏將府。

然而,方銘卻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一樣,特意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道:“趙老弟,怎麽,又有些動搖了?”

“如果趙老弟真的想要去拜見那範宵的話,盡可自便。”

“畢竟,人各有誌,我不會阻攔的!”

“隻不過,隻要趙老弟離開了這裏,那從此之後,你和我們之間,可就不再是兄弟了。”

雖然方銘的臉上在笑,但是趙大鵬卻能清楚的看到他眼底深處滲出的一絲殺意。

如果僅僅隻有方銘一人,趙大鵬還不懼。

但一旁駱益同樣也是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這讓趙大鵬隻能勉強的從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道:“方兄這是說哪裏話。”

“我們既然都是同袍,在一起這麽多年,那麽在這種時候,自然應該齊心協力,我怎麽可能獨自離開。”

對於趙大鵬的回答,方明滿意的點點頭,甚至伸出手來,輕輕的在趙大鵬的肩膀之上拍了拍道:“放鬆點,趙老弟,肯定會沒事的。”

“就算有事,到時候也是我方銘來抗,不會讓你和其他人受到絲毫牽連的。”

此時此刻,身在莫澤府邸之中,仍然坐在那裏,閉著眼睛如同假寐一般的冷逸塵,忽然開口道:“範宵開始點卯了!”

一旁的莫澤,身體微微一動,苦笑著道:“點卯又如何,我估計方銘那些人,三卯之內是不可能前往範宵之處應卯的。”

冷逸塵點點頭道:“不用估計,他們肯定不會去的!”

莫澤的臉上露出了擔心之色道:“大人,那範宵的性格,可不像以前那般軟弱了。”

“如果方銘等所有守衛,真的一個都不去,您說,他會怎麽做?”

冷逸塵笑著反問道:“如果換成是你,你會怎麽做?”

“我?”莫澤猶豫了一下道:“法不責眾。”

“三千多名守衛,背後又有三千多個族群,別說我是一個小小的偏將了,就算我是大帝,我也要考慮考慮處罰他們所有人的後果。”

“因此,我隻能來去找我的上級,或者是幹脆請您出麵!”

對於莫澤的回答,冷逸塵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那我們就看看,他會怎麽做吧!”

在兩人的談話聲中,第一聲鼓響終於消失。

而薑雲也是毫不猶豫的再次舉起了鼓槌,第二次敲擊在了卯鼓之上。

這第二聲鼓響,傳入中三十三區那三千餘名守衛的耳中之後,有不少人的身體,明顯微微的動彈了起來。

二卯不到,鞭笞八十!

這樣的懲罰雖然重了些,但至少還在他們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

隻要在這個時候,他們能夠趕去薑雲那裏集合,那對於他們來說,還不是什麽大事。

如果等到三卯響起,他們還是不去的話,那按照軍法,就是人頭落地!

就在那些守衛有所動彈的同時,方銘驀然轉身,眼中迸發出了兩道寒光,冷冷的看向了眾人,口中重重的吐出了兩個字:“列陣!”

這兩個字,也讓所有守衛的心,都為之重重一顫。

作為天外天的守衛,小到一區的百名守衛,大到九重天的所有守衛,根據人數的不同,都有相應的戰陣。

戰陣的作用,自然就是能夠讓他們的實力凝聚在一起,去以弱戰強,戰實力超過他們之人。

而如今,既然方銘讓眾人列陣,那也就意味著,方銘是鐵了心,要殺那位新上任的偏將了。

這讓大多數即便之前同樣不將這位新任偏將放在眼裏的守衛,心中不免都是有了一絲忐忑。

以下犯上,真正是死罪,罪無可恕!

因此,隨著方銘話音的落下,除了有兩三百名守衛立刻動了起來之外,其餘的守衛,則是依然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將眾人的反應看在眼裏,方銘再次冷冷的道:“盧大人不在,我就是中三十三區最大的官。”

“不聽我的命令,我一樣可以用軍法處置你們!”

說話的同時,方銘已經緩緩抬起手來道:“在我手放下之前,不聽令者,斬!”

這句話一說,那些沒有動彈的守衛,終於不敢再站立不動了。

的確,範宵是他們的上司,但方銘同樣也是。

範宵或許不敢對自己等人施以軍法,但方銘卻肯定會說到做到。

當所有守衛開始迅速列陣的時候,第二聲鼓響也是隨之消失。

而薑雲第三次舉起了鼓槌,重重的敲擊在了卯鼓之上。

隨著第三聲鼓響的響起,薑雲將鼓槌,輕輕的放到了鼓架之上,並且閉上了眼睛,靜靜的傾聽著這鼓響之聲。

三千三百餘名守衛,如同穿花蝴蝶一般,不斷的變幻著位置。

而對於這第三聲鼓響,雖然他們聽的是清清楚楚,但是此刻卻也沒有心情去理會了。

終於,當三聲鼓響消失的同時,他們也完成了戰陣的組合。

百人一陣,共三十三座戰陣,蓄勢待發!

薑雲,睜開了眼睛,轉過身來,向著中三十三區守衛的住處,邁步而去!也不會低,所以他們根本都不敢再阻止薑雲和狼慈,更不敢隨意出手。就這樣,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狼慈載著薑雲,終於暢通無阻的來到了宮殿的一座大門之前。大門之內,數十名光暗皇族的族人,全都麵帶冷笑的注視著薑雲。雖然他們也早就看到了薑雲,雖然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不過才歸源境,雖然他們也同樣震驚於薑雲將狼慈當成坐騎的行為,但是他們卻也從頭到尾都沒有開口說出一個字!他們隻是冷眼旁觀,薑雲和狼慈的表現,在他們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