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影裏的沉默 作品

第二卷風起長安 第五百八十一章 恐怕本公不能讚成

    

辰進去是什麽時間,出來還是什麽時間,雖然陸辰想不明白原因,但是陸辰覺得這是好事,這證明基地裏的東西不會因為時間流逝而變質。而最讓陸辰感到意外的是,基地的電力係統居然運轉正常,除了基地裏隻有他一個人以外,其他運轉一切如常,陸辰甚至還琢磨想要找到能夠維持基地運轉的動力源在哪,可惜陸辰開著野戰吉普轉遍了基地也沒找到,而出口經過陸辰確認,也就基地大門一個出口,別看基地外表好像一個球形罩子給罩著,但是那薄膜...“二位賢兄,什麽風把您二位給吹到這北麵來了?”接到方啟的稟報以後,陸辰直接帶著蘇定方和馮懷直接迎了出來,就看到穿著常服的並排站在自己麵前的秦瓊與柴紹二人,陸辰直接衝著二人拱手笑道。

二人看到陸辰迎了出來,直接衝著陸辰就笑了起來。

“我們二人可是不請自來,陸縣公不會把我們二人給趕出城外吧?”秦瓊直接笑著衝著陸辰還禮調侃道。

“二位賢兄說得哪裏話,在下正愁人手不夠用呢!您二位能來,可是給在下解了心寬嘍!”聽到秦瓊的話,陸辰直接笑著迴道,“二位賢兄,咱們進去說話吧!”陸辰說著,就把秦瓊與柴紹二人讓到了這臨時的府邸之中。

來到前廳,三人分賓主落座,功夫不大,有人給眾人奉上茶水。

“秦二哥,柴兄,你們怎麽來了這馬邑城了?”陸辰看向秦瓊與柴紹笑著問道,“您二位可跟在下不同,可以說是位高權重,這擅自離京可不行!”其實在秦瓊與柴紹離開長安不久,陸辰就收到了來自長安的飛鴿傳書,說是二人帶著護衛出了長安,直接向著北方而去。

收到訊息以後,陸辰就猜到了,既然李建成派了羅藝過來,那麽李世民怎麽可能不做點什麽呢?在這棋局上,李建成與李世民始終要扮演“對立”才行,李建成都先一步派羅藝搶功了,那李世民自然也得有所表示才行。

陸辰在接到訊息以後,到沒有擔心羅藝與秦瓊和柴紹之間起什麽衝突,雖然有句話說得好,叫“各為其主”,但是現在這個地方是他說了算,何況雖然與羅藝不熟,但是秦瓊和柴紹他熟啊,到時候該怎麽做,不還是少數服從多數嗎?

若是羅藝堅決不同意,那不好意思,陸辰直接就讓你羅藝迴你的幽州去,第一,陸辰沒有讓你羅藝來幫忙,是李建成讓你來幫忙的,最後大不了,陸辰跟李建成道歉什麽的;第二,陸辰還真沒把羅藝放在眼中,別提你的什麽“燕雲十八騎”,那玩意在現在陸辰的眼中,就跟突厥騎兵差不了多少,在熱武器麵前都是渣渣。

因此,在接到訊息以後,陸辰就等待著秦瓊與柴紹的到來。

“我們二人自然是得到陛下的允許纔能夠離京的,哪像陸賢弟,說走就走,拍拍屁股就跑沒影了!”柴紹看著陸辰端起茶盞,輕呷了一口以後直接揶揄了陸辰一句。

“這沒辦法,誰讓在下無官一身輕呢?”陸辰倒是毫不客氣直接衝著柴紹一挑眉毛懟了迴去。

“啟稟公爺,燕王來了!”就在三人談笑這時,前廳門外走進來一名護衛,直接衝著陸辰敬禮說道。

聽到護衛的稟報,陸辰沒有說話,而是看向秦瓊與柴紹,二人則是笑著同陸辰點了點頭,眼中的意思那都不言而喻了。

“有請!”陸辰直接起身走到前廳迎接羅藝,秦瓊與柴紹也起起身站在了陸辰身旁,等待著羅藝。

三人剛走到前廳門外,就看到羅藝邁著四方步走了過來。

“見過王爺!”三人衝著羅藝直接拱手說道。

“見過陸縣公,翼國公,霍國公!”羅藝衝著三人也是拱手迴禮。

見禮之後,三人將羅藝讓入前廳,幾人再次落座。

“本王與二位公爺可是一別多年,兩位可是風采依舊啊!”羅藝看向秦瓊與柴紹笑吟吟的說道。

“王爺也依舊是風采照人啊!”秦瓊衝著羅藝笑著迴應道,一旁的柴紹則是讚同的點了點頭。

陸辰則是笑眯眯的坐在位置上,看著這三人寒暄,當然這三人說得都是一些不疼不癢的話,至於心中怎麽想的,陸辰可是心知肚明,當然了,聰明人自然是“看破不說破”。

“本王聽到二位國公爺前來,這就趕忙過來見一見,另外,還有一件事,是要同陸縣公商議的!”羅藝說著看向陸辰。

“哦?不知何事?”陸辰將手中的茶盞放到身旁的桌子上,看向羅藝問道。

“本王收到訊息,那辛獠兒如今撤到了神池縣,同時梁國增派了十萬大軍前往神池縣,其目的不言自明,肯定是想要奪迴鄯陽與馬邑此二城的!”羅藝倒是也不隱瞞,直接說道,其實羅藝也知道,這訊息是瞞不住的,自己有派斥候出去打探,陸辰這麵更是也會派出斥候去打探,所以這訊息其實一點都不重要。

“依王爺的意思是...?”羅藝一點都沒有猜錯,羅藝說的這個訊息,陸辰早都知道了,甚至比羅藝知道的可能還早,陸辰一直沒有動,就是在等待秦瓊與柴紹的到來,這攻打梁師都,到時候佔領的城池肯定會越來越多,陸辰是不會把自己手下的背嵬衛分出去管理城池的,所以就需要大唐派人過來管理。

現在馬邑是陸辰在這裏坐鎮,而鄯陽城的管理則是被陸辰委任給了娘子軍的馬鈺,至於羅藝,現在羅藝的幽州兵馬,都在鄯陽城城西的方向駐紮,這意圖不言而喻,現在辛獠兒撤出了寧遠城,顯然是想要把寧遠城給拿下來。

不過羅藝也想過,這寧遠城距離幽州中間可是隔著鄯陽和馬邑呢,羅藝其實最得意的就是陸辰現在掌控的這座馬邑城,不單單是因為馬邑距離幽州和雲州近,更是因為馬邑城後麵就是西陘關,屬於戰略要衝之地。

“本王認為既然有兩位國公在此,不如咱們打辛獠兒一個立足未穩,直接出兵直奔神池縣!”羅藝直接看了一眼秦瓊與柴紹以後,這纔再次轉頭看向陸辰說道。

“王爺這個想法,恐怕本公不能讚成!”讓羅藝意外的是,陸辰直接否決了他的提議,羅藝不由得再次把目光投向陸辰,好歹他也是一個王爺,何況還是當朝皇帝賜姓的異姓王,竟然被一個縣公如此毫不客氣的迴絕了提議,麵子上多少有些掛不住了,再說了,這裏還坐著兩位國公呢!的所有人都給幹懵了。甚至李秀寧與柴紹齊齊的扭頭看向陸辰,那眼神明顯在表示,你都不解釋和反駁一下?就這麽幹淨利落脆的承認了?“陛下,既然陸縣公都承認了,還請陛下為老夫做主啊!”一聽到陸辰承認了,尹阿鼠也感到有些出乎意料,不過他馬上抓住機會,直接衝著李淵施禮,表現的很委屈的同李淵哀求道。“你有病啊?”結果沒等李淵話,陸辰直接就看著尹阿鼠喝問道。“你...你竟敢辱罵老夫?!”被陸辰這麽喝問,尹阿鼠直接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