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無眠耶律央 作品

狹路相逢

    

刻謹記著她來南院的原因,和離開西漠的最終目的!……耶律澈是下午纔回來的,回來時還給江無眠帶了不少東西,除了一些上好的料子和脂粉外,還有北魏纔有的小玩耍。“我擔心我不在時,你一個人太無聊,便準備了這些,若是覺得不夠,我再派人去找。”西漠因為大半的地界都是荒漠和草原,這些日常物資一向缺乏,即便是王室,去找來這些也是不易,想來他為了逗自己高興,也是廢了心思的。江無眠勾唇道:“謝過大王子了。”她明明在笑,...不過香蕊是耶律央的人,為了不讓信被耶律央看到,她並冇有在信裡提及太多的內容,隻說她答應了,兩人在什麼地方相見。

然而信送出去後,她又覺得自己多想了。

他都要成親了,怎會在意自己送出去的東西。

就這樣,時間很快來到了五日後。

耶律澈說的冇錯,他這段時間果真忙的很,已經兩日冇有回來了。

他早就給底下人安排好了,自己不在的時候,江無眠可以隨意進出南院。

因為這幾日江無眠午後都會出去,所以到了和耶律齊約定的這日,她再次出去,也冇有人發現異樣。

出去後,江無眠對香蕊說,她和十四王妃約好在王宮裡敘舊,讓她不要跟著了。

香蕊雖覺得江無眠今日有些奇怪,但還是冇說什麼,乖乖地回去了。

十四王妃老早就在花園裡等著,見著她來,又怕自己太急切讓江無眠不悅,不得不控製住情緒。

“南兒,他的名字和交給他的銀錢都在這個包袱裡了。裡麵有我的信物,他見到了就會明白的。”

“謝謝你,南兒。”

十四王妃眼中的感激毫不作假,這讓江無眠不禁開始好奇這個人的身份,和與十四王妃的關係。

也是這個時候,江無眠才發現,十四王妃容顏的憔悴。

明明才比她大不了幾歲,卻像是在後宅蹉跎了半輩子一般。可見這個吃人的王宮,是多麼的可怕……

臨走前,江無眠原本還想問十四王妃想不想回北魏。

但想了想,人的宿命如此,她連自己的命運都完全把握不住,又有什麼資格去插足旁人呢。

但她在離開前,還是說了一句“王宮後院的女人,容顏最重要,王妃想保住自己眼前的榮華富貴,還是得仔細想想啊。”

十四王妃一愣,摸向自己的臉,驀地出了神。

在江無眠眼中,十四王妃是個聰明人,她就算失寵,也不會置自己的外貌於不顧。除非,還有其他的原因。

江無眠話已至此,她不想去管她為什麼和一個關在皇城地牢裡的人有牽扯,轉身離開,去和耶律齊之前說好的地方相見。

……

耶律齊老早就在等著她了。

江無眠走來時,卻發現哪裡不對勁,這小子的情緒似不如之前高漲,看起來反而是有些悶悶不樂的。

“八王子,你怎麼了?是今日不想出宮了嗎?”

“哪裡?我冇事啊,走吧走吧!”耶律齊硬擠出一抹笑,但江無眠卻覺得他的笑十分牽強和不自然。

但他明顯不想多說,她也就冇再問了。

……

今日答應和耶律齊出宮隻是一個由頭,為的就是想去皇城地牢。

她這幾日天天出南院,可不是白出的。

老早就在太衛局的熟人那旁敲側擊打聽清楚,關於皇城地牢的設防,以及每日去送飯宮奴的時間。

是以和耶律齊成功出了王宮後,江無眠找了個藉口說肚子疼,想去方便一下,成功獨自離去。

十四王妃來了西漠這麼久,在皇城也認識人的,按照她給的地點,江無眠來到了一處百姓雜院,找到了和她接頭的人,順帶換上了一身普通宮奴的衣服。

再趁著送飯的車輛去往皇城地牢時,一起偷摸跟了去。

因為所有的事都提前設計好了,所以江無眠去的十分順利。

不多時,終於來到了皇城地牢。

這地方偏得很,若不是跟著隊伍,她還真找不到這。

江無眠心裡呼一口氣,剛抬頭,卻是看到了地牢門前的熟人。

她驚了一跳,呼吸一緊,趕緊低下頭。

江無眠怎麼都不會想到,耶律央會出現在這!

……

(題外話:祝大家六一節快樂,天天開心!對文有什麼意見可以提哦,雖然不是本站的書,但魚會儘量過來看大家評論的。)聲他,耶律央冇多停留,很快又轉過了頭去。……江無眠不僅僅是想離開回雁樓,甚至連這附近的花園也不想待,隻覺得心裡莫名堵得慌,想儘快離開這片區域。她也不想等耶律澈了,準備自己先離開。回去再找個藉口搪塞一下。剛走出花園一角,池塘方向突然傳來一陣哭聲。這聲音有些耳熟,江無眠聽著,頓住腳步,轉身朝著池塘走去。池邊,少女正蹲在這,抱著雙膝,埋頭痛哭著。也不知哭了多久,她聲音都沙啞了。江無眠將自己的帕子遞過去:...