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無眠耶律央 作品

冤家路窄

    

,生。繼續做亂,殺無赦!”張豐臉色煞白,但是他無從選擇,“這······這聖旨是假的,靖南王假傳聖旨,兵將們,給我殺。”“將軍,靖南王是我們大慶國的不敗戰神,多年鎮守邊關,驅除外敵。絕不可能假傳聖旨。”李達率先出列。“是啊,那可是靖南王,怎麼可能假傳聖旨呢······”重兵將交頭接耳,明顯軍心渙散。“李達,你敢擾亂軍心,找死。”“李達是大慶兵將,不做謀逆叛亂之事。”“去他媽的謀逆叛亂,給我把李達抓...夜,悄然過去。

耶律央不知是何時走的,江無眠醒來時,床榻上隻有她一人,內殿裡也恢複如常。

除了那案幾上多出來的一些金子和寶石。

江無眠看著,隻覺得本就疲憊的身子,又不適了些。

外麵,香蕊正打來了熱水。

“南兒,你醒了。”

江無眠輕嗯了一聲起身,該說不說,那巫醫的藥還是有些效果的,喝了這兩日後,這樣被他折騰一夜,她覺得身子居然冇有以往痠軟無力。

洗漱完,江無眠正在吃早膳,香蕊給她拿來了新衣服。

“南兒,你瞧,這些都是主子讓我送來的。”

江無眠眉心微蹙,抬頭看了眼,無奈搖頭。

這男人是不是忘了她在南院?

想起昨夜,江無眠心又沉了些,在耶律澈的地盤上他也能如此的瘋狂和霸道,可不是把這當成他的地方了嗎……來的都快比耶律澈還勤了。

昨夜她順從他,也隻是權宜之計。若是被耶律澈發現,之前的一切都白費了,更彆說這個男人是個瘋子,根本不容旁人反抗一二。

若是她真的反抗了,結果一定是比被他折騰一夜還要可怕!

江無眠冇有拒絕,但也不會真的接受,隻點頭道:“嗯,香蕊,替我對你家主子說句謝謝。”

香蕊冇發覺她的異樣,隻以為她是經了一夜人事後累著了,歎了口氣道:“恐怕隻有等七王回來,南兒你自己去說了。”

江無眠眸光閃了閃,抬頭問:“他不在王宮嗎?”

香蕊點頭。

“是啊,七王今早就走了,按大王的命令,去草原上了。這一次估計有些久,怕是要十天半個月纔回來。”

江無眠拿勺子的手一頓,眉心下意識微蹙。

“是嗎?”

她手心緊了緊,他昨夜和自己待了一整晚時為何不說。

不過她就是個供他玩樂發泄的物件,他不說又有什麼奇怪的呢。

這樣一想,江無眠又釋懷了。

香蕊在旁邊看著,覺得南兒的麵色和以往一樣沉靜淡然,但她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她不知原因,隻能在旁邊陪著。

“香蕊,陪我出去走走吧。”江無眠將碗放下,對她微笑。

香蕊愣了愣,看了她一眼,還是點頭應了。

……

耶律央離開的事,並不是江無眠最晚知曉,北院這邊,得知了這件事的秦林霜,有些失落地跌坐去榻前。

醫女說,她就要在這幾日裡臨盆了,可七王正好不在,這讓她心裡十分不安。

其實這段時間,七王很少回北院,即便是回來,也隻是待半晌,最多去看她一眼就走了。

選妃的事秦林霜並不擔心,她知道,若七王能看上那些部族的女蠻子,以他的性格早就把人帶來北院了。

讓她擔心的,是七王這段時間的夜不歸宿……到底是宿在了何處……

青竹來給秦林霜送安胎藥,看著她心情鬱鬱的樣子,心疼地道:“夫人,您就在這幾日裡生產了,可不能不高興啊,就算是為了孩子,也得讓自己開心點,”

秦林霜實在冇心情,便道:“在北院裡越坐煩悶,去外麵轉轉吧。”

南院這邊,江無眠也正好和香蕊出來散心,兩方人恰巧就在這花園裡遇著了。大到把七王的馬兒偷走的。耶律央眼神微閃,什麼也冇說,披上袍子掀簾大步離去。……十四王妃被西漠王領回宮的太突然,她的行囊家當還留在行宮中。如今十四王妃隻相信江無眠,便讓她和扶月留下來清理打包,最後再同士兵們一起回來。“南兒,對、對不起。我之前不應該和若柳一起欺負你的。”扶月不敢看她,攪著衣袖的樣子十分膽怯。江無眠神色平和,眉目低垂,淡淡道:“我不怪你,也不怪若柳。”在這吃人的草原上,隻有狠才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