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月 作品

第4283章 法不責眾

    

連續兩次同樣的命令之下,他們隻能退!雖然身體在退,但是他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是立下了誓言,如果薑雲有了任何的危險,那麽哪怕拚著違抗軍令,拚著自己死亡,也要盡可能的保護住薑雲。毫不誇張的說,此時此刻,這一萬人的心中,全都湧起了自爆的念頭!而在其他人的眼中,這一萬之眾雖然退了,但是在他們的身後,卻是有著薑雲那孤單的人影,沒有退!非但沒退,而且薑雲還以自身之力,強悍的阻擋住了天空之上那隻落下來的手掌。“嗯?...在中三十三區的守衛居住之處,所有守衛,根本沒有去執行巡邏之職位,而是一個不少的全都聚集在這裏,列成了方隊,靜默無語,注視著前方。

而在他們的正前方,站著三人,正是之前接了薑雲命令的駱益,以及大比之時被薑雲用聲音震傷的方銘,還有一名中年男子。

自然,他們就是盧文林手下的三位大統領。

駱益和方銘兩人的臉上都是無比的平靜,方銘更是閉上了眼睛。

隻是,他那蒼白的麵孔,卻是有些扭曲,毫不掩飾出他內心的恨意。

這時,那中年男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安之色,對著駱益和方銘道:“兩位,我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那範宵怎麽說也是新上任的偏將,是得到了莫澤大人和天帥大人認可的。”

“他打傷了盧偏將,也是通過正常的挑戰,是所有大人,甚至,包括刑帝大人都是親眼目睹,也沒有對他有什麽責罰。”

“那如今我們對他的命令,拒不遵從,萬一這要是被兩位大人知道了,那我們誰也沒有好果子吃啊!”

駱益冷冷一笑道:“趙大鵬,不用擔心。”

“如果我們之中,僅僅隻有少數人不聽那範宵的命令,那或許我們還要擔心。”

“但如今我們整個中三十三區,三千餘名守衛,大家全都抱成了團,同心協力之下,全都不聽那範宵的命令,即便天將天帥大人知道,也不會將我們怎麽樣的。”

“法不責眾,最多也就是嗬斥我們兩句而已。”

“更何況,我們三人之前都是跟莫澤申請過要調離這三十三區,是他不同意。”

“既然他明知道我們肯定不願受那範宵統率,又不同意讓我們調走,就說明他對於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是心知肚明。”

“甚至,天帥大人應該也知道,但故意不理不睬,為的就是要看看那範宵如何解決。”

說到這裏,駱益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陰險的笑容:“如果那範宵無法解決,無法統率的了我們,那他沒準還會滾回去,重新當他的小小守衛。”

駱益的話音落下,方銘也緊接著緩緩開口道:“駱大統領說的不錯!”

“趙大鵬,你不要忘了,當初盧大人待我們如何。”

“如今盧大人被那範宵打成了廢人,又被天帥帶走,至今生死不知。”

“我們的實力不如那範宵,不能殺了他,替盧大人報仇,那至少我們也要讓他知道,不是任何人,都能取代盧大人的地位!”

聽了駱益和方銘的話,趙大鵬臉上的不安之色,並沒有減退。

說實話,雖然盧文林待他們的確不錯,但那薑雲的實力和膽量,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就連麵對燕天齊,薑雲的態度都是不冷不熱,那麽自己這些小人物想要刁難他,他真的就願意忍氣吞聲?

想了想,趙大鵬吞吞吐吐的道:“那萬一,萬一那範宵不依不饒,非要按照軍規處置我們,對我們出手呢?”

“我們可沒人是他的對手。”

趙大鵬的這句話,讓方銘猛然睜開了眼睛,眼中爆發出了滔天的寒芒,咬牙切齒的道:“他要真敢對我們出手,那我們就殺了他!”

“他實力再強,也不過隻有一人,我們可是有著三千三百餘名兄弟!”

“哪怕我們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將他給活活淹死,更不用說,我們還有戰陣!”

看著方銘眼中的寒芒,聽到他的這句話,趙大鵬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以下犯上,殺死範宵!

這種行為,在天外天,真正是大逆不道,罪無可赦。

一旦被天將知曉,那所有參與之人,恐怕沒一個能夠逃過軍法的處置。

趙大鵬深深的看了眼方銘,意識到現在的方銘,分明是已經陷入了瘋狂的狀態。

他一心隻要為盧文林報仇,根本是不管不顧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趙大鵬看待自己的目光,方銘眼中的寒芒和臉上的猙獰都是迅速退去,微微一笑道:“趙老弟,放心,我沒有瘋!”

“這裏是中三十三區,我們都是兄弟。”

“隻要我們統一口徑,說是範宵故意刁難我們,想要置我們於死地,我們無奈之下,為了活命,被逼反抗,這纔不得不將他給反過來擊殺。”

“到那個時候,反正範宵已經死了,而我們還有三千多人,你覺得,天將天帥,甚至就算是大帝前來,又能怎麽樣呢?”

“他們是會為一個已經死掉的範宵,而對我們軍法處置,還是會為了讓我們三千餘名將士安心,而將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趙大鵬頓時愣住!

的確,自己等人縱然將範宵擊殺,但隻要統一口徑,將所有的過錯全都推到範宵的身上,哪怕天將天帥不信,但範宵已經死了,死無對證之下,也不可能將自己等人怎麽樣的。

方銘笑著繼續道:“大比之時,那範宵明明沒有參加的資格,卻是因為三十八名守衛站出來幫他求情,從而讓天帥大人不得不同意破例一次,讓範宵參加大比。”

“天帥大人之所以會破例,怕的不是那三十八名守衛,而是怕的那三十八名守衛背後的家族!”

“而我們,有三千餘人,代表的就是三千多個家族!”

“既然三十八個家族就能讓天帥大人破例一次,那我們三千多個家族,難道不能讓天帥大人,再破例一次嗎!”

趙大鵬徹底沉默了。

方銘的確是沒有瘋,瘋子是不可能有這樣的邏輯的,但是現在的方銘,卻是比瘋了還要可怕。

他不但要殺剛剛成為偏將的範宵,而且竟然還要利用中三十三天,三千餘名守衛,甚至連同他們背後的族群,來給天帥大人一個下馬威。

顯然,方銘不僅僅恨薑雲,他同樣也恨沒有堅持大比規則,對薑雲破例一次,從而導致盧文林幾乎慘死的冷逸塵!

而趙大鵬更清楚,這個時候的自己,最好還是乖乖的閉上嘴巴,不要再多話。

因為,一旦將方銘給逼急了,對方都有可能殺了自己!

這時,駱益似乎也是意識到氣氛有些不對,笑著開口道:“兩位,如今範宵給我們的一刻鍾的時間已經過去。”

“你們說說看,那範宵,久等我們不來,將會如何應對?”

方銘陰陰一笑道:“我希望,他有足夠大的膽子,直接來這裏找我們!”

趙大鵬緊緊的閉著嘴巴,一言不發。

與此同時,那正站在偏將府前的薑雲,口中輕輕的歎了口氣道:“唉,真不想殺人!”

說著話,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那府邸之前,屹立著的卯鼓之前,取下了鼓槌,自言自語的道:“天外天軍法說的清清楚楚,一卯不到,鞭笞四十,二卯不到,鞭笞八十,三卯不到,人頭落地。”

“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夠堅持幾卯!”

話音落下,薑雲已經揮舞著手中的鼓槌,用力的砸向了麵前的卯鼓。

“咚!”

鼓聲震天,如同咆哮,傳遍了這中三十三天!們的確都很瞭解,為人極為公正。更何況,他說的也沒錯。薑雲和天香族結怨的過程,嚴格說來,就是為了保護葉幼南。而葉幼南也是天香族人,所以天香族實在是沒有殺薑雲的理由。五長老自然也找不出話來反駁,沉默片刻才冷冷的道:“那如果血煉族因為他而和我天香族開戰,希望到時候,你能承擔起這個後果!”丟下這句話之後,五長老冷哼一聲,大袖一甩直接離開。葉知秋則是意味深長的看了薑雲一眼之後,同樣離開。隨著這兩人的先後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