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頂一隻喵喵 作品

第一章3年之後,天下必將大亂!

    

大方,就是放到現代,也不是一般人能負擔的起。慢慢下床,走到屋的銅鏡前。頓時,一個翩翩公子便出現在趙浪眼裡。“還好,有我之前的8分帥氣。”趙浪還算滿意的點點頭。就在這時候,房門突然被開啟了。一個氣勢威嚴,穿黑常服的中年人,帶著一個老伯走了進來。老伯看到趙浪站在房間裡,急忙過來扶住趙浪,然後唸叨道,“公子,您怎麼下床了?”趙浪看著老伯的影,稍微回憶了下,就知道了老伯是誰,“福伯,我沒事。”福伯聽到趙浪...“我這是在哪裡?”

趙浪醒過來,看著邊古古香的房間,還有上明顯不是現代的服,腦子裡有些混,

“我不是被卡車撞了麼?怎麼會在這...嘶!!!”

突然一陣記憶湧上趙浪的心頭。

消化完這段記憶,趙浪臉上出一個苦笑,

“居然穿越了?!”

為一個網路文學好者,對於穿越這種事,他很快就適應了。

趙浪檢視著剛剛得到得到的記憶。

這的原也趙浪,隻不過有點傻傻的,所以得到資訊不多。

隻知道這裡是華夏,他是一個富裕地主家裡的公子。

前兩天不小心摔倒了,到了頭。

給了趙浪過來的機會。

“反正我上輩子就是孤一人,也沒有什麼牽掛。”

“畢業了幾年,連魔都的廁所都買不起,到這裡當個富貴公子也不錯。”

趙浪看著房間裡的陳設,古典大方,就是放到現代,也不是一般人能負擔的起。

慢慢下床,走到屋的銅鏡前。

頓時,一個翩翩公子便出現在趙浪眼裡。

“還好,有我之前的8分帥氣。”

趙浪還算滿意的點點頭。

就在這時候,房門突然被開啟了。

一個氣勢威嚴,穿黑常服的中年人,帶著一個老伯走了進來。

老伯看到趙浪站在房間裡,急忙過來扶住趙浪,然後唸叨道,

“公子,您怎麼下床了?”

趙浪看著老伯的影,稍微回憶了下,就知道了老伯是誰,

“福伯,我沒事。”

福伯聽到趙浪的話,臉上卻一愣,然後驚訝的說到,

“公子...能認出老奴了,說話也順暢了!”

“您..您的癡癥好了!”

福伯趕對一旁的中年人說到,

“家主!家主!公子的癡癥好了!”

威嚴中年人眼裡也閃過一驚訝,沉聲問道,

“浪兒,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趙浪看向這個滿臉威嚴的中年人,猶豫了下,便有些生的到,

“爹。”

這是原主的爹。

隻是在記憶裡,這爹經常不在家,生活上倒是從來沒有虧待過原主。

自己占了別人的,喊一聲爹也不吃虧。

聽到喊聲,中年人渾微微一震,眼裡居然閃過一淚。

但他很快就把收住了,然後故作淡然的說到,

“你前日摔了一跤,卻沒想到,把癡癥給摔好了,倒也是好事。”

“這幾日你就好好休息。”

趙浪也隻好點頭應是,他上輩子一直都是一個人,這突然多出來個爹,還真有些不習慣。

不過他還是有些況想要弄清楚,

“爹,我這些年都有些迷糊,不知道現在..是哪一年?”

趙浪原本是想問朝代的,可這有些太過於突兀了。

中年人還沒有回答,一旁的福伯就樂嗬嗬的說到,

“公子癡癥纔好,不知道也正常,不過以後可要記住了,不然被人笑話。”

“現在是大秦始皇帝在政33年。”

福伯說起大秦始皇帝的時候,語氣裡滿是驕傲。

一旁的威嚴中年人也自矜的點點頭,

聽到回話,趙浪算是知道了。

原來他來到了秦朝。

秦朝也還不錯,大一統王朝,就是短命了點,秦王政36年駕崩後,就天下大了。

趙浪突然一怔,帶著幾分不可置信的問道,

“福伯,你說今年是幾年?”

福伯再次回到,

“秦王政33年。”

趙浪心裡一沉,不由的說道,

“完了,隻剩三年的好日子了。“

中年人聽到這話,臉頓時一變。

福伯也愣了一下,然後趕說到,

“公子又在說胡話了。”

“您有家主庇佑,一生必定大富大貴!無憂無慮!”

聽到這個回答,趙浪隻想淚流滿麵。

聽聽!聽聽!

大富大貴!無憂無慮!

這兩詞,聽著就像在烈日下吃冰,舒爽!

又像久經戰之後的一哆嗦,通暢!

可越是這樣,他心裡就越是難。

這麼好的日子,隻能過三年,換誰誰不難?

這時候,一旁的中年人卻皺起了眉頭,問道,

“浪兒,你說什麼?”

趙浪也知道自己說了,正想著怎麼找個理由糊弄過去,他的眼前就突然出現了兩個選擇,

“神級選擇係統已啟。”

“一:編造一個理由,獎勵黃金萬兩。”

“二:說出真正的原因,

獎勵特種兵魄!”

趙浪稍微愣了一下,心裡就已經反應過來,

“穿越必備係統!”

看著麵前的選擇,趙浪快速的思考著,

“黃金萬兩雖然是很不錯,可世將至,錢再多,沒有武力也守不住,而且家裡看上去也不缺錢。”

“特種兵魄就不一樣了,在一個冒就可能要命的時代,強壯的魄纔是王道。”

而且遲說不如早說,還可以讓家裡早做準備。

趙浪做好了決定,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到,

“爹,三年之後,天下必將大!”

聽到這話,中年人的眼睛頓時猛然一睜,福伯更是臉變得煞白,連忙說到,

“公子,您的癡癥又犯了?家主,公子他不是這個意思。”

中年人的眼神變幻了幾下,然後沉聲說到,

“你先出去。”

“是,家主。”

福伯不敢違抗,隻是走之前,給了趙浪一個擔憂的眼神。

房間裡隻剩下兩人了,中年人深深的看了趙浪一眼,說到,

“你自小得了癡癥,生活在這座莊子裡,難道也覺得這暴秦當反,秦皇這暴君當誅?”

中年人說這話的時候,眼裡卻是多了幾分悲涼和寒意。

如今大秦雖然天下已定,但外有匈奴窺探神洲,有六國餘孽伺機而。

並不太平。

這些事都不能搖他的心誌。

可今天,他接到福伯的訊息,自己這個生來就有癡癥的孩子,摔了一跤昏迷不醒。

他之前就覺得對這個孩子有虧欠,理完政務之後,便趕了過來。

可沒想到,自己的兒子清醒之後第一件事,居然就是要弒父滅秦。

這種覺,是何其悲涼?

因為他正是秦始皇!

秦始皇已經打定了主意,等離開這裡後,便徹查全莊!

他這兒子自小癡呆,清醒之後會有這種想法,肯定是邊的人時常提起。

趙浪這時候卻沒有沒有意識到,他一句話,就把全莊人的命放到了刀尖上。常不在家,生活上倒是從來沒有虧待過原主。自己占了別人的,喊一聲爹也不吃虧。聽到喊聲,中年人渾微微一震,眼裡居然閃過一淚。但他很快就把收住了,然後故作淡然的說到,“你前日摔了一跤,卻沒想到,把癡癥給摔好了,倒也是好事。”“這幾日你就好好休息。”趙浪也隻好點頭應是,他上輩子一直都是一個人,這突然多出來個爹,還真有些不習慣。不過他還是有些況想要弄清楚,“爹,我這些年都有些迷糊,不知道現在..是哪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