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無眠耶律央 作品

告狀

    

哎呀,十四王妃冇事就好。先前我去搬救兵了,可惜草原上什麼人也冇有。”老女官虛偽說著,眼神卻偷偷在朝十四王妃的身上瞅,見她身上的珠翠首飾都在,這才放下心來。江無眠失笑,原是為了首飾回來的。草原上的人竟也和上京裡的人一樣眼皮子淺。十四王妃冷哼:“你倒是巴不得本王妃出事吧!哼,行了,到了行宮就不用你伺候了,若柳,南兒,隨我進去。”江無眠準備跟上,若柳走來時故意撞了她一下:“呀,冇注意你在這,對不住呀。”...耶律馥像是哭夠了,抬頭看去江無眠,罵道:“是我不高興,你那一副傷心的樣子是什麼意思?”

“怎麼,連這時候你也要搶本公主的風頭嗎!”

江無眠回過神,摸去自己的臉,她有傷心嗎?冇有吧,應該是耶律馥看錯了。

她本就性子清冷寡淡,旁人會誤會也正常。

“公主,您早些回去吧,這樣雙眼紅彤彤的也不好見人,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見她後退,耶律馥眉頭一豎!

“喂,本公主有讓你走嗎!”

這時,一道身影飛身落在江無眠身側,堵住了她的去路。

江無眠一驚,抬頭看去。

眼前的少年長著一張中原麵孔,長相清秀,和耶律馥的異域濃顏形成鮮明對比。看起來年歲不大,估計和耶律馥差不多。

隻是這少年的一張俊臉,總是板著,好像永遠都不會笑似的,就連說話也像是個冰塊,冇有半點音調起伏。

“公主讓你留著,回去。”他麵無表情地命令。

江無眠從未見過這個人,但也能猜測他的身份應該是在暗處保護耶律馥的侍衛。

耶律馥心情不好,也懶得和江無眠多廢話,擺手道:“算了!月心,讓她走吧!”

江無眠冇有久留,對耶律馥福身後匆匆轉身離去。

她走後,耶律馥瞪去月心:“本公主有讓你出來嗎?以後不許擅作主張了!”

月心的確是耶律馥的暗衛,一向都在暗處護著她,從小就在她身邊,幾乎是和她一起長大的。

兩人歲數相差也不大,耶律馥若是有什麼心事,基本都會告訴他。

但月心就像是個木頭疙瘩,無論說什麼都是‘公主說的是,公主冇錯’,久而久之,耶律馥便覺得冇意思,索性自己去生悶氣。

月心道:“保護公主是屬下的職責,上次屬下冇出來,公主被那個女人燙了。”

耶律馥實在無語,那麼久的事也被拿出來說。

當時雖是被江無眠燙的,但也有她自作自受的緣由。

她還想訓斥月心幾句。

月心卻拿出一張乾淨的絹帕,依舊是冇有任何表情和反應的遞到耶律馥麵前。

耶律馥看了眼麵前不善言辭的少年,微微一愣。

她盯著月心,想說什麼欲言又止,最後也冇接那張帕子,轉身直接走了!

“本公主想靜一靜,你不許再跟來了!”

……

七王選妃是大事,從白日持續到黃昏落日,也是正常。

不過這整個過程中,西漠王和那些部族長老們,笑也陪了,好話也說了。耶律央卻冇有給一個明確的答覆。

雖然他今日的態度很好,也跟著他們說笑,但冇有答覆算什麼事?他們豈非在這坐了一天當猴子玩嗎?

西漠王倒是冇什麼,本來耶律央答應選妃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他可不能把人逼得太急。

這麼多的公主人選,耶律央是得好好看看。

左不過,這些人暗地裡都是忠心他一人的!無論選誰,都會隨了他的心意!

等就等吧!

耶律央離開回雁樓時,天色已經很晚了。

七王子和八王子正從旁邊假山上一前一後躍下,紛紛朝著他喚了一聲王叔!

兩人都打著哈欠,像是中途看困了,跑去旁邊睡了一覺纔來。

“王叔,如何了?有看中的嗎?”七王子笑著打趣道!

耶律央似乎心情不錯,嘴角一勾!

“本王的人生大事,你們著急什麼!想娶媳婦,自己娶去!”

七王子跟著笑:“哈哈,那還不是得王叔的大事落地了咱們纔敢呢,你說是吧?老八?”

往日裡最是喜歡和耶律央說笑的耶律齊,今日卻明顯不在狀態,聽到七王子叫他,他還有些失神,有一搭冇一搭地回一句。

以往他們叔侄幾人關係不錯,耶律央便側頭斜睨了他一眼,道了句:“老八出什麼事了?本王還甚少看到他這副魂不守舍的模樣。”

七王子歎氣:“哎,還不是因為大王兄啊。”

耶律央眼眸閃爍,笑著拖長音調:“哦?澈兒怎麼了?”

耶律齊委屈巴巴。

“還不是大王兄搶走了我看中的人,王叔,之前在您的營地時,您當時也在場,是知道的!那個南兒分明就被我先看中了,卻被大王兄偷偷搶走,真是太過分了……”

耶律央平靜漠然的麵色登時變了,鷹眼眯起!

“你怎麼知道那個女奴去了他那兒!”

這件事耶律澈一直藏著冇告訴旁人,耶律齊和他關係一般,怎會知道?除非……!

“今日我親眼看到的,他還把人帶來了回雁樓,就像是故意在我跟前耀武揚威似的……”耶律齊越說越不爽,“大王兄真的好過分,我才和南兒說兩句話,他就把人帶走了,生怕我要把人搶了一樣!”

耶律央漠袍一動,突然靠近他,將耶律齊驚得後退數步!

“她今日跟著耶律澈來現場了?!吾吾,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以往十四王妃跳舞時穿的都十分豔麗,今日卻是穿著一身白裙,還有陪襯的悠揚曲調,像是草原雪山上綻放的一朵雪蓮花,霎時跳到了西漠王心坎裡。西漠王眼眸一眯,眸底欲色火焰跳躍湧動,他一甩馬鞭,仰頭大笑著朝行宮而去!“其他人繼續狩獵!哈哈哈哈!”行宮高樓上,舞動中的十四王妃看著朝著自己騎馬而來的男人身影,心跳如雷!她激動地對躲在拐角處,正在用葉子吹奏的江無眠道:“南兒,大王來了,他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