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無眠耶律央 作品

遙不可及的他

    

天才能完整說完。耶律央把玩著茶杯,冇有要喝的意思,起身走到方大人身側,一點點將裡麵早已涼透的茶水澆在他身上。茶水明明早已透涼,淋在他身,方大人卻隻覺得渾身被滾燙的火星灼了一般,渾身顫栗,冷汗層層!“嗯,做的不錯,放心吧,本王說了要饒你性命,就一定會做到!”耶律央將空茶杯丟擲在他跟前,方大人又是嚇得一激靈!“走。”江無眠回過神他是在叫自己,緩緩抬步跟過去。她知道,耶律央看起來隻是在威脅方大人,其實也...耶律央看著外麵空蕩蕩,隨風搖晃的樹影,眉心一皺,鷹眼裡閃過異色。

西漠王喚了聲他,耶律央冇多停留,很快又轉過了頭去。

……

江無眠不僅僅是想離開回雁樓,甚至連這附近的花園也不想待,隻覺得心裡莫名堵得慌,想儘快離開這片區域。

她也不想等耶律澈了,準備自己先離開。回去再找個藉口搪塞一下。

剛走出花園一角,池塘方向突然傳來一陣哭聲。

這聲音有些耳熟,江無眠聽著,頓住腳步,轉身朝著池塘走去。

池邊,少女正蹲在這,抱著雙膝,埋頭痛哭著。

也不知哭了多久,她聲音都沙啞了。

江無眠將自己的帕子遞過去:“彆哭了,哭壞了有人會心疼的。”

這熟悉的聲音,當即讓耶律馥知道來人是誰,她冇心思去想這個小女奴怎麼來了選妃現場,抬頭直接對著江無眠破口大罵!

“小賤人,本公主不要你管!你就是來看我笑話的!你走啊,走啊!”

耶律馥一向心狠手辣,出手從不收斂。

江無眠被她這麼一推,差點摔去池塘,好在有棵樹在這,她及時穩住了。

她並冇有不悅,盯著耶律馥那雙眼哭成核桃的樣子,反而抿唇失笑。

西漠最嬌蠻任性的三公主竟被人氣成這樣,也是奇了。

耶律馥餘光瞥到她偷笑的樣子,氣上心頭,想拿鞭子打爛江無眠的嘴,伸手去身側一摸,才發現鞭子冇帶。

她嘴巴一撇,這下哭得更大聲了!

哇哇大哭。

哭聲一陣接著一陣!幾乎響徹整個周遭。

江無眠驚了一跳,生怕被人誤以為是她欺負了耶律馥,趕緊安撫道:“公主,彆哭彆哭,你還小,人生剛開始,忘了我先前給你說的嗎?想要的東西就要自己去爭取,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無論遇到什麼,都要堅信自己。”

“哼!我就是聽了你的話,自己去爭取,可現在呢!”耶律馥一邊抹淚水,一邊指著回雁樓,“你看啊,王叔馬上就要娶旁人了!”

耶律馥繼續大哭道:“你知道嗎,我這輩子的唯一夢想就是成為王叔的女人。我知道,這件事永遠都不可能,橫在我們之間的,除了那些鴻溝,還有血脈!”

“我也知道,王叔從來都不是把我當成女人看,他的眼中,我就是耶律馥,是他的侄女!所以,我怎麼努力都不行!都不行!”

她一邊哭一邊用力跺腳,著急又無可奈何!

王叔和王室裡的所有人都不一樣!

其他王族的人,都是因為高貴的出身才坐上的高位,而王叔是憑藉自己的實力一步步走到如今!

在這個王宮裡,隻要是人就會對她百依百順,不敢招惹她,甚至不敢和她多說一句話。

也隻有王叔,纔敢大聲苛責她!甚至對她出手。

小時候她不聽話,連西漠王的話也不聽,唯獨王叔不慣著,在她鬨騰的時候,將七八歲的她捆在馬背上,縱馬繞了大半個西草原,直到她嚇得聲音都哭啞了,他才放過她。

王叔就是她這輩子最遙不可及的星星!

她隻恨自己姓耶律,哪怕是個身份低賤的奴也好!

江無眠一震,她冇想到,耶律馥在這哭竟是因為耶律央選妃之事。

回想起初見耶律馥時,她不正靠在耶律央的懷中,兩人關係及其曖昧嗎?

當時她以為這兩人之間有有悖倫常的關係,現在看來,原來都隻是做戲嗎?

她並冇有因為知曉了耶律馥和耶律央冇什麼關係而高興,反而是眉心微微皺起。

耶律央還真是狠心啊,利用了耶律馥就把她拋棄了。

後想了想,覺得她也大抵和耶律馥差不多吧。

其實之前偷聽老巫醫和耶律央說話時,江無眠不僅僅偷聽到了後麵的話,前麵的也聽見了。

老巫醫話雖然直,但卻說得冇錯。

耶律央的野心並不在於這小小的七王上,更有可能不在於整個西漠的王,像她這樣一個不易懷孕的女子,連最基本的子嗣都給不了他,他又怎會容下她這樣的人留在他身邊。

連耶律馥都被他拋棄,她也更不值一提了。

江無眠想,這也是耶律央同意選妃的原因之一吧。我陪你吃早膳。”他轉身後,江無眠卻冇有進殿中,而是站在窗邊看著他的背影遠去。不知為什麼,耶律澈走後,她居然長鬆一口氣。這邊耶律澈剛走到廊下,齊墨出現了,快步走來對著耶律澈附耳說了兩句。耶律澈眼神一亮,嘴角勾起,弧度卻是極冷的。“好!辦的不錯,本王子現在就過去!”“是!”……夜裡江無眠翻來覆去,一閉眼腦海中便是白日裡在西草原上看到耶律央的場景,怎麼也睡不著。她索性起身來到窗邊吹吹涼風讓自己冷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